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深渊之下的星光 > 044.接踵而至,扑面而来
    1

    刘奥运说,李洪杰和赵万金的尸体是在一起发现的。

    报警人是金永昌,凶手也金永昌。

    口供上说,那天他刻意跟踪赵万金准备给子弹头报仇,但却看见他和李洪杰在河边交谈。

    他们不知道在说什么,但之后赵万金拿出了刀,刺倒了李洪杰。

    然后金永昌趁赵万金不注意,从背后冲上去,杀掉了他。

    “我们调查过了,两把刀的指纹都对的上,刀上沾染的血迹也和两名受害者的匹配。”刘奥运走出警局,身后是追悼会现场。

    李洪杰的黑白照挂在墙上,照片上的他面容俊朗,笑容很纯粹,浓浓的正义感。

    这是他刚入警局那年的证件照,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这更能代表他。

    林渊脸色很苍白,哭得脱力,四肢酸软。

    他很费解,也很愤怒。

    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但烧得很平静。

    火焰在静止,但很灼热。

    刘奥运点上一根烟,告诉他:“子弹头的案子一直是李哥的心病,他在的时候局长一直不让他继续追查,他只好辞职私下搜证。”

    ”他一直想给你一个交代,也给那孩子一个交代。“

    林渊无力地蹲在地上,眼泪从血里挤出来。

    这些事,他从没听李洪杰提起过。

    或者说,李洪杰从没打算告诉他。

    因为林渊的心病,他很轻易就可以看出来,但不能点破。

    ”金永昌,他会怎么样?“半晌,林渊悠悠地说出这句话。

    像是一颗很小很小的石头砸进平静如镜的湖水里。

    荡起涟漪。

    孤儿院后的小树林,木屋前的三兄弟。

    只剩下他自己苟延残喘。

    如同无根漂浮的树枝,被大树遗弃,被其他树枝抛弃。

    无依无靠,独自漂浮。

    刘奥运坐在警车的前盖上,目光望向昏沉的天际,烟雾从嘴里缓缓冒出。

    白色的烟雾融进空气里,一会便消失不见,像是从未出现。

    平淡,干燥,寒冷。

    ”不知道,具体看法院怎么判,他属于故意杀人。“刘奥运脸色一样惨白,和天空一个颜色,”他自己也供认不讳,说自己只是为了报仇,并不是想救人。“

    原来是这样,林渊想。

    但这也怪不了他。

    杀人和救人,从来都是两码事。

    ”下午就该下葬了,李哥被封烈士,我觉得他配得上。“刘奥运踉跄着抽身离开。

    只剩下烟头在地上灼烧,烟草的灰烬包围着火焰。

    眼神穿过去,他好像看到了火山下面的岩浆。

    身边灼热的温度压迫过来,几乎难以呼吸。

    好像只有被烧成灰烬的东西,才可以簇拥这样的温度。

    2

    一切趋于平静,李洪杰已经入土。

    新年刚过完,林渊见到了赵奇。

    他戴着一副墨镜,面对面地坐下。

    大年初六,街道上开着的店面很少,能找到的地方只有这家咖啡馆。

    他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第一句话说:“最近怎么样?”

    林渊垂头丧气,忐忑不安:“我还好,你......”

    “我没事。”赵奇说:“事情我都从警方那听说了,人确实是我爸杀的,他死的不冤。但他其实也做过很多好事的,我不觉得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嗯嗯,任何人任何事都有两面性。”

    “我不是想为他辩解,好吧其实我只是想说......对不起。”

    “我不怪你。”

    “我也不怪你。”

    赵奇放下咖啡,墨镜下藏着的双眼在紧盯着前方。

    可他只能看见黑暗。

    冷清清的咖啡馆里再没任何人说话。

    只有吧台传来窸窸窣窣的洗刷声。

    就这样一直僵持着,谁也没有说话。

    说是谁都不怪谁,可是心里真的能认可吗?

    “你的眼睛......“林渊看到他摘下墨镜,转移开了话锋。

    赵奇笑着回答:“应该是没戏了,不过没关系。我习惯了。”

    果然没有一句实话啊。

    黑暗这种东西,有多少人能做到习惯呢?

