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 第766章 与狼共舞
    叶羡舌尖轻轻抵着下颚,没来由地……心里有点儿堵得慌,早知如此,就不应该答应克丽丝塔的邀请,谁没事会想当电灯泡呢?

    她刚想收回目光,就见薄庭深转身,从舞坛中央的香槟杯下拿起一支玫瑰花。

    这是要……请克丽丝塔小姐跳舞了?

    “喂!叶羡,你今天有点儿太狂了吧?我们三个赏脸邀你跳舞,你居然给我心不在焉,当场走神?!”

    cary忽然吼了一嗓子,把叶羡的注意力吼了回来。

    江晚泽转脸朝她刚才看的地方看去,待看到那人时,缓缓收回了手里的花,花茎上细小的刺扎入手指。

    “跳什么舞?你们自己跳去吧!”

    叶羡转身,她最讨厌跳舞了!

    cary看着她忽然暴躁的样子,“?”难道是看出来了他故意来散他的桃花的?

    “叶羡。”

    叶羡刚准备走出舞会,身后就传来一道醇厚磁性的男嗓。

    她脚步一下子顿住了。

    总裁?

    喊她干什么?不好好去找他的心上人跳舞?

    她转过脸,就见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绽放在她眼前,顺着笔直的绿色花茎,可以看到男人左手背在腰后,四十五度微微倾身,一双幽邃狭长的眸子定定看着她,“ce charant h, puis-je avoir l’honneur de danser avec vo?”(这位迷人的男士,请问我有这个荣幸邀你跳一支舞吗?)

    标准优雅的邀请姿势,绅士至极的邀舞口吻和英俊绝伦的男人,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男主人公。

    此时此刻,天下无论是哪个女人,都会心动的。

    叶羡看着这正式又浪漫的场面,心跳无意识漏了一拍。

    cary见势,惊讶地收回了自己的玫瑰花,林宴也微微后退了两步。

    一个是声名赫赫的bhs集团掌权人,一个是今天在秀场上大放光芒的超人气明星。

    此时一个向另外一个邀舞,场人都投去了感兴趣又艳羡的目光,不一会儿就鼓起了掌,好像是在催促叶羡同意似的。

    叶羡被掌声从梦幻的场景中拍醒,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讶异,总裁为什么来找她跳舞啊?不应该是克丽丝……

    “啊~”

    她还没想明白,柔软腰肢就被男人一把揽住,强行带进了舞坛。

    叶羡:“???”刚才的优雅绅士和浪漫邀请,是幻觉吗?

    薄庭深霸道地将玫瑰花插在她的胸前口袋里,幽邃深眸一片乌黑,“又想拒绝我?”

    “啊?我、我没有啊,我只是在想总裁你为什么不邀请克丽丝塔小姐跳舞?”

    “为什么要邀请她?”

    “因为……”这个还不明显吗?叶羡微微扬眉,声音有点儿低,生怕暴露他**,被别人听到了似的,“您不是喜欢克丽丝塔小……嗷嗷~”

    她腰身忽然被人掐了一把,条件反射地朝前倾一下,整个人完都贴在了男人身上。

    薄庭深抱她抱得更紧了,像是要把她钳固在怀里似的,狭眸乌漆乌漆,“谁告诉你我喜欢她了?”

    “……”

    叶羡看着他瞬间变黑的脸色和近乎咬牙切齿的声音,眨了眨水汪汪的眸子。

    难道她猜错了?

    总裁对克丽丝塔根本不感兴趣?

    那、那也不能怪她啊,谁叫他平时不近女色到身边一个女人没有,别说身边有女人了,就连和女人说话都少之又少,唯一让她见过的就是克丽丝塔,长得那么漂亮,还和他说过这么多话,是个正常人都会以为他们之间有猫腻。

    叶羡:“……我开玩笑呢,刚才不是看您和克丽丝塔在一起嘛,就以为你要邀请她跳舞。”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行情那么好。”

    跳到放手环节,叶羡被甩了出去,刚好看到男人眼角那一丝阴戾和嘲讽。

    她想到刚才要邀请她跳舞的人,除了cary他们胡闹,确实还有三个模特,这……说不赢他。

    “总裁您这么优秀,行情绝对比我好,随便招招手,那美女不是前赴后继吗?”

    薄庭深:“我不像你一样不挑。”

    叶羡:“……”糟糕,还是躲不开他的毒舌技能。

    “那您可以挑一挑啊,这里美女如云,随便挑一个都足够惊艳。”

    “你就这么希望我和别人跳舞,打扰到你挑选了?”

    收回来时,叶羡在他手底转了两圈,最后被他从后面抱住,本来是个十分浪漫的动作,却被男人搞得像犯罪分子威胁人质似的锁喉,森森的冷冽口吻就更像了。

    叶羡:“总裁你别过度理解啊,虽然我行情不错,但我很洁身自好的!”

    女人与女人之间,能干什么!

    “我只是好奇,您不去找美女跳舞,和我一个大男人跳舞干嘛,多无聊啊~”

    薄庭深松开了她,“女人的腰,还没你的软。”

    叶羡:“……”第一反应是他又在羞辱她的男性尊严,第二反应是……总裁摸过女人的腰?

    “总裁你摸过?”

    “摸过什么?”

    叶羡:“女人的腰啊。”

    薄庭深看着她,眼角闪过一丝促狭,“你很感兴趣?”

    叶羡:“……”我不是,我没有,你想多了。

    “总裁,您……不生我在休息室的气了?”

    “你觉得呢?”

    男人余冰未融的眉眼告诉叶羡,还在生气。

    “我……”叶羡想解释,又想起他总是喜欢冤枉她勾三搭四,嘟起了嘴,“谁叫总裁您老爱冤枉我,我明明和别人没什么,你非得乱想。”

    他不满的样子,像一个小娇妻在向丈夫辩解自己的清白,看的薄庭深眸底塌陷了一块柔软,“最好是这样。”

    “本来就是这样嘛!”

    “但我不是因为这个生气。”

    “嗯?”叶羡疑惑,“那是什么?”

    是拼命想撇清和他的关系,是一再拒绝他的靠近,是把心掏出来都看不清他的心意。

    还是,已经展现出了如果他告白,他会有多抗拒的端倪。

    思及此,薄庭深握着她腰的手一紧,像是要死死攥住什么似的,满眼都是不容抗拒的胁迫,“不许拒绝我,永远都不能。”

    你是我的,这辈子都休想摆脱我。

    “?”

    叶羡一脸莫名地看着他,她什么时候拒绝过他了?不是一直任他奴隶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