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寿喜锅吃到了很晚。

    最开心的是浅川由纪,不仅见到了自己喜欢的轻小说作者,得到了签名,还加了Line好友。

    或许美味的料理就是具有能让人幸福的特殊能力,近田弥生的状态也好了些许。时不时会笑一笑,露出好看的洁白牙齿。

    春日野千坂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当听众,时不时往浅川悠的碗里夹一片肉。

    待人走后,收拾好餐具,再分别洗完澡,便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悠君,”

    春日野千坂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为了两人的睡眠质量,浅川悠将自己盖的那张备用被子也拿了出来。

    “谢谢。”少女的神情前所未有地温柔。

    “嗯?”拿着吹风机糊弄自己头发的浅川悠动作一顿。

    “不(嗯~),”她将视线从浅川悠身上移开,看向天花板,“没什么。”

    电脑还开着,文档上面是那句没写完的短句。浅川悠吹完头发,选择【不保存】,关闭文档,之后关掉电源。

    熄灯,睡觉。

    周日和浅川由纪一起会了浅川家,价格偏贵的煎茶和青梅酒受到了浅川太太的数落。

    浅川悠比一回目时的表现放松了许多,同时也没有提血缘鉴定的事。

    浅川由纪有关于他的记忆是事实,而现实中没有【浅川悠】十六岁之前生活的痕迹也是事实。

    想明白之后他发现,这和他与浅川由纪是否是亲兄妹似乎没有一点关系……

    即便是血缘鉴定出了结果,也无法证明什么。

    关于记忆与前世等等事情本身便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能力范畴。

    或许是正在注视着他们的神明的恶作剧也说不定。

    下午在浅川家度过,陪浅川由纪打了一下午游戏。

    第一款是俄罗斯方块,两人用手柄操作,不仅要消除自己格子内的方块,还要捡取道具干扰对方的消除。

    道具只有在消除了一行方块之后才会出现,一开始不熟悉规则的浅川悠轻而易举地输掉了游戏。

    第二局之后,熟悉了各种道具的用法,勉强能多坚持一些时间。

    此时浅川悠的游戏等级已经达到了Lv.2(57/100),却依旧不是浅川由纪的对手。

    他推测浅川由纪的实力应该在3.1~3.2左右。

    然后是赛车。

    【游戏Lv.2(62/100)】

    街机格斗。

    浅川悠已经可以流畅地进行攻击和防守,同时也掌握了各种组合连招,和只攻击不防守的浅川由纪打得有来有回。

    【游戏Lv.2(70/100)】

    “不玩了!我去帮忙做饭。”在又一次被浅川由纪3:0之后,浅川悠丢掉了手柄。

    “啊啦,悠不用帮忙的。”

    “料理这一方面我还是有些自信的,更何况我难得来一次。”浅川悠走进厨房接过浅川太太手中正在清洗的食材,笑着说,“想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一旁关掉游戏,盘坐在沙发上搜索自己想看的节目的浅川由纪应声附和,“悠做的料理很好吃的!”

    “……”浅川太太双手在胸前拍在一起,“那我就好好期待咯~!”

    和2.7分的游戏不同,他的料理足足有3.7分的水平,即便是去东京大部分餐厅当执行总厨都完全可以胜任。

    浅川悠先看了看买回来的食材,里面有鳗鱼和猪排,还有土豆、胡萝卜、青椒之类的蔬菜。

    先将米蒸上。

    随后处理鳗鱼肉,可以做鳗鱼盖饭。

    猪排如果正常来讲,应该也是做成炸猪排盖饭的吧……

    他在冰箱里找到几根葱,做成了一份葱香焗猪排。只可惜不能放香菜,对他来说味道分数会低一些。

    土豆胡萝卜青椒切丝,翻炒出锅,相当家常的一道璃月菜。

    前后忙了一个多小时,饭香气飘出了厨房。

    “我回来了!”玄关处传来开门声,还有浅川父亲中气十足的嗓音,“好香……!喂!沐子,晚饭做的什”

    声音戛然而止,浅川光皱眉看着玄关处摆放的浅川悠那双鞋,

    “嘶~!!浅川悠那臭小子来我们家了?!”

    “是啊,悠来了。”浅川沐子声音温和地说,“而且今天晚上的晚饭是悠做的哦。”

    “那还不快把他轰走!还让他在咱家里蹭吃蹭……什么?悠做的?”

    浅川悠将饭菜端进了客厅。

    这一晚浅川光喝了很多酒,不是浅川悠带来的那些,而是拿出了家里放着的那几瓶白鹤天空。

    他说吃不惯浅川悠做的饭菜,是璃月人的口味。

    坚持鳗鱼饭是沐子做的。

    “少喝一点!阿光。你已经醉了。”浅川沐子担心地将酒瓶夺走,却又被夺了回去。

    “不要……拦着我,我还没醉,还能再喝一点!我……渴了,要喝……酒,解渴!”

    最后又像小孩一样哭起来,念叨着浅川由纪的名字。

    “爸!我还没……”浅川由纪的脸发红,像是也喝了酒一样。

    “不用说了!我,都懂!”浅川光拍着浅川悠的肩膀,“你两天前,搬去和这小子……一起住的时候,我就懂了!”

    “不是一起住,是、是邻居……”

    “不用,和我说……说这些。”浅川光将目光转向浅川悠,举起还剩下五分之一酒的酒瓶,拿来一只酒杯,给浅川悠倒上了一杯,

    “小子!”醉了的父亲面色凶狠,“以后要是敢欺负由纪酱,我一定会,把你痛扁一顿,然后扔进东京湾里!”

    “来!喝了这一杯酒!我将由纪酱……交给你!”

    “说、说什么呢!”浅川由纪站了起来。

    “喝不喝!”浅川光像是没听到浅川由纪的话,举起酒瓶,磕在桌子上,发出玻璃碰撞的声响,浅川悠面前满了的酒杯洒出了几滴。

    浅川由纪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浅川沐子。

    母亲摇了摇头,伸手摸着她的头。

    浅川悠犹豫许久,端起了酒杯。

    一饮而尽。

    酒香绵长,带着微微的辛辣。

    “好……!”

    ……

    ……

    饭后已是晚上八点。

    霓虹在这座城市的街头闪烁,两人走在前往电车车站的路上。

    氛围有些沉默。

    微凉的风吹过低空,让浅川悠感到清醒了些许。

    不过是一杯清酒,或许他根本就没有醉。

    又或着在喝之前就醉了。

    “悠,是真的吗?”浅川由纪突然问,脸颊发红,低头走在后面,小手不安地攥在一起。

    浅川悠伸出手,等她握住,两人一起牵手走在街头。

    半响,

    “父亲他醉了。”

    ……

    握着的手紧了紧,“……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