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东京日常从领养天使开始 > 4.想哭的话请自备手纸
    春日野千坂面不改色地看着他,只是从攥紧的手可以看出来她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

    很多时候便是这样,比如要组团去一个地方旅游,你对那个景区丝毫不感兴趣,无论你的朋友怎么和你形容风景有多漂亮,好吃的有多少,你也不会去。

    但如果朋友对你说到“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们去也没什么意思,那就都不去了吧。”

    你心里还能毫不犹豫地坚持不去吗?

    最后你可能还是不去,无关乎是否自私,只是你的选择罢了。

    但心里也绝对动摇过。

    这样不讲道理地附加筹码,小事上会使人动摇,大事上……无异于强迫着对方做出你想要的选择。

    虽然自杀与否的选择权还在春日野千坂的手里。但此刻那把指向她自己的刀,已然分成了两把,一指向她,一指向浅川悠。

    “你死了的话,我也会死。”

    很多时候……威胁比规劝,更加有效。

    方才惊动了的乌鸦飞回了墓园,在两人头顶上盘旋着。

    沙哑的鸣叫荡在空中,不知是在表达“家”被夺去的愤怒,还是在高吟着催促人死亡的诅咒。

    “你如何让我相信你的这句话呢?”

    春日野千坂突然自嘲般笑了。当这个问题说出口的时候就代表她已经输了,她终究不是一个自私到完全不管他人性命的人。

    “我没有办法证明,是否相信全看你自己,”浅川悠神色稍缓。

    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怎么让对方重新燃起继续生活下去的渴望。只是想想便让他觉得头疼。

    他对对方的过往一无所知,最多也就只能猜到春日野千坂在变成天使形态之前,是自杀而死的。

    对方的真实性格,曾经的生活,爱好……连自杀的原因是什么他都不知道。

    甚至连调查的时间都没有——还不如侦探小说主角。

    “我还有两条命,复活到你将手机递给我的时候。”浅川悠用陈述事实一样的语气说,“我已经复活过一次了,上一次我低头将手机装进了兜里,不注意间被你踢晕了过去。”

    话语间没有给春日野千坂施加任何的压力。

    仿佛所有的选择权全都在对方的手里。

    事实上他感觉他就像勇者小说里令人生厌的大反派,是最终boss的同时,还曾经是勇者的救命恩人。

    “……”

    凉风吹过,即使夜晚即将结束,但在太阳升起之前,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阳光带来温暖。

    只穿了一件衬衫的浅川悠冻得有些发抖,觉得自己要感冒了。莫名有些羡慕春日野千坂没有温度的身体,这个时候一定不会觉得冷。

    事实上确实如此……春日野千坂只穿了一件连衣裙,浅川悠却没见对方什么时候觉得身体不适过。

    可恶,

    等节点完成,春日野千坂也能感受温度的时候,一定要让她感受一下夜风的凉爽。

    浅川悠心里有些咬牙切齿。

    “……你对我还真是了解。”春日野千坂的眼神一阵闪烁,最后像是放弃了地叹气道。

    “你夸我说我对人性还真是了解。”浅川悠挺了挺身子,毫不谦虚。

    换作其他热血漫男主,这个时候早就开始化疗了,哪会像他一样剑走偏锋。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可能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春日野千坂接着说,“毕竟对我来说,我对你唯一的了解,也只是知道你的名字而已。”

    你为什么会这么确定,我会因为一个陌生人的死活而放弃自己的决定?

    “那你又是否能确定,不是我复活了你呢?”浅川悠笑得灿烂,如果缺一个门牙,至少和街边的无良商贩有八成相像。

    天上的乌鸦觉得他们格外聒噪,盘旋催促着二人如果不是来入住的,那就快点离开,不要打扰它们休息。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

    浅川悠眨了眨眼。

    春日野千坂随意地抬起手,轻捻搭在胸前的发丝,问出一个似乎毫无关联的问题,

    “我今年,几岁了?”

    “……”

    “所以你相信是你复活了我吗?”

