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 第796章 叶羡是我的人
    “没什么,就是工作安排。”

    叶羡迅速地收起了手机。

    “爸妈,我现在要回房间工作了,熟悉一下明天要拍的广告内容和流程,饭好了喊我哦~”

    “可是……”

    夏禾婉没说完,叶羡就起身走了。

    “羡羡!”

    “啊?”

    她疑惑转脸。

    叶卓轩拉了一下夏禾婉的袖子,眼神示意了一下她,算了。

    算算日子,珺诚也快回来了。

    这件事不是小事,还是等珺诚后,一家五口坐下来好好商议。

    夏禾婉便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也好。

    叶羡:“?”

    “没什么,你注意休息,眼睛别离电脑太近。”

    “知道了。”

    ……

    天鹿湖别墅区。

    夜色朦胧,一辆雾蓝色宾利停靠在别墅露天停车场。

    “泽哥,明天见。”

    驾驶座上,小洋朝下车的男人挥了挥手,可等他走远了都没得到回应。

    “哎。”

    他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忧愁地看着他的背影。

    泽哥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情绪为什么一直都这么差?

    “二少爷回来了~”

    佣人出来迎接,江晚泽一进门就见桌子上花团锦簇,温颜正在和花艺师探讨花艺。

    “妈。”

    “晚泽回来了啊?”

    温颜抬起头,朝晓丽吩咐,“快去给二少爷准备夜宵,晚泽,工作这么晚了,一定饿了吧?想吃什么?”

    “不用麻烦了,我在外面吃过了。”

    他低声回了一句,温颜并没有察觉他不高的情致,继续道,“对了,妈还有件事要和你说,雨薇说她下周三要去参加一个品牌的时尚活动,正巧缺一个男伴,想找你又不好意思朝你开口,就让我代为转达,你愿意吗?”

    江晚泽听到洛雨薇的名字,罩在鸭舌帽底的脸色瞬间变了,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下周三我有重要行程,去不了。”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冷冰冰地拒绝掉她的要求。

    温颜怔了一下,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微微放下手里的花,“怎么了晚泽?今天不开心吗?”

    “没有。”

    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失态,江晚泽缓了缓情绪,“对不起,可能最近工作压力比较大。”

    “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和妈妈说……”

    “没什么事,大哥呢?”

    “你大哥他在二楼书房办公。”温颜朝二楼指了指,“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是大哥叫我回来的。”

    江晚泽说完,就朝二楼走去。

    温颜看着他的背影,眉眼间浮起疑惑和虑然。

    她最近是不是疏忽了晚泽?怎么感觉他今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尤其是听到雨薇的名字,反应很奇怪,好像有些排斥。

    难道……他不喜欢雨薇?她不应该撮合这桩姻缘?

    “咚咚咚~”

    江晚泽走到二楼,敲响了书房门,里面传来一道低沉醇厚的磁性嗓音,“进。”

    偌大的沉香木书桌前,电脑显示屏散发出淡淡的幽光,折射到男人平光镜上,金丝边框透出一抹浅淡的蓝。

    江晚泽看着潜神凝思注视在电脑屏幕K线上的男人,余光不自觉落到了他的书桌上。

    以往井然有序,整齐划一只摆放着办公资料的书桌上,现下多了几抹颜色。

    一条叠放整齐的手帕,一只毛绒绒的可爱垂耳兔公仔,还有一盒浅粉色草莓棒棒糖,是叶羡最爱吃的那个牌子。

    他掌心微微紧握,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情绪波动。

    很难想象,这个精曜绝伦,睿智卓越,气质清冷到好像对除却事业外的一切都漠然视之的男人,也会有沉沦进世俗情爱之中,对一个人极尽宠溺的时候。

    那画面,让他都感觉梦幻,确是真实存在的。

    “大哥。”

    江晚泽收回神思,唤了一声。

    书桌前,男人淡淡‘嗯’了一下,将电脑屏幕切换到了另一个画面,“刚才松雾庄园发来了一段视频,你看一下。”

    江晚泽抬头,就见书房巨大的投影仪上,投射出了一段视频。

    视频内,赫然是他醉醺醺地拿着酒瓶子晃出房间,在走廊里漫无目的地走着,然后蓦地撞到了洛雨薇的画面。

    接下来,全是他记忆里的事情。

    视频末尾,是他抱着洛雨薇跌跌撞撞走进房间,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自以为永远没人知道的秘密,就这么被堂而皇之地揭开,一时间羞愧、慌乱和紧张同时涌上江晚泽的眉眼,“大哥,你听我解释……”

    “我对你的私事不感兴趣。”

    薄庭深口吻淡淡,眸光定格在视频中他死死握着的那块玉佩上。

    玉佩上刻着两个醒目的字——叶羡

    “但是……”

    男人缓缓抬起头来,漆黑深邃的眸底射出极具侵略性的幽光,透过平光镜,像一柄冰冷的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收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不要再让我看见,叶羡是我的人,谁也不能肖想。”

    一股瘆人的凉意顺着脊骨攀爬,一下子掐住了江晚泽的经脉,平息掉他此刻所有的情绪。

    只剩下恐惧。

    深深的恐惧。

    原来他放这段视频给他看,并不是要斥责他,而是诛心。

    以往无论他是漫不经心地问他一句工作生活,还是做足表面功夫地给他最好的资源,都是以一个薄家家主、或者名义上哥哥的身份,让他臣服,感激,至少觉得自己是薄家的一份子,哪怕是被迫承认的。

    而今天,却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威胁,逼迫。

    他才真正见识到来自这位站在顶峰上大哥的压迫感,凌厉而沉重,让他根本喘不过来气。

    其实根本没必要,在影音房里看到那一幕时,他就已经彻底死心,或许那晚的醉酒,是他心里火花的最后一次闪动,也是他最后一次勇敢。

    可惜就连最后一次的结果,都狼狈地可笑。

    这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竞争,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笑话,不自量力的笑话。

    “我知道了。”

    久久,江晚泽低下头,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像被人抽光了似的,眼底黯淡无光。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只听到走到门口时,男人好像又说了一句,“记住你想要的是什么。”

    他知道他想要什么?

    他还会在乎他想要什么吗?

    刚才那一刹,他还以为他要把他踢出薄家了。

    江晚泽转脸看了一眼男人。

    他好像永远都看不懂他,一丝都不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