    “人啊,还是少做坏事,否则报应迟早会来,不是落到自己头上,就是落到儿孙头上。”赵奇蹭了蹭镜片,把墨镜戴上。

    他轻轻站起身,旁边有保镖上前扶住他的手臂。

    “不用你,我自己可以。”赵奇一脸不悦地挣脱开保镖的手,昂首挺胸地向前走。

    没走两步,就撞上了一边的桌子,失衡摔倒。

    “靠!”

    保镖连忙去扶,又被他甩开。

    “我说了自己可以。”他稳住身子站了起来。

    摇摇晃晃的,像是站在索桥上。

    林渊感觉自己在发抖,一滴泪从眼眶中脱离出来,落在手上的咖啡杯里。

    平静的咖啡荡起弱弱的涟漪。

    赵奇缓缓向前摸索,再也没有了以前搂着篮球连过三人的迅捷。

    墙壁上的钟表“咔咔”跳动指针,林渊独坐在沙发上,迷茫地发愣。

    像是一具呈悲伤状的蜡像。

    “兄弟。”赵奇终于亦步亦趋地走到了门口。

    他成功了。

    “你还是你,很厉害。”林渊朝着那头轻轻呼喊。

    “那是!”赵奇露出灿烂的笑。

    一如高二那年,他完成灌篮后面对林渊的笑。

    同样的自信,但却被并没有当初的纯粹。

    夕阳洒在赵奇的身上,那天的他是金黄色的。

    不过今天的他,是掺着黑色的白。

    “对了。我过几天就会去国外了。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赵奇再度转身。

    “嗯。”林渊淡淡地点头。

    保镖推开了咖啡店的门,护着赵奇迎风走了出去。

    一阵寒风随之灌了进来,林渊冻得身体僵硬,眉毛却微微颤动。

    眼睛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抑制不住地涌出来。

    那句话,果然还是来了。

    我们还可以做兄弟。

    但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这或许才是目前这个局面里,最好的结局吧。

    3

    转眼到了正月十五,樊世纲把林渊喊到家里吃团圆饭。

    天气渐渐转暖,小区里喜气洋洋的,不少人都在楼下聚众闲聊,笑声浓郁。

    他们在楼下等人,林渊看着三三两两的人群,很想从那些欢笑声中给自己吸收进一些暂时的欢乐。

    但这颗心,或许早就已经疼得没了知觉,像是整个人都扎进了北极圈的深海里。

    只有封闭起来,才不会疼。

    樊世纲轻轻捏了捏他的肩膀,欣慰地笑:“肩膀宽了,个子也比我高了,长大喽!”

    “我长大了,您不就更老了吗?”

    “谁说我老了,我今年才90而已。”

    “确实不老,我说错话了,您能活到150。”

    一定可以的,林渊想。

    “小子,还记得我要教你打太极吗?”樊世纲伸展了一下手臂。

    林渊一怔,回想起了多年前的孤儿院,多年前的朝阳,多年前的樊世纲老爷子。

    他那时说:“你认我当爷爷,我教你打太极。”

    确有此事,时间太过久远,连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

    可樊世纲还记得。

    点了点头,林渊猜想时候到了,也跟着伸展了一下手臂和双腿,“现在吗?”

    樊世纲用动作回答他,苍老而有力的身躯缓缓舒展,林渊想起了叶问。

    “十个要领,听好了。”

    林渊慌乱笨拙地学着动作,樊世纲一代宗师般铿锵有力,“柔和缓慢,圆活连贯,全神贯注,呼吸自然,中正舒展,以腰为轴,分清虚实,上下相随,内外结合,完整统一。”

    非常高深,他完全听不懂。

    动作也蠢得像尬舞。

    手机忽然在口袋里嗡嗡地响,林渊拿出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想了想,还是按了接听键。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什么鬼?

    电话已经挂断,林渊如梦方醒,整个人被定在原地。

    这声音很熟悉,一定是林音音的。

    终于有了消息啊!

    不过她说的是什么来着?分手?

