和2.7分的游戏不同,他的料理足足有3.7分的水平,即便是去东京大部分餐厅当执行总厨都完全可以胜任。

    浅川悠先看了看买回来的食材,里面有鳗鱼和猪排,还有土豆、胡萝卜、青椒之类的蔬菜。

    先将米蒸上。

    随后处理鳗鱼肉,可以做鳗鱼盖饭。

    猪排如果正常来讲,应该也是做成炸猪排盖饭的吧……

    他在冰箱里找到几根葱,做成了一份葱香焗猪排。只可惜不能放香菜,对他来说味道分数会低一些。

    土豆胡萝卜青椒切丝,翻炒出锅,相当家常的一道璃月菜。

    前后忙了一个多小时,饭香气飘出了厨房。

    “我回来了!”玄关处传来开门声,还有浅川父亲中气十足的嗓音,“好香……!喂!沐子,晚饭做的什”

    声音戛然而止,浅川光皱眉看着玄关处摆放的浅川悠那双鞋,

    “……浅川悠那臭小子来我们家了?!”

    “是啊,悠来了。”浅川沐子声音温和地说,“而且今天晚上的晚饭是悠做的。”

    “那还不快把他轰走!还让他在咱家里蹭吃蹭……什么?他做的?”

    浅川悠将饭菜端进了客厅。

    这一晚浅川光喝了很多酒,不是浅川悠带来的那些,而是拿出了家里放着的那几瓶白鹤天空。

    他说吃不惯浅川悠做的饭菜,是璃月人的口味。

    坚持鳗鱼饭是沐子做的。

    “少喝一点!阿光。你已经醉了。”浅川沐子担心地将酒瓶夺走,却又被夺了回去。

    “不要……拦着我,我还没醉,还能再喝一点!我……渴了,要喝……酒,解渴!”

    最后又像小孩一样哭起来,念叨着浅川由纪的名字。

    “爸(otousan)!我还没……”浅川由纪的脸发红,像是也喝了酒一样。

    “不用说了!我,都懂!”浅川光拍着浅川悠的肩膀,“你两天前,搬去和这小子……一起住的时候,我就懂了!”

    “不是一起住,是邻居……”

    “不用,和我说……说这些。”浅川光将目光转向浅川悠,举起还剩下五分之一酒的酒瓶,拿来一只酒杯,给浅川悠倒上了一杯,

    “小子!”醉了的父亲面色凶狠,“以后要是敢欺负由纪酱,我一定会,把你痛扁一顿,然后扔进东京湾里!”

    “来!喝了这一杯酒!我将由纪酱……交给你!”

    “说、说什么呢!”浅川由纪站了起来。

    “喝不喝!”浅川光像是没听到浅川由纪的话,举起酒瓶,磕在桌子上,发出玻璃碰撞的声响,浅川悠面前满了的酒杯洒出了几滴。

    浅川由纪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浅川沐子。

    母亲摇了摇头,伸手摸着她的头。

    浅川悠犹豫许久,端起了酒杯。

    一饮而尽。

    酒香绵长,带着微微的辛辣。

    “好……!”

    ……

    ……

    饭后已是晚上八点。

    霓虹在这座城市的街头闪烁,两人走在前往电车车站的路上。

    氛围有些沉默。

    微凉的风吹过低空,让浅川悠感到清醒了些许。

    不过是一杯清酒,或许他根本就没有醉。

    又或着在喝之前就醉了。

    “悠,是真的吗?”浅川由纪突然问,脸颊发红,低头走在后面,小手不安地攥在一起。

    浅川悠伸出手,等她握住,两人一起牵手走在街头。

    半响,

    “父亲(chichioya)他醉了。”

    ……

    握着的手紧了紧,“……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