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和女上司的荒岛生涯 > 第二十七章 神秘来客
    撵着猴子跑了半天,但我速度根本赶不上它,只好看着它抱着骷髅窜进林子深处。

    我杵着木矛坐在草地上喘气,忍不住又把那锈蚀短刀拿出来打量,这玩意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时光才锈成这样。

    拿着刀我想了半天,决定先去海边把刀磨出来,然后再去窥探一下楚红的状况,毕竟手头有武器才好。

    我回到巨石那边,在碎石坡上找了块稍微平整的石头,那石头质地看起来很是细腻,磨刀非常好,小时候我经常帮家里砍柴,所以知道颗粒稍粗的石头适合开刃,而细腻石头适合抛光。

    既然猴子希罕那玩意,我也懒得管它,只要它不带到树洞就好。

    想到这里,我起身朝林子外走去,突然又想到之前搞的那个简易晒盐沟渠,决定去看看效果怎么样,反正都是去海边,索性两件事情一起完成,也许我还可以在沙滩上搞点海货。

    之前挖的晒盐渠距离这边有些距离,算起来大约就四公里远左右,我一路走一路观察沙滩,看看能不能拣到退潮的好玩意,走着走着,突然又想到另外一件事,心头又是一惊。

    记得当时乘坐客轮的乘客大约有一千多人,为什么漂流到岛上的只有我们几个?

    还有点说不通的是,既然客轮翻覆沉没,那些货物也应该随着海潮涌过来才对,但我醒过来看到的大海空空如也,而且这段时间海上也没任何发现,这事情很是反常,明显不符合客观规律。

    想了半天我仍然没想出个所以然,突然发现前面的天空有烟柱升腾!我心头一紧,这又是什么状况?

    我赶紧提着木矛冲进林子,借助椰林的遮掩朝着烟柱方向进发。

    潜行半天,发现那烟柱是从沙滩上升起,沙滩上燃了一堆篝火,好几个男女围着火堆又唱又跳,看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好像在搞舞会。

    隔得近了,我才发现那几个家伙正是郭金海陶陶他们。

    让我惊讶的是,他们中间出现了两个新人,一个是穿着黑衣黑裤的长发女子,女子大约二十多岁,个头比陶陶要高些,而且也是纤腰丰臀,有着诱人身材曲线,我注意到那女子有一双亮晶晶的丹凤眼,脸蛋也有点圆,和陶陶的尖下巴形成明显对比。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上岸,所以那女子神情看起来很憔悴。

    另一个是穿着绿色冲锋衣的中年眼镜男,他也是满脸沮丧地低头盘坐在地上,我注意到他双手被藤蔓反绑起来,估计是被郭金海给控制了。女子盘坐在眼镜男的火堆对面,也不知道是不是相互认识。

    郭金海举着砍刀,兴致勃勃地围着火堆跳舞,陶陶也是故作妖媚地比划着舞姿,小朱和保镖小龙也跟着乱跳,他们手里还拿着阔叶做道具,看起来也很是高兴,让人有点不安的是,楚红没在他们中间。

    他们几个围着熊熊火堆跳了半天,郭金海还兴致勃勃地唱起歌来,那厮儿唱的竟然是汪峰流行歌怒放!

    看他唱得声情并茂,而且还比划着手势闭着眼睛自我陶醉,看他恬不知耻的样儿,我好想冲上去对着他打几拳。

    我擦!他们居然还过得有滋有味!我看得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同时心头也很疑问,那两个男女看起来也是幸存者,可为什么隔了这么多天才上岛?又或者是他们上岛时没有被我们发现,直到现在才被郭金海发觉?

    郭金海一曲唱罢,陶陶他们立刻鼓掌,表情非常生动真挚,我看得很想呕,拍马拍到这份上也真够厉害的,怪不得我以前在公司老是处理不好人际关系,所谓处人际关系就是厚颜无耻的溜须拍马!

    郭金海伸展手臂,弯腰对大家做出答谢:“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歌!”

    那黑衣女突然嚷了起来:“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又唱又跳是打算开演唱会啊?就你们这点斤两也好意思出来献丑?闭上嘴巴做哑巴不好吗?非要污染别人耳朵才高兴?”

    郭金海被这话炸得张大了嘴,好半天才哈哈笑起来:“我去!我没听错吧?你竟然敢骂我们?连续偷了我们几天东西,现在被我们抓住了,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你这厚脸皮我可是第一次见到!”