    都没有给自己挽回的时间啊。

    真稀罕电话费,林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点。

    樊世纲回头看他在偷懒顿时大怒,“孙子,你耍我?”

    “我没有。”林渊无力地狡辩,不想再管任何事情。

    管它什么分手不分手,都滚吧,有多远滚多远。

    他现在只想打好太极。

    “再来。”林渊深吸一口气。

    樊世纲点点头,转身继续进入状态。

    楼下的人渐渐少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该到了吃饭的时候了。

    等的人还没有来,一老一小已经打了半个多小时的太极。

    林渊感觉身上热乎乎的,脑袋里和眼睛里也热乎乎的,几乎要冒出热气。

    樊世纲见差不多了,停止动作,笑呵呵地回头问:“怎么样?”

    “有效,太有效了。”林渊继续摆臂,“我感觉丹田充满了力量,浑身热得流汗。”

    “那你哭什么?”

    “没有,这是眼睛流的汗。”

    4

    一大家子团团圆圆坐了一桌,樊世洪和周风铃最后到,林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和周风铃会走得那么近。

    一桌子饭菜呼呼冒着热气,樊世纲很照顾他,马不停蹄地往林渊碗里夹菜。樊世纲也不甘示弱,周风铃的碗里满满当当的。

    他一边夹菜一边说:“风铃下学期转去你们学校,你小子多照顾照顾她。”

    林渊吓得鸡腿都掉了,简直难以置信:“开什么玩笑,她成绩能上清北,居然跑来跟我上大专?”

    周风铃给他补了个鸡腿,镇定地说:“我其实一直很想上大专,不瞒你说,我曾经考虑过蓝翔。“

    “别扯了,你不会快乐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周风铃甩了甩辫子。

    “你爸不会打死你?”

    “他初中都没毕业,没资格瞧不起大专。”

    林渊叹了口气,继续吃鸡腿,但总觉得索然无味。

    樊世洪打圆场:“后天你带着他一块去,学校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不用你操心,记得照顾好她就行,你俩可是老同学了。”

    谁照顾谁还真不一定,林渊脑瓜子里嗡嗡地响,实在难以理解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人会抛弃清华北大选择大专,一定是疯了,全都疯了。

    饭到兴起,周风铃喝起了酒,林渊不甘示弱也倒满一杯白的,没想到这女人居然酒量似海,一杯下肚他昏昏欲睡,周风铃依然意气风发。

    她把林渊的头托起来,认真地说:“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

    林渊支支吾吾:“什么问题?我没问题,我好得很。”

    “你不想知道我当年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周风铃气呼呼地把脚翘在板凳上,勾起林渊的下巴,整个人天旋地转,“你真当老娘傻?大学不上上大专?你还删我好友,你还死不同意,换别人有这个资格?”

    脑子里噼啪连环爆炸,林渊惊得酒醒了一半,没想到周风铃居然自称老娘,她竟然是这种深藏不漏的人。

    话题忽然深刻,几个老骨头仓惶撤退,饭桌上独留孤男寡女,林渊略微来了兴趣,问:“那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一开始是因为你像我表哥,后来我发现,我喜欢你。”

    开什么玩笑?今天是元宵节不是愚人节!林渊勃然变色差点摔倒,周风铃一把拉住他,“我小的时候有个爸爸的同事到我家,当时家里只有我自己,他想对我图谋不轨,就是我表哥救了我。”

    “他......他不是总被欺负吗?”

    “他和你其实一样,眼睛里全是灰色,但灰色的更深层面是光。”

    “他不会为了自己跟别人拼命,但会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和别人拼命。”周风铃眼睛有些迷离,“我想你和他是一样的。”

    林渊低下了头,不可置否。

    心里的弦被再次拨动。

    发出杂乱而激昂的琴音。

    像是在叙说着一段又一段的故事。

    悲伤的,绝望的,不甘的。

    混合在一起,卷起记忆的风,带来悲伤的雨。

    他的确不会为了自己跟别人拼命,但为了林音音,他确实敢。

    他也的确做到过。

    可是好像没有一点作用。

    命运啊可能真的不是只靠一个人的善举就能彻底反转改变的。

    这样的例子已经太多太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