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二十八章 苍天有眼
    翌日下午,沐阳刚赶到早教机构,就被早已等候他的韩盛文叫到了会议室里。

    韩盛文看着沐阳,一脸凝重地说道:“有个急事,我觉得你出面最妥当,是应该让你表现的时候了。”

    沐阳看着韩盛文那复杂的表情,随即问道:“还有什么急事,是你老韩解决不了的,非要我出马解决?”

    “不是我解决不了,我觉得这事非你莫属。”韩盛文看着沐阳,又一本正经地说道。

    “呵呵,什么事?搞得这么严肃?”

    韩盛文看了看沐阳,随即又开口道:“是关于顾晓笛的,你觉得是我出面解决还是给你一个表现机会?”

    本来还面带微笑的沐阳,听到韩盛文这么一说,脸色一沉,当即斩钉截铁道:“废话,当然是我了。快说,需要我做什么?”

    韩盛文看着沐阳那猴急的样子,咧嘴一笑道:“看来,你老这次真的是动的真格的了。”

    “废话,你以为我在给你开玩笑,快说,别卖关子了,到底需要我做什么。”

    韩盛文收起笑脸,看着沐阳认真地说道:“给她请一个有名的、又能保证她能打赢官司的律师。”

    “打官司?她要和谁打官司?”沐阳本能地反问道。

    “还能有谁?就她那不要脸的老公呗。现在拿着孩子的抚养权,来要挟顾晓笛净身出户呢。”

    “呵呵,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他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竟然敢这么难为我沐阳看上的女人,我看他真是活腻歪了。”沐阳冷笑着,阴森着脸说道。

    韩盛文看着他那样,只觉得后背微微发凉,心里禁不住担忧地腹诽道:“他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我说那个师哥,你只负责给顾晓笛找律师,其它的事情,就不劳烦你插手了。”韩盛文看着沐阳,又小声地开口道。

    沐阳用一双犀利的眼神看着韩盛文,青筋暴露地低沉道:“你觉得,我既然知道了,还会袖手旁观吗?”

    韩盛文听完,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他看着沐阳,壮着胆子又开口道:“那还请师哥手下留情些,不要做的太出格。”

    沐阳看着他,冷哼一声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韩盛文看了看他,心中有无限感慨,他又拍了拍沐阳的肩膀道:“如果当年,顾晓笛第一个遇到的是你老人家,她也不会受这么多苦了。”

    “谁说不是呢?但是,我保证,今后的每年,都要让她比弟妹还要甜。”沐阳说着,就笑着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韩盛文上一秒还在因为自己没有深思熟虑就找到沐阳而自责,当他后秒,看到沐阳那已恢复如初的嬉笑模样后,又全然释怀。

    “和这小子聊天,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还真是受不了。”韩盛文又禁不住地在心中腹诽。

    --

    还有半小时,就临近中午下班时间点了。冯丫丫坐在办公室的位置上,看了看手表,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和车钥匙,就偷偷向办公室外溜去。

    她这是要去会会郝一名,她倒要看看他郝一名有什么本事?竟然要这样威胁顾晓笛。

    冯丫丫就是那种一身充满江湖义气的女子,如果在古代,她绝对是一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人士。

    她把车开到郝一名的公司门口时,差不多刚刚赶上郝一名公司下班的时间。

    她坐在车里,并没有马上下车,而是眼睛不眨一下地紧盯着郝一名的公司大门。

    她在守株待兔郝一名,她听顾晓笛说过,郝一名平时不喜欢在公司里吃午饭,最喜欢去公司外面的那些餐厅里就餐,所以,她想,郝一名今天肯定也会出来的。

    果然,差不多过了一刻钟,郝一名出来了。

    但,出来的不是郝一名一个人,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短发的女人。

    奇怪的是,那跟在他身边的女人时不时东张西望一下,走出公司大门后,还有意地和郝一名分开了一段距离。

    但坐在车里的冯丫丫,用女人的直觉和她火眼晶晶的眼神判断,两人之间绝对不是简单的同事关系。至于是什么关系,她还不好判断。

    她坐在车间,看着两人即将走远,她马上带上墨镜,发动车子,不仅不满地开着车,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MD,这两人吃个饭,还竟然选这么园的地方?”

