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消息打乱了他的思考。

    社团接力……

    他倒是无所谓,毕竟没有特色在某种角度来讲也是一种特色,只是普普通通地进行一次接力跑也不会有什么事。

    如果这项活动并没有相关人员进行统计的话,不参加估计也没关系。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不经常来学校,对学校的校规和各个活动不清楚。

    假如他悉知校规的话,也不会不知道特殊考试入学的学生有自主创办社团的特权,估计也不会有四季社诞生了。

    他的校园生活或许会变成每天躲在社团活动室里写作,偶尔去课堂听课寻找灵感。大部分时间做一个安静的观众,看着玫瑰色的校园内充满活力的少年少女之间青涩的青春。

    可惜没有这个假如,社团接力的事也需要和其他三人讨论过才能决定。

    “悠来决定不就好了?”浅川由纪扒着鳗鱼饭,吐字有些不清。

    稚名未央相当认真地在思考,“还是要参加的吧……毕竟是体育祭,而且社团创建之后总要一起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说到这里,少女陷入了苦恼,“可是社团特色的话……我们应该用什么来体现啊?下午就要比赛了……”

    浅川悠想到的只有去买四件春夏秋冬不同季节元素的衣服,但现在时间显然不够。

    他将目光放在餐盘里面的鸡腿饭上,试图从其中寻找灵感。

    鸡腿饭味道不错,有2.8分。

    春日野千坂提议:“现在是夏季,用到夏季的元素就可以了吧。”

    说得不错,很有道理。

    那么,夏天的元素又有什么呢?

    浅川悠想到了一件物品,并觉得很合适,

    “我家里有一瓶除霉剂,要不要用它来做接力棒?”

    想到夏天一定少不了梅雨吧?

    “……”

    三女一同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他。

    “不行吗?除霉剂和接力棒一样都是圆柱状,便于传递又能关联到夏天。”

    “不行!”x3

    “如果除霉剂都可以的话,为什么不用带着树叶的树枝?学校就有。”浅川由纪很生气。

    “植物种类丰富,一年四季都有绿叶,但梅雨只有夏天才有。”浅川悠还想为自己的除霉剂伸张正义,但他已经被驱逐出了讨论组。

    既然自己的提议没有通过,他索性快速扒完自己的鸡腿饭,离开了学校食堂。

    最终应该会有结果的。

    到时候在群里看一眼结果就可以,只要不是太离谱他都能接受。

    回到操场,相当一部分学生索性在操场捧着便当吃午饭,几个男生围在一起,活跃地讨论着体育祭。

    浅川悠简单扫了一眼,发现国见行之和三名其他男生蹲在角落里商量着什么。

    难得地产生了些许兴趣,于是若无其事地走到旁边,默不作声地蹲下。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反正都已经高三了,我们之间也没有谁和女生有交往,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牵挂的?”

    国见行之的社团是纯白社,很难不让浅川悠联想到他的个人喜好……

    “可未免也太羞耻了一点吧??那”

    马上要讲到内容,成功勾起了浅川悠的好奇心。

    可就在这关键时候他被国见行之发现了,立即打断了那名红团男生的话,“浅川君是来加入我们纯白社的吗?”

    “不不……”浅川悠心里一阵失望,但面色不露分毫,“我来听你讲故事。”

    国见行之先是一愣,随后眼睛亮了一下,

    “喔!那个啊,正好现在没事,我给你们都讲一遍好了。”

    “我看你们挺忙的……”

    “一点也不忙,吃饭总要聊点什么。”

    说不清是真的想讲故事,还是单纯不想泄露自己的伟大计划。

    他加入了纯白社的讨论组,盘腿坐着听。

    “你们应该都知道,”国见行之看向纯白社的三名社员,“我是一名孤儿,一直在福井县的福利院长大,靠着自学勉强考进了福井县的县立初中,才有了进校学习,考来御影滨高中的机会。”

    浅川悠看过地图,福井县在东京都西边,陆地的另一端沿海。

    中间隔着岐阜和长野,距离东京有一段距离。

    “我算是福利院里比较幸运的,争取到了一份资助。”

    “福井福利院有一个特殊的资助规则——想要资助福利院的人不能以金额为数目,应该以资助的人数来确定资助金额,可以指定。”

    “这项规则可以确保资助的钱一定不会被私吞,而是实在地资助到收养儿童身上。”

    几人点了点头,认可这项规则。

    这种规定无论是对资助人,还是对收养儿童,都是一件好事。

    或者说对三方都是一项不错的规定,收养儿童能看到希望、资助人能放心、福利院能够获得声誉。

    但……

    浅川悠看着国见行之。

    对方平静地讲着自己的往事,没有胆怯也没有自卑。

    他想到了另一个方面——

    这项美好的规则背后,是更加激烈的竞争与弱肉强食。

    假如把资金按照资助人数分好了相等的份。

    那么,

    又该如何决定哪个儿童能获得资助呢?

    ……

    “资助人可以选择留下一个物品,可以选择是否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

    国见行之看了一眼浅川悠,继续说,

    “我的资助人留下了一张照片,资助时给福利院的额外条件是,资助十年后的那一年第一位被福利院收留的孩子。”

    “我当时是一月一日,元旦……”

    说到这里国见行之的脸色有些黯淡……毕竟那段记忆对他来说,应当是不想再回顾的。

    “抱歉。”浅川悠说。

    “没事。”国见行之一扫脸上的阴霾,“如果真的感到对不起我的话,就加入光荣的纯白社吧!”

    “……请容我拒绝,我已经有社团了。”

    “啧啧……”少年一脸可惜地摇着头,“真是替你感到惋惜,无法成为伟大的白丝信徒。”

    “……”

    没救了。

    各种意义上。

    “你怎么不说话了?浅川君这时候应该吐槽才对啊!”国见行之忍不住质问。

    浅川悠抬头看了看校舍前的三张大幕,在【绝对一番】上停留许久。

    蓝天烈阳下,玫瑰色的校园充满着青春过剩的活力。

    这场体育祭……无论他是否参与其中,都将在他的回忆里留下一抹独一无二的色彩。

    “或许,”浅川悠若有所思,“神在收走人类的胆怯之时,对你有着格外的偏爱吧。”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