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四十七章 尘埃落定
    郝一名昨天从郝家大宅出来时,他就直接把手机给关了机。他从J市回到H市后的当天,就去了一家有包厢的网吧,他在那家网吧里给自己开了一个包厢。那将近二十二个小时的时间里,他都把自己蜗居在那家网吧里,吃喝拉撒全部在那网吧里给解决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2日,终于到了郝一名最后兑现承诺的期限。

    他看了看自己那钱包里仅仅剩余的一张百元大钞,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自嘲的微笑,他现在几乎是身无分文了。

    “得失万事总由天,机关用尽枉徒然,人心不足蛇吞象,事到头来螂捕蝉。”他不由得在心中感叹自己当下的境遇。

    他又看了看自己手腕上手表的时间,已是早上七点。

    从这家网吧开到公司,最多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他在心里琢磨着,就走出了网吧。

    刚走出网吧的大门,就有一股刺骨的北风吹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了扯,又把头向衣服里缩了缩。然后,他就那么呆呆地站在网吧门口,又抬头看了看天,“嗯,今天是个好天气,万里晴空。”他小声嘀咕了一句,又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向停在网吧车位上的自己的车旁边走去。

    他开着车,直接去了一家早餐点,给自己点了一桌子丰富的早餐,狼吞虎咽起来。那景象好像他吃了这一餐,明天再也吃不到了一样的留恋。

    他卡着时间吃完了早饭,就开车着车向公司驶去。

    当他的车开到公司大门口时,他又把车停靠在马路边上,怔地发起呆来。

    他坐在车里,看着那标志性的红色的公司招牌的大LOGO,和那些正迈着急匆匆的步伐赶时间去公司上班的同事们,他竟然哽咽的哭了起来。

    那些人,真是像极了曾经的自己,也不知道多年后,他们是否能经得起诱惑?不忘初心地依旧在这里奋斗着?他又在心里感叹道。

    他郝一名,这次是彻底完了,为了一时的贪欲,竟然搭上了自己将近三分之二的人生!真当不值得!他深深的忏悔!

    好傻!他又觉得自己那个时候真的好傻。

    男人一生最大愿望不就是一家人幸福满满,有老有小地快乐生活吗?他郝一名,已经把这些最珍贵的东西都给弄丢了,他肝肠寸断地在心里想着。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把眼里那湿润的东西使劲地给憋了回去,这才一脚油门,把车拐进了那个让他没有经得住诱惑的公司里。

    --

    顾晓笛一早就给LIN打去了电话,她把郝童送去幼儿园后,就叫了一辆车直奔郝一名的公司,也是自己原来的老东家。

    当她赶到那家公司时,已是上午8:50,已到了上午上班的时间。她看了看手机,没有未接来电,还好,说明郝一名被LIN拦下了,没有出现突发的状况。

    她笑着走到保安亭,说明了她是来找LIN的,那保安对她还有些许印象,让她登了个记,便直接把她给放了进去。

    虽然她离开这家公司已过去了三个多月,但她走在那公司里的柏油路上,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和久违的感觉。

    如果知道自己辞职后,会发生这么的事?那她还会不会做出当初那样的选择呢?她在心里想着,又下意识地摇摇头,其实,她也不知道。

    有人说,人生的每一步,都是在出生时被提前安排好了的。

    顾晓笛以前不相信,自从她上一次大难不死时做完那个奇怪的梦后,她就会不自觉地相信这些看起来似有似无的东西。

    正在她迈步遐想时,她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LIN,她马上接通了。

    “到了没?郝一名刚刚被叫去了总裁办。”电话那端的人着急地问道。

    “嗯,在楼下,马上到研发大楼。”

    “好,你直奔十九楼的总裁办吧。”

    “嗯,好,我马上就到。”

    她说完,就匆忙地挂了电话,迈着焦急的步伐向着那一幢威严的大楼奔去。

    --

    沐式企业的酒店大楼里,沐阳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审视着沐式企业2017年最后一个季度的财务报表。

    他一脸严肃地看着那财务报表上的数字,嘴角下意识地微微上扬。

    最后一个季度的财务指标不但完成了,还比上个季度增长了20%的比例,这个收入是客观,员工们的年终奖今年可以再上调一些了,他在心里琢磨着。

    他又看了看手腕上自己手表的时间,脸色又下意识地沉重了起来。

    自从上次从韩盛文那里知道,今天是郝一名被最终裁定的日子,他就开始有些担心她。

    他有些担心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能摆平那些对她来说不再关乎她的事?

