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仙在此 > 第二卷、试剑之约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多杀一些就习惯了
    省立第三学院外。

    第三街。

    会宾酒楼,三楼包厢。

    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的林北辰,坐在靠窗的位置,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坐在桌子对面的凌迟。

    这个英俊异常但却冷淡如冰的年轻人,给他的感觉,好像是一台时时刻刻都在精密运转的机器一样,不管是走,立,坐,身躯永远都挺拔笔直,仿佛永远都不会有放松的时候。

    云梦城主凌君玄,膝下有二子一女。

    长子凌迟,次子凌午,小女儿凌晨。

    这三人,被称为二龙一凤。

    都是惊才绝艳,宛如月星一般的天骄。

    在风云行省过去的二十年里,曾经有四个年轻人,让同时代的天骄奇才连大气都不敢喘般陷入绝望,所有的风华都被这四人掩盖。

    第一个是卫名臣。

    第二个是凌迟。

    第三个是凌午。

    第四个是林听禅。

    卫名臣如今身在白云城。

    凌迟、凌午效力于帝国军方。

    林听禅下落不明。

    这些仿佛演义一样的排名故事,在云梦城中口口相传,是很多说书先生素材灵感的来源,耳濡目染之下,林北辰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所以在面对凌迟的时候,他心中充满了好奇。

    这位风语行省天骄二代目,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呢?

    也是因为凌晨吗?

    会不会直接把一万金币甩在他的脸上,然后冷冷地说一句‘你这个人渣离我妹妹远一点’,或者直接威胁‘你再敢看我妹妹一眼,我就打断你的狗腿剜掉你的眼珠子’?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林北辰很认真地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虚心接受凌迟的建议。

    如果真的有一万金币的话,那他会接受的更加诚恳。

    大道从心。

    装逼也是要分对象的。

    在林北辰打量着凌迟的时候,凌迟也在观察林北辰。

    他听说过林北辰的名字。

    作为一个军人,和北海帝国很多军中新星一样,他曾是‘战天侯’林近南的忠实拥趸和崇拜者。

    因为这位帝国十大名将之一,是唯一一个平民出身,不靠祖辈余荫,以一己之力,用一双拳头打出偌大名声的帝国军神。今年之前,林近南单战无敌,用兵如神,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从未有败绩。

    更何况林近南和他也一样,也出身云梦城。

    因为崇拜林近南,所以知道林北辰。

    在今日以前,凌迟都觉得,林北辰的存在,是林近南这个光芒万丈的英雄身边唯一的瑕疵。

    直到他在竹院外,见到林北辰,这种看法,立时改观。

    包厢里,安静异常。

    “你杀了人?”

    凌迟淡淡地开口。

    林北辰胳膊肘搭在桌上,左手搭在右手手背,下巴搭在左手手背,极放松的姿态,道:“嗯。”

    “杀了很多?”

    凌迟又问。

    林北辰道:“嗯,有点多。”

    “这是你第一次杀人?”

    凌迟又问。

    林北辰这才惊讶了起来。

    作为城主府的大公子,凌迟提前知道一些北荒山的消息,并不让人意外,但能够知道自己是第一次杀人,那就有点儿奇怪了。

    “大呃……你怎么知道?”

    林北辰差点儿将‘大舅哥’三个字叫出来。

    “因为你的心不定。”

    凌迟道:“你杀人的时候很坚决,现在却很茫然。”

    林北辰更加吃惊了。

    因为凌迟说的一点儿都不错。

    身在石城的时候,因为自身的危险处境,林北辰全身上下,所有的精神意志都是高度集中,身与心合一,毫无杂念,所以下手杀人,毫无负担。

    但回到云梦城,外部的危险消失,精神松懈下来,他难免又有些纠结。

    穿越之前的林北辰,不过是一个傲啸网络世界的普通宅男而已。

    杀人?

    杀一只猪都害怕。

    来到这个世界,也不过是数月时间。

    当他回想石城中发生的一切,想到那血淋淋的尸体和滚落一地的头颅,一想到自己竟然杀了数百人,就忍不住有点儿胆战心惊,一阵阵的后怕。

    更忍不住会想,自己杀的这些人里面,会不会有一些是被迫从贼,会不会有一些是无辜的,这些人死了,他们的子女父母会不会伤心……

    总之,这些情愫,好似是心魔一样,挥之不去,驱之不散。

    以前林北辰在网络上大骂其他人是圣母,妇人之仁,愚不可及,但当这样生与死的杀戮,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大多数时候,也只是被情绪控制的嘴炮。

    剥开那些并无多大意义的任性自后,自己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有血有肉的人,远远做不到影视剧中主人公那般杀人如麻,豪迈不羁和恣意随性。

    没有人一开始就是英雄。

    林北辰本以为,自己将这种精神状态掩饰的很好。

    没想到被凌迟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和你一样。”

    凌迟道。

    林北辰一听就知道凌迟说的是实话。

    因为他说的很认真。

    语气也很诚恳。

    林北辰有一种感觉,像是凌迟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说谎。

    “后来呢?”

    林北辰问道:“后来你是怎么克服自己的心态?”

    “没有克服。”

    凌迟道:“所以又去杀了一些人。”

    林北辰一呆。

    妈的。

    本以为这位曾经艳压了风语行省无数天才的凌府骄阳,会给出一种精妙无双的解析,或者是一种另辟蹊径的法门,但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答案。

    但他低着头仔细想了想,却觉得很有道理。

    可不就是这样嘛。

    心魔,又不是武道战技。

    哪里有什么固定的解决之道。

    自己能走出来,那就是走出来了。

    走不出来,那就多走几次。

    杀一次不习惯,那几多杀几次。

    杀的多了,就习惯了。

    林北辰突然觉得盘涩在自己心中的郁郁,消散了一些。

    凌迟又道:“你杀的那些人,是否都是该死之人?”

    林北辰当下点头。

    就以周诚等人对付火蔷薇的手段,又有石城之中的万毒洞以活人试药,斗兽场以人命赌博,蛀虫冒险者们,在北荒山中杀人抢掠种种行径,就该死一万次。

    “你莫非是觉得,他们死了之后,父母妻子却会悲恸?”

    凌迟又问道。

    林北辰又点头。

    这一句话,戳中了他的内心。

    凌迟道:“他们为恶之时,就应该知道,善恶到头终有报,早晚会有报应到来,可他们却从未想过,因父母妻子而停手,既然他们自己不怜爱自己的亲人,那你又何必多此一举,为这样的恶徒操心?”

    ------

    小黑屋锁多了字数,猜出来。 马上就二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