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五十九章 沐阳的“骚扰”
    顾晓笛在冯丫丫家吃过早饭,就带着郝童叫了一辆车赶回了自己的家里。

    她前脚刚进门,郝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晓笛,新年好。”电话那端的人格外的热情,却没有以往的那种亲切感,顾晓笛听得很是不自在。

    “嗯,妈,新年好。”她淡然地说道,叫习惯了妈,她一时竟然忘记了改口。

    她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再狠心一点,把郝家人的号码全部拉黑屏蔽掉,她想,她对郝母和郝父又于心不忍。

    “晓笛啊,我和你爸很想童童,你能不能把他送到J市几天?让他来陪我们一下?”电话那端人的语气里透着小心翼翼和些许的期待。

    “妈,你知道我和一名……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还请你,不要再为难我。”

    她拒绝,并不代表她冷漠,不近人情。

    她想,既然当时和郝一名说好的规矩,就是要遵守。

    “我知道,我都知道,这电话,如果一名知道,他纵然是不会让我打给你的,可是,我们真的很想童童啊。”电话那端的人,声音有些许的哽咽。

    “妈,过段时间再说吧,你和爸爸好好保重身体,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她淡然地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不想伤害任何人,尤其是郝父和郝母。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如何去面对他们?面对那个曾经自己以为最亲的一个家。

    她现在的心情是矛盾的,又是纠结的。她不想再见到郝一名,也不想再见到一切与郝一名亲密的人。

    就做个无情的人吧,她想。

    --

    接下来的每一天,顾晓笛都会开着车带着沐阳到处去耍,有时候是星巴克,她点上一杯咖啡,郝童点一杯奶茶,一个人玩手机,一个人看IPAD,一坐就是一个上午;有时候又是动物园,两人在动物园里走走逛逛又是一天;有时候是图书馆她和郝童各挑上几本书,一坐又是一天。

    她有时候也会坐在图书馆里傻傻发呆,深深思考“人活这一生,到底是图个什么乐子?”

    万千世界,无奇不有。她觉得世界很大很大,她好像还没有去过几个城市,中国的大好山河,她还没有细细的去跋涉。

    她想,从2018年开始,她每年都要带着郝童去跋涉中国两个以上的城市。

    她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的目光太过短浅,像井底之蛙。有很多大自然的未知,等着她云探索。

    这些天,唯一让她苦恼的事,就是每天沐阳的“骚扰”。

    早上七点会准时被他的电话吵醒,晚上睡觉前,又会准时被他的电话打扰。但,她从来没有去接通过,一次也没有。

    她不接电话的后果就演变成了沐阳每天下午13:14分的定时短信。

    年初二:女朋友,在干嘛?我最近几天有点忙,都在酒店这边,不能去陪你和童童了。

    (顾晓笛当时的心里是这样想的:自作多情,谁稀罕你陪?)

    年初三:女朋友,在干嘛?怎么又不接我电话?短信也不回?我今天新签约了一批订单,改天请你吃大餐。

    (顾晓笛当时的表情直接鄙视,谁稀罕你丫的大餐!)

    年初四:女朋友,想我没?这两天我老做梦梦到你,你在梦里还对着我傻笑。

    (切,这人臆想症犯了吧?顾晓笛骂了他祖宗十八代)

    年初五:亲爱的晓笛,在干嘛?想我没?

    (你丫的谁啊?想你干嘛?顾晓笛对这男人实在无语)

    年初六:笛儿,今天我在办事的路上看到一女孩子的背影特别像你,我还以老天开眼,让我偶遇了你,结果跑上去,大失所望……还被人骂了一句“神经病”

    (哈哈,顾晓笛大笑,你的确有病,病的还不轻)

    年初七:笛儿,我这样叫你,你喜欢吗?我觉得这样叫你,显得咱俩特别的亲密。

    (……亲密你鬼啊,流氓)

    年初八:哈哈,哈哈哈,总算守得开云见天,明天不见不散,女朋友,晓笛,笛儿。

    (流氓!流氓!谁管管这流氓?)

    --

    年初九,早教机构正式开业了。

    按韩盛文的话来说,他希望在这条道路上能长长久久,所以就和沐阳订在了年初九上午九点,正式开业。

    新年新气象,新年新面貌,商场里到处喜庆一片。

    三楼的早教机构的门口,挂满了六个红灯笼,在商场里望去,特别的扎眼。

    按冯丫丫的话来说,因为不能放鞭炮,也不能放烟火,只能挂几个灯笼来点缀一下新年的新气象。

    今天所有雇佣的老师都全部来报到了,当然,除了顾晓笛之外,还有六个新老师。

    那些人基本上都是从学校毕业才半年之久的学生模样的人物,一脸的青涩。而且,他们所学习的专业都是英语专业,都是过了六级的人物。

    只有顾晓笛一人是半路出家的“和尚”,她多多少少会有些紧张。

    当沐阳介绍到她并称呼她为“顾老师”时,她不免又羞涩脸红了一回。

    当所有人都解散被韩盛文支配出去忙不同的工作时,沐阳又逮住了机会,把顾晓笛一人留在了会议室。

    他笑吟吟地审视着她,并没有开口。

    她今天穿了一件墨绿色的风衣,里面配了一件白色的针织衫,下身穿了一条格子的阔腿裤,头发被她稍稍揶在了耳朵后,嘴上涂了豆沙色的口红,脸上打了粉底,看起来特别的精致和漂亮,又不失成熟女人的味道。