    想要复活一个人,必然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如果非亲非故,又怎么可能舍得?

    浅川悠不觉间攥紧了手。

    他不知道对方的经历,终究是没有资格去大肆指责或劝诫她的。

    但他心里却不自觉地燃起些许怒气。

    是什么,能够让你如此坚定着死亡?

    若是对世界还有着一丝一毫地留恋的话,

    跳楼的时候,即将落地的刹那,都是会伸出手的吧,会渴望活下去,

    因为想到了自己还有着想要做的事没有完成。

    溺水会挣扎,上吊会抓住绳子,断腕会染红自己另一只手……

    这是生命的求生本能,也是你还想活下去的证据。

    可为什么……

    你明明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却依旧想要自杀?!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你去留恋了吗?

    他不理解。

    ……

    他前世在跳下悬崖之后,

    先受伤的是试图扒住崖壁的双手……

    ……

    空旷的墓地只留下乌鸦还在聒噪地叫着。

    春日野千坂轻轻地迈动脚步,朝着墓园大门的方向走去。

    在经过浅川悠身边的时候,脱下了那双熊猫拖鞋,赤脚踩在冰凉的青石砖上。

    “对不起。”她贴近浅川悠的耳边,轻声道,“我可是很自私的。”

    瞳孔内,闪烁在表面的星光早已不见,只剩下了毫无生机的黑洞。

    少女的声音里,

    充满着对世界的失望,

    与无尽的空洞。

    “等,等等。”

    但他听到了。

    失神的声音在发颤……

    令少女失望的是这个世界。

    又凭什么是少女死去?

    一股没来由的愤怒陡然冲上脑海,浅川悠再也无法保持内心的平静。

    “自私的……”

    要记得,

    那个名叫悠的人,也曾活过啊……

    “可不只是你啊!”

    一声撕裂了伪装的怒吼冲破了天空。

    浅川悠从未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如果不是怕死,谁会去管你啊!垃圾。”

    一直以来的理性与温和,让他忘记了如何愤怒。

    直到内心最深处的刺被触动……

    “给我转过身来!”

    春日野千坂停下身,就这样背对着浅川悠站着。

    肩膀微微地颤动。

    浅川悠一步步走上前,

    双手摁着少女的肩膀,强制转过身体。

    少女的脸上流着茫然无措的泪水。

    唇齿轻咬,守着心中的最后一扇窗。

    “你还不能死,懂吗?”

    无处可躲之间,

    温暖冲破了阻碍,

    ……

    窗开了。

    温暖的光照进心里。

    冰冷的心房重新有了温度。

    【节点二完成】

    【获得奖励:10w円】

    【请选择技能:】

    【剑道Lv.2】

    【摄影Lv.2】

    【口技Lv.2】

    清晨的阳光冲破了地平线,给灰色的天染上了一片霞彩。

    浅川悠一时间的冲动在系统提示出现后渐渐冷却下来,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双手摁着春日野千坂的肩膀。

    那双闪着荧光的漂亮眼睛怔然盯着近在咫尺的他。

    被一脚踹到墙上的记忆犹在脑海,浅川悠心里吓出一身冷汗,连忙松开了搭在春日野千坂肩膀上的手。

    快速退后了五六个墓碑的距离。

    为了保险起见,又选了节点二奖励里的【剑道】,从路边捡了根树枝握在手里。

    春日野千坂呆愣地站在原地,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还残留着温热。

    不再冰冷。

    浅川悠将双手护在自己面前,等了半天,却没等到对方踢过来。

    嗯?

    他放下手,朝春日野千坂的位置看去。

    只见到一个跪坐在地上,轻咬嘴唇,流着眼泪的眼泪。

    “呜呜……”

    一开始是轻微的呜咽。

    浅川悠松了口气,丢开了手里的树枝。

    冰化了,自然会有水啊……

    “提前说一下,我没有带纸。”他看着春日野千坂,好心提醒道。

    孤独的少女再也坚持不住,

    放声地哭了出来,

    “呜哇……!”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