    他想到这里,轻轻地合上了自己的电脑,然后拿上车钥匙,穿上那件宝蓝色的风衣,急匆匆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他要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再此和她假装偶遇呢?他一边开车,又一边沉思。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眉头微微紧皱,嘴角下意识地撇了撇,就接通了耳朵上的蓝牙耳机。

    “喂。”他低沉不悦道。

    “干嘛呢?你今天不来早教中心?这马上春节了,我们定个时间讨论一下,什么时候开个年度总结大会?”电话一接通,电话那端人男人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

    “韩老弟,好歹你也是半个股东,这事你完全可以自己定夺,你定好时间通知我便好。”他低沉地说道。

    “啧啧啧,我也就是客气一下,出于礼貌给你打声招呼而已。”电话那端的人酸酸道。

    那家伙次次非要将他一军,心里才会平衡,他在心里腹诽,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小太阳。

    “好,那我一切听从韩总的吩咐。”他笑着说道。

    “这还差不多,那我定好了时间通知你啊。不过,你今天到底去干嘛了?假也不请一个?”电话那端的人又不死心地问道。

    “重要的私事。”他简短地回答道。

    “哦?私事?你眼下除了追追我们家晓笛之外还有什么重要的私事?”电话那端的人一口八卦的口吻。

    “呵,她什么时候成了你们家的晓笛了?”他在心里腹诽,然后又开口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说:“我在开车,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就挂了。”

    还没有等电话那端的人再次开口,他就挂了电话。

    电话被挂掉的一分钟后,他的微信就收到了一条语音“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莫非你今天又跑去和她偶遇了?”

    他听完后,禁不住地呵呵笑出了声来,那家伙不当他的军师真是可惜了。

    --

    高新区一家研发大楼十九楼的总裁办,顾晓笛正正襟危坐在那总裁办的会客间的沙发上,郝一名正耷拉着脑袋站在那帝边。

    一位坐在顾晓笛对面的年纪在五十岁左右西装革履地的男人,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紫砂壶,正不厌其烦地在他们面前醒茶、泡茶、倒茶,然后品茶。

    紧张的气氛大概持续了一刻钟,直到财务总监拿着顾晓笛先前交上的那张银行卡,走到那位饮茶的男人身旁,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之后,那男人才泰然自若地放下手中的茶杯,笑吟吟地看向了顾晓笛。

    那男人挥了挥手,让财务总监出去后,他才对着顾晓笛开口道:“刚刚财务核查过了,那笔账目对头。所以,你们可以回去了。”

    顾晓笛马上起身,看着那男人恭恭敬敬地说:“董事长,真是谢谢你了。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她说完,又恭敬地鞠上了一躬。

    那男人看着顾晓笛笑笑,又撇了一眼郝一名道:“你回办公室收拾收拾你的东西,现在就即刻走人,这么好的一位老婆,要好好珍惜。”

    郝一名默然地点头致谢后,就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顾晓笛难为情地又连连抱歉的对那男人说了几句“对不起”之后,就跟了出去。

    刚走出总裁办的大门,就赫然地看到郝一名,依靠在那走廊的窗户边上。

    当他看到她走过来时,他赶紧站直了身子,像一位犯错的孩子似的,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

    “今天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当她拿出那张卡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以前所干的每一件混账事,她都已经知道了。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会帮他?

    “不必谢我,我都是为了郝童,和你没有关系。”她冷冷地回答道。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我还是想说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好好珍惜你,是我罪有应得。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我真的不知道前段时间,你爸爸去世,还有你发生车祸的事,每每想起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畜生,希望你不要恨我,不要带着恨意活下去。”

    她看着眼前的那男人,哑然失笑,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的悔恨自责地诚心的当面给她道歉,她心如止水,再无波澜。

    她灿烂的笑了,她知道,她真的已经把他给放下了。

    “你不用和我对不起,本来感情这种事,就没有对错,只有你情我愿。你对我来说,早已是过去式了,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我只希望你以后为了郝童,能做到洁身自好,不要再去做一些触犯法律的事。对了,那房子的事,还真是谢谢你了。你放心,我会和郝童好好的生活的。咱们就此别过,再见。”

    她高傲地说完,就潇洒地走向了电梯口。

    他张口结舌,他看着那曾经在自己面前把他宠成孩子似的心里只有他的女人,他又再次湿润了眼睛。

    他知道,从他背叛她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她。

    顾晓笛走出公司的门口,又站在那公司的门口向里眺望,“再见了,我的青春,再见,我曾经的一切。”她笑着在心里嘀咕。

    然后,她毅然地转身,大步向前迈去。

    一切总算是尘埃落定了,她的新开始也将要起航了,她在心里想。

    她还不知道,此时,她的身后,正有一辆黑色的大奔,正悄然地不紧不慢地跟着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