    他看得有些如迷,她被他盯得有些发毛。

    “那个……沐……沐总,你如果没有特别吩咐的话,我就先出去忙了。”她一方面想尽快的逃离,另一方面也想尽快的云熟悉一下资料,下午有一切她的试听课,会有很多大班的家长参加。

    他从位子上站起来,抹去脸上刚刚的笑容,一脸冷峻的走向她身边,凑近她,低声道:“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像是礼貌的问候,实在在质问。

    “我为什么要接你电话?”她腹诽,“那个,我没看到。”她面不改色地撒谎。

    他楞了一下,随即又开口道:“我发的短信,你为什么也不回?”

    “啊?你有发短信?我没有收到?”她故作惊讶的说道。

    “什么?你不会把我的手机号都给拉黑屏蔽掉了吧?”下一秒,他直接黑脸。

    “我倒是想来着……”她小声嘟嚷。

    “呵,怎么会?估计是我家信号不太好。”她觉得这个借口找的不太高明。

    他突然盯着她,再次凑近她的耳畔低语:“笛儿,你知道吗?人说谎的时候会有一个下意识的动作,那就是会不自觉的搓自己的手指头。”

    此时,正在搓手指头的顾晓笛,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他依旧面不改色道:“我这是习惯,还有,那个沐总,请你以后对我尊重点,我叫顾晓笛,不叫笛儿,更不是你的女朋友。”

    她说话的语气里透着冷傲和不羁。

    “你情人节都收了我专门为我女朋友准备的巧克力,还想耍赖不成。”他坏笑着看着她。

    “你……我还你一盒。”她气急败坏。

    “好啊,我要同样牌子的。”他坏笑。

    “你……无赖。”她再次气急败坏。

    “今天中午,陪我用膳,我就原谅你了。”

    “我不是你的丫鬟,也没有必要听你的。我也不是你女朋友,更没必要占用你宝贵的时间,还请沐总另约他人吧。”

    她高傲的说完,正打算离开会议室时,他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一脸内敛地看着她说:“顾晓笛,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我想要让你做我女朋友。”

    “呵”,她轻笑,“沐先生,你了解我多少?你和我认识才多久?就敢轻易的说喜欢,你不觉得自己太幼稚,又不把感情当一回事吗?”

    “谁说感情是用时间来衡量它价值的?我对你,很是了解,我认定了你,就不会再改变。”他说的深情和坚定。

    “可惜我不是你。像沐先生这么优秀的人,我可不敢高攀,还请沐先生自重。”她冷冷的说完,就挣脱了沐阳的胳膊,走出了会议室。

    沐阳看着她那孤傲又娇小的背影,眼神里尽是心疼,“女人,我知道你在怕什么,我对那些都不在意,我在乎的是今后的你。”

    就算你是一块石头,我也会把你焐热的,他想。

    --

    顾晓笛离开会议室,径直去了老师的办公室,她从现在开始,要打起200%的精神,为下午那一趟试听课做准备,她在心里想着,至于沐阳什么喜不喜的,她都给抛之脑后。

    距离中午吃午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沐阳去儿童玩具房间,偏心地叫上郝童,两人就出去了。

    韩朵朵不开心地泪眼汪汪地对冯丫丫告状,说沐阳叔叔是示人,把她的郝童哥哥给拐骗走了。

    冯丫丫被她那可爱的小模样搞得啼笑皆非。

    一个小时后,沐阳手里提着几份盒饭,一手牵着开心的郝童回了早教机构。

    冯丫丫见状对沐阳撇撇嘴:“师哥,这追我家晓笛,真是够下功夫的。”

    沐阳浅笑,淡淡地说:“你家晓笛可不好追啊。”

    冯丫丫狡黠:“那沐师哥需要我出招吗?”

    沐阳莞尔:“不用,人生大事,不容小觑,我自由打算。”

    冯丫丫憨笑:“那沐师哥加油,等着你的凯旋。”

    “这是你们一家三口,拿去。”沐阳一副“吃饭还嘟不上你嘴的架势”。

    冯丫丫笑嘻嘻地接过沐阳手中的三盒套餐,又笑吟吟地看向童童:“童童,你吃了吗?”

    “嗯,我和沐阳叔叔吃过了。”郝童颔首。

    “那我们一起去陪朵朵妹妹吃午饭好不好。”

    “嗯。”郝童又点了点头,随即对沐阳开心的说拜拜,就跟着冯丫丫走了。

    临了,冯丫丫又对沐阳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