    这时那眼镜男抬头:“老哥,我们不偷已经偷了,你看看怎么处罚我们,你放心,要打要骂悉听尊便,谁让我们偷东西呢?”

    郭金海眼珠转了转:“我去!我特么让你说话了吗?你没看到我和这美女正谈得高兴啊?你来插什么嘴?小朱,你们过来,好好修理一下他的故障!这老货忒特么坏了!这美女肯定也是被他蒙蔽才偷东西的!”

    小朱两人听了这话,立刻冲了过来,劈里啪啦对着那中年男一阵拳打脚踢。

    那黑衣女子愤怒地站起来,她拼命冲上去拦截两名保镖,这时陶陶却冲了上去,一把抓了她的头发,恶狠狠地把她拉拽摔倒在沙滩上,用膝盖将她的头压住!没想到陶陶身手也挺好。

    我被这一系列事件搞得惊心动魄,没想到岛上会来新人,看样子他们是偷郭金海的食物被抓,照着这个事件分析,也许他们跟郭金海到达岛屿的时间差不多。

    我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我不是他们对手,而且我还有点担心,楚红为什么没和他们在一起,难道被郭金海关起来了?我心头有些紧张,犹豫着要不要去洞穴看看。

    正在这时,那眼镜被打歪挂在鼻子上的中年人抬起头,那家伙鼻血都被打出来了,他抬头哀求着郭金海:“老哥,求求你们不要打她了,有什么就冲我来吧,我认罪!东西都是我偷的,和她根本没关系。”

    郭金海哈哈笑,他从容地走到眼镜男面前,这时眼镜男被小朱押着跪在沙滩上,黑衣女则被陶陶死死压着,那画面看上去真的是很凄惨,好像被处决的死刑犯,我心头一阵阵怒火翻涌,拳头都差点攥出水来。

    郭金海笑嘻嘻地蹲在眼镜男面前,他得意洋洋地打量着眼镜男:”要是刚才你有这态度多好!行吧,你要我不打她也可以,但你要给我老实交代,跟你们一起来的还有什么人?现在他们住在哪里?“

    那眼镜男淌着鼻血,眼神迷惘:”老哥,只有我们俩个,再没其他人了,而且我们也没具体住处,这几天都在找地方呢,没想到会冒犯到您。“

    郭金海突然暴怒起来:”冒犯我?你特么直接是想要我们死!老子辛苦搞来那么多野猪肉蛇肉,被你们偷得只剩那么丁点了,你们倒是活下来了,那我们怎么办?“

    郭金海这次是真的暴怒了,他一把将眼镜男衣领抓起,恶狠狠地对视那家伙:“说!那么多吃的你们都放哪去了?你们两个怎么吃得光那么多东西?”

    眼镜男沮丧地抬头:“对不起啊老哥,那些吃的被野兽抢走了,我们也是饿得没法,所以才回来拿点,没想到被你们发现了。”

    “曹你吗!”郭金海啪地一拳打在那眼镜男脸上,眼镜男应声栽倒在沙滩上,眼镜也脱飞到一边去,小龙看得不忍,于是走过来拣起眼镜给他戴上,那眼镜男吐出嘴里污血,竟然抬头对他道谢。

    郭金海看到这一幕表情很是复杂,好半天才干咳几声,对着小朱下令:”小朱,去把那女的给我捆起来,把那男的给放了!“

    几个人瞠目结舌地望向郭金海,那家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尘:”眼镜狗,你可别误会呀,我放你的意思是让你将功赎罪!要是在天黑之前找不到吃的拿回来,我们就拿这女的肉偿!哈哈哈哈!“说完,郭金海突然又爆发出狂笑。

    两个保镖用藤蔓将黑衣女捆了起来,黑衣女对她怒目而视,陶陶叉着手抱在胸前,冷笑着望那黑衣女:”**你看我干嘛?还嫌我打你打得不够啊?“

    那黑衣女也冷笑起来:”看你这样儿,估计也是这男人养的宠物狗吧?老娘被狗挠几下再正常不过了,就当是挠痒痒了!对了,你是他二奶还是三奶啊?是不是还没转正啊?我看你这样儿也不像个正室!“

    陶陶大怒,挥手扇了她几耳光,没想到那女的也是强悍,她竟然飞起一脚,直接踹在陶陶肚子上,陶陶痛得叫喊起来,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翻滚,黑衣女哈哈大笑,丹凤眼里尽是疯狂!

    我看得心跳加快,感觉未来的岛屿生活肯定更加生猛刺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