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散发着微光的黑色羽翼显示着少女不同于普通人类的身份。

    春日野千坂放下手,像是在安慰考试没及格不敢回家见家长的孩子一般,温和出声,

    “我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都不会知道自己已经又死了一次。”

    “那你……?”

    浅川悠还是想不通。

    一个是复活节点的问题;另一个是如果少女没有时间回溯记忆,又是怎么这么快发现他是重生了的?

    “你是说我身后的羽翼?”

    少女神情微动,身后黑色的羽翼彻底展开。

    浅川悠发现羽翼末端的羽毛是与主体截然不同的洁白,甚至散发的光晕都比其他黑色羽毛更加明亮,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羽翼、还有我远超于常人的身体素质。”

    不不不,他不知道。刚刚也不是在说翅膀。

    毕竟天使不同于常人,有羽翼很正常,身体素质优异正常,颜值勉强高于他也勉强正常。

    完全无法让他惊讶。

    少女的眼中闪过狡黠的光,

    “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有这么一段时间会显现出羽翼哦~,在日月同在的【黄昏之时】。所以我刚刚才会离开座位,跑到没人的地方去,等到恢复的时候再回去。”

    “你不怕有人跟踪?”

    话刚出口,浅川悠便感觉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这一路上只有他最后跟了过来,而且很显然春日野千坂也发现了他。

    如此推测,少女的观察能力也可能异于人类,当时跟去北区目的时候对方是知道他跟在身后的。

    春日野千坂浅笑,眉眼微弯地看着他。

    “那天晚上你早就知道我跟在你身后,是么?”

    “诶?啊嘞?是么?谁知道呢~?”

    少女装作一脸疑问的样子看向别处,但演技比起平时拙劣了太多。

    浅川悠不说话了。

    所以说,也许少女一开始并不是要去墓地……

    他努力回想两人在一起的这几天。

    品格高尚从不为自己找借口的他不得不承认一件事——自己情真意切的劝慰很有可能对少女收效甚微。

    不然他也不会在这里和少女以这种方式见面了。

    少女也不会在周日自杀。

    ……

    等等。

    如果对方只是想自杀的话,他完全拦不住。

    那为什么还要等周日呢?

    他杀?

    不对。

    如果是被其他人杀掉,第一次的死亡又怎么解释?而且没有枪械或者远程武器也很难能有人杀掉会飞的天使的吧。

    “噗……”

    就在他沉思着整理细节线索的时候,春日野千坂突然吃吃地笑起来,

    “悠君,”

    “太容易相信我了呢。”

    浅川悠回过神,却见到少女背后的羽翼不见了。

    白嫩细长的手指伸过来刮了刮他的鼻子。

    这个举动让他有些气愤,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又是捏脸又是刮鼻子,找机会他一定要还回去!

    少女打了个响指,羽翼又出现了,

    “黄昏之刻什么的,是骗你的啦。”

    随后又是一个响指,羽翼又凭空在视线中消失了去。

    浅川悠下意识盯着那只手看。

    “你看,又被骗了。”

    少女得意地五指伸开,将手放到他的面前。

    响指是障眼法。

    自诩聪明的浅川悠明白了这一点后突然感觉自己智商还不如墓地里在他们头顶飞的那两只乌鸦。

    打响指并不是显现出翅膀的必须动作——春日野千坂刚才第一次召唤出翅膀可没有打响指。

    同时黄昏之刻什么的显然也是骗他的,既然对方可以自己控制显现与否,哪还和天象有半点关系?

    【跑到没人的地方去。】这句话和响指的作用一样,是障眼法。会第一时间将他的思路引导到跟踪上去,下意识默认对方话语的真实性。

    不过这句话同时也告诉了他,那天她是知道自己跟在她身后的。

    ……

    【你还有几条命?】

    【周日……】

    浅川悠又回想两人刚刚的对话。

    感觉自己在这个问题上被眼前狡黠的少女戏耍了两次。

    在提及时间回溯记忆的时候,两次对方都是在引导自己获得她构造的答案。

    只不过,

    “那你刚刚又是怎么知道我又死了一次的?”

    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见到他第一句话是“你还有几条命?”

    话题重新回到了他被安慰之后想要问的问题上。

    “……”

    春日野千坂沉默了一会,不知道是在思考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还是在思考他为什么会这么笨。

    “电脑桌下的抽屉里有另外两间出租屋的钥匙。”

    “你怎么知道”那是出租屋的钥匙?

    少女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和你家钥匙一个样式,昨天无意间看到我就在隔壁两间出租屋的门上试了一下。”

    浅川悠知道自己又被当成了笨蛋,索性闭嘴。

    “由纪桑今晚要搬过来住吧?总不能以后一直一起挤在同一间屋内。”

    也不是不行。

    浅川悠想反驳,毕竟陋室虽小,但真正品德高尚的人是不在乎的。

    三人同居他也完全能接受。

    甚至三人同床共枕他也完全乐意。

    “平时我放学后有兼职,周六上午有课,我也要搬到隔壁的话,也要周六才可以了。”

    但这和他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他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春日野千坂却话锋一转,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幽怨,

    “你前几天可没有来咖啡厅看我。”

    “我那是……”

    浅川悠刚想胡编个理由解释,脑海中突然吹过一阵风,吹散了春日野千坂周身的一片云雾。

    不,

    春日野千坂周六才可以搬出去和他的问题有关系!

    时间回溯前,天使面板里,

    负面状态是【重度失血】!

    也就是说,少女当时可能选择了一个时间相当漫长的自杀方式。

    即便是在前一天晚上把死亡的刀挥向自己的也有可能。

    而第一次的自杀同样发生在晚上。

    只不过第一次他是因为失去意识而无从知晓少女的行踪,而这一次……或许算是疏忽。

    还有一个线索他同样忘了——自己晚上是睡客厅的,而春日野千坂从卧室里走出来去玄关开门,有可能会把他吵醒。

    而分居之后,恰恰将这一条件弥补了去。

    少女见到浅川悠解开谜底之后明亮起来的眼神,无奈地再度叹了口气,眼里泛着温柔,

    “真是的,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顾忌你这样笨蛋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