    冯丫丫开着车,在那两人身后不紧不慢地跟了足足有二十分钟,终于在一家韩式烤肉的餐厅门前停了下来。

    她在周边随即找个停车位,在车里简单地把自己武装一下,就下了车,赶紧朝着那家韩式烤肉店跑去。

    进了餐厅,她左右张望一下,终于在餐厅最后面的最不起眼又有些隐蔽的角落里,看到了熟悉的郝一名的身影,他的对面还坐着的正是那个短发的女人。

    冯丫丫悄悄地走了过去,走到紧挨着郝一名身后的那个餐桌上,和郝一名背对背地坐了下来。

    她刚坐下,餐厅里的服务员就拿着菜单笑嘻嘻地向她走了过来。

    她墨镜也没有摘下,就接过那服务员手中的菜单,随即就指着那菜单上的韩式烤牛肉和石锅拌饭下了单。

    冯丫丫全程都没有开口,仅用手势点餐,那服务员对她充满了好奇,但还是依旧对她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冯丫丫现在无暇估计这些,她现在要搞明白,郝一名和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

    冯丫丫点餐完毕后,那服务员就离开了。

    她拿出手机,假装玩起了手机,其实,她已经悄悄地打开了手机上的录音。

    她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地、竖着耳朵,倾听着身后那一男一女的对话。

    “一名,你和那女人到底怎么解决?你真的要和她打官司吗?”

    “一名?那女人竟然唤郝一名叫一名?他们关系竟然这么亲切?那她口中的女人莫非说的就是晓笛?”冯丫丫听到后不由得在心中腹诽。

    这个时候,她又听到郝一名开口道:“昨天如果不是因为我爸,那傻女人怎么可能会从我手上带走郝童?我当然不会和那傻女人打官司了。不然,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前功尽弃了吗?”

    “那你打算怎么办?怎么才能从她那里拿走所有财产?”只听那女人又急切地开口问道。

    “放心,我不是吃素的。我是学什么的?这还不好办?随便给她扣个在外面找野男人的帽子,她都拿我没辙。”

    冯丫丫听到这些话时,就能想想出那背着他坐的郝一名卑鄙龌龊的嘴脸,她不由得感觉心中一阵反胃,看着那服务员端上的食物,也索然觉得无味。

    她的拳头在餐桌下越握越紧。如果不是在墨镜的遮挡下,她现在愤怒的眼神,都能把整个餐厅融化掉。

    “讨厌,死鬼。”她又听到那女人娇嗔道。

    “对了,你什么时候和他提出离婚?你肚子时的家伙可不等人的。”

    “小点声,小心隔墙有耳。”

    “放心,不用这么紧张。我们都已经暗度陈仓这么久,连我们的爱情结晶都有了,还不照样没有引人任何人的怀疑吗?”

    “距离我们成功还有一步之遥,你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接下来,我们两个就少约会,少在一起吃饭吧。我要趁着这端时间,把能转移走的财产,全部转移到我们两人的第三账户上。再怎么着,也要给我们孩子一个富足的未来吧。”

    “好,一切听你的。谁让我这么爱你呢?你小心点,别被那家伙发现了。”

    “放心,就他那傻样,和你们家那傻女人不分上下,不会的。”

    ……

    一句句不堪入目的话语,充斥着冯丫丫的耳膜,让她阵阵作呕。她又趁着坐在她身后的那两人还在愉快地用餐时,她就悄悄地结了账单,走出了餐厅。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走到车里,开着车,守在餐厅门口,拍到那对让人恶心至极、人面兽心的男女的五官照片。

    “真是没有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苍天有眼,一切得来全不费功夫。”

    冯丫丫坐在车里,不由得喜极而泣地感慨,全然晓笛这些年,妥妥地爱上了一枚货真价实的渣男,还好,最后苍天有眼,让她得到了这么一个重要的彻底击垮郝一名那个渣男的证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