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男人三十 > 第1592章:我们等你回来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哭得稀里哗啦,这几天我们都在一起,小女孩也总是会来我这边和我聊天。

    她真的很乐观,她还告诉我她将来想成为一名医生。

    可是转念间,便以阴阳相隔。

    我彻底崩溃了,蒙在被子里嚎啕大哭。

    这该死的,让那么多的无辜者遇害了,为什么连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呢?

    我不知道那小女孩的母亲是什么心情,在小女孩离开我们的那一刻,她也被医生带走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真的太难受了,每一天都生不如死。

    小女孩的离开让我们所有人都沉默了,原本那些怕死之人也都安静了,似乎一瞬间让人觉得死亡并不那么可怕了。

    在得知封城消息的那一天,我的病情开始加重,甚至出现了休克症状。

    我被转入了特危病房,听人说,一般进入特危病房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是抬着出来的。

    尽管是单人病房,但没有人愿意来这个地方,来这里就意味着死亡。

    可是那一刻,我真的不再惧怕死亡,因为在一天我已经收到了安一峰给我打来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告诉我,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

    我很高兴,因为我儿女双全了。

    可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有机会再见到我的那一对儿女,和我心爱的女人。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活下去?

    当我被送入特危病房的那一刻,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的一切后事都已经安排好了。

    如果我发生了意外,我的一切财产将自动转入安澜的账上,集团也全权由安澜打理。

    安澜并不知道我的情况,我没有勇气告诉她我被转入了特危病房。

    接下来的治疗更加难受了,因为完全不能自主呼吸,需要插管来辅助呼吸。

    在各项检查中,医生也发现了我之前患有胃癌的经历。

    医生告诉我很可能是因为胃癌的经历导致病情加重的,甚至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我知道,很多感染者都是因为自身的疾病,从而加重病情才导致死亡的。

    包括那个送我大白兔奶糖的小女孩,我后来问过医生,医生说那小女孩原本就有比较严重哮喘。

    看来这一次,我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也罢,我已经和老天爷对抗多次了。

    在边境地区被犯罪分子追杀,导致我掉进河里,被程小虎兄妹俩救起,没让我死成。

    胃癌也没让我死成,肖薇给我下毒也没让我死成。

    我已经算是命大了,可是这次恐怕真的是躲不过去了。

    不过医生也在尽最大努力的救治我,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病床前。

    可是我自己知道我有多难受,那几天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刻,我的手脚逐渐开始冰凉、麻木,颜色是发白的。

    就连听力也开始变得微弱,更别说说话了,连呼吸都只能靠氧气管。

    医护人员却仍然在不停的鼓励我,哪怕半夜了,他们都会派人来观察我的情况。

    我告诉他们,如果我没能抢救过来器官衰竭,就尽早放弃,不要再浪费医疗资源,留给更需要的人。

    就在我准备让医生取掉所有医疗器械,给我录下临终视频时。

    医生竟然再一次将我从鬼门关里抢了回来,医生告诉我,现在的各项数据开始稳定了。

    而且我自己也感觉到四肢开始热了起来,整个人不再是濒死状态,体温也再次回到39度。

    不过医生告诉我,目前还得继续观察,我这个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但是我真的不怕了,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了,是医生硬将我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

    直到恍惚到第二天早上,我才明显感觉自己度过了一劫,脱离氧气,自主呼吸逐渐恢复。

    在特危病房的第三天治疗,依旧有序进行。

    今天吃了饭菜,还是医院的饭菜,没有筷子,就用牛奶吸管当筷子。

    吃完后没有呕吐现象了,加上呼吸平稳,下午的时候体温一度回复到37度。

    但是医生说这和输液的抗炎有关,吃过晚饭体温又升高了,不过肌肉的酸痛情况明显轻了很多。

    晚上感觉体力尚好,甚至主动打电话给了安澜。

    因为孩子出生后的这几天,我一直是濒死状态,也没有及时问安澜情况。

    电话拨过去后,没一会儿就接通了。

    “喂,老公,你身体情况好些了吗?”每次安澜接通电话后,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情况。

    我应了一声,说道:“好些了,今天还吃饭了,前几天一直吃不下。”

    “那就好,证明已经开始恢复了,你要加油啊!”

    我好想告诉她,前几天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没了。

    可是我忍住了没有说,只想她问道:“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坐好月子,不给以后留下后遗症。”

    “我知道,这几天一直躺在床上,哪儿也没去。有月子嫂照顾呢,别担心。”

    “我现在好像看一眼孩子啊!”

    安澜立马说道:“先挂了,我给你打视频。”

    安澜说完便挂掉了电话,随之视频通话拨了过来。

    我先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甚至还特意看了一下我的脸色,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接通了视频通话。

    我终于看见了安澜,还有躺在她身边小小一团的孩子。

    那一刻,我的眼眶就湿润了。

    安澜看着我的眼睛也有些红润,声音也有些哽咽:“老公,你瘦了好多啊!”

    “没事,等我恢复了,很快就恢复了。”

    “还有你的脸色,怎么那么白呀?”

    “现在好多了,而且视频上是这样,实际上没这么白。”

    说完,我又急忙对她说道:“你别哭,你这个时候千万别流泪,对你身体不好。”

    安澜重重点头,然后又将镜头对着身边的孩子,小声的说道:“阳阳,看,这是你爸爸。”

    孩子是醒着的,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似乎还在对我笑。

    我也情不自禁的笑了。

    接着,安澜又对我说道:“老公,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嗯,我现在就很好,你看我都没有用呼吸机了,而且体温也没有之前那么高了。”

    安澜忽然又低沉下来,说道:“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好怕,真的好怕。”

    我挤出一个笑容,安慰着说道:“没事的,这几天我听说很多人都已经治愈了,说明国家已经找到处置方法了。”

    “嗯,我也看见新闻了,不过武汉封城了,你知道吗?”

    “知道,没事,等解封了我就回来了。”

    “嗯,我和小满还有阳阳都等你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