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怪物的我被救赎 > 第七十二章 暴露
    艾凉见瞒不住了索性直接承认。

    他本来想瞒着众人,等到了千花市以后再解释,那时至少自己不用面对几人的质问,不用感受离别的伤感。

    因为内华市中学的通知书都是暗色调,在一堆墨绿色,褐色的封皮中,千花实验中学那大红色通知书尤为显眼,想不注意到都难。

    所以艾凉特意大清早就守在学校门口等开门,为的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通知书。

    距离六点的车票,还有不到一小时的时间,他没想到自己志愿的事居然会在离开的前夕暴露。

    艾凉略过杨星月僵硬的神情把目光放到她的手机上,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班级群。

    【我费力好大劲才查到的,那个通知书不是本市,是隔壁千花市实验中学的。】

    【龚熠你也太捞了吧,查个通知书还废了好大劲儿?】

    【千花市实验中学?能考上实验中学没必要特意跑隔壁市去吧,本市的学校不香吗。】

    【话说那通知书是谁的?】

    【还能是谁的,肯定是花姐他们其中一人呗。】

    【艾凉的,我特意问了班主任。】

    【艾凉的?之前不是听说他收到内华实验中学的保送了吗?怎么突然冒出来个千花实验中学通知书?】

    【不清楚啊,问一下花姐他们呗,他们也不知道的话就问本人去。】

    【艾凉他从来都是潜水的那一批,只有回答‘收到+1’时才会出来。】

    【你们不会私聊吗?】

    【人家设置的是屏蔽陌生人,好友都是拒绝申请,你上哪私聊去。】

    艾凉继续往上翻,很快便了解到了他暴露的原因。

    起初班上的人都在讨论内华市学校的通知书封皮太难看了,聊着聊着有人说也有好看的,然后将那个红色封皮的通知书图片发了出来。

    龚熠不信邪,上网找到了艾凉通知书的出处,并反驳这不是内华市的学校。

    结果艾凉就这么暴露了。

    火锅还在不停的翻滚着,可是再也没有人从锅里捞取食物。

    熟透的豆腐落到锅底又被翻涌上来,在翻滚的过程中逐渐变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碎渣。

    餐桌上的气氛十分僵硬,方小小弱弱的说道:“……艾凉,不如你解释一下呗。”

    感受着岳绮花和杨星月传过来的低气压,方小小悄悄往马宇身边靠了靠仿佛是在寻求庇护。

    艾凉没有开口。

    “连你花姐都瞒着……艾凉……你不够意思啊,亏我……平时罩着你。”

    岳绮花也看到了群内的消息,她努力维持常态,却发现不管怎么控制情绪,自己的声音都会带上一丝哽咽。

    在他心中,我原来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存在吗,是那群毕业了连去向都不需要告知的路人吗,感觉关系铁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吗……

    岳绮花扭头看向玻璃,她发现在灯光反射下自己的眼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

    好奇怪啊,这家店的火锅原来这么辣的吗,眼睛都辣红了。

    岳绮花轻轻擦了擦通红的双眼。

    一个被欺负了也从来不生气的老实人,生气时连霸凌者都会害怕。

    同理,一贯强势的岳绮花露出这副碰一下就会变得支离破碎的娇弱模样,哪怕是方小小也会感受到气氛的压抑不敢再胡言乱语。

    半晌后,马宇终于受不了压抑的气氛打破沉默:“小艾……要不你解释一下吧……”

    “我想离开内华一个人独立生活。”

    艾凉将目光放在翻滚的红油锅上看着食物在里面起起落落,心里思绪万千。

    ‘不管怎样,我都想从这座城市,从那个家里逃出去......’

    ‘哪怕要再次面对一个人的孤独生活......’

    “独立生活什么意思……你也不像是叛逆期的人啊?”马宇觉得很不可思议,按照自己对艾凉的了解这种想法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你不会真的到叛逆期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马宇本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可是面对仿佛已经凝固的空气,他笑着笑着就停了下来和方小小一样缩成一团。

    “字面意思,我打算一个人生活。”

    艾凉没有解释他离开的原因。

    餐桌再次陷入沉寂。

    过了半天杨星月终于做好心理准备,她看着艾凉问道:“我们才十五岁,这个年纪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杨星月不是第一次被艾凉刻意疏远了,所以她的抗打击能力远超和艾凉称兄道弟的岳绮花。

    这一次两人的姐妹关系翻转,轮到这个妹妹主导局势了。

    “要尝试独立生活的话也可以等到十六岁正式成年吧,那时候很多事也可以自己做主了,再说了你的父母也不放心不是吗,孩子一个人生活在完全陌生的大城市……”

    艾凉听到杨星月提起自己的父母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我在今年十月份就成年了。”

    “可是,距离太远的话和家里……”

    “星月,我和你不一样!”

    不等杨星月把话说完艾凉就用略显粗暴的语气打断她。

    杨星月吓了一跳,有些慌张的看着艾凉。

    她不明白平时一向冷静,毫无情绪起伏的艾凉为什么会变得烦躁。

    这是艾凉第一次带着明显的情绪和她说话。

    见杨星月一直抓着家庭这点不放,艾凉决定和众人坦白自己的身世。

    “我的家庭和你的家庭不一样。”

    艾凉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然后才继续说道:“我的父母从不关心我的生活,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累赘,一个让他们受到婚姻关系束缚的包袱。”

    “我的诞生只是一场意外,我的生母只不过是担心把孩子打掉会影响身体所以才把我生下来,父母之所以结婚也只是因为商业利益往来。”

    艾凉放下筷子紧紧盯着杨星月:“从我五岁到现在的十年里,和他们见面的次数总共加起来还不到二十次,从六岁开始我就一直是一个人生活,而我要离开内华市也是因为他们,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这是四人第一次听艾凉讲述自己的往事,只是没想到他的身世这么复杂。

    此时此刻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艾凉身上一直带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为什么对待一切事物都是冷冰冰的态度,为什么平时不苟言笑。

    几人回想起以前在艾凉面前抱怨自己的父母的场景,顿时羞愧难当。

    尤其是杨星月,她完全没法直视艾凉的眼睛。

    后悔、愧疚、同情、心疼,等等各种情绪充斥着内心。

    杨星月有些明白为什么艾凉经常疏远自己了,因为自己是揭艾凉伤疤最频繁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