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二十七章 兔崽子
    郝家大宅的客厅里,郝父和郝母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一脸凝重地看着坐在他们对面的郝一名。

    过了许久,郝父终于打破了三人沉默的气氛,他看着郝一名厉声地质问道:“你个兔崽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今天给我们解释清楚,解释不清楚,你就休想离开郝家大宅半步。”

    郝一名看了看郝父和郝母,又故作委屈地撒着弥天大谎道:“爸,顾晓笛她就是一灾星。这些年,她不知道背着我们,偷偷给了她娘家人多少钱?前一段时间,她弟弟出车祸,又被她挥霍了不少。我妈这一摔,她商量也没有给商量就把工作给辞职了,我就说她两句,她这还来上劲了,说什么都要和我离婚。还威胁我,让我净身出户,否则,一辈子都别想让我们再见到郝童。这不,这前几天,她一个人,又匆匆地回H市了,待了几天,今天才回来,真不知道她背着咱们又在干些什么呢?”

    “她如果真敢带走我大孙子,我和她势不两立,还反了她了。”郝母一听到顾晓笛要带走她的大孙子,开始激动起来。

    “你说的可是真的?她弟弟出了车祸?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没有给我们知会一声?还有,这几天晓笛又回去做什么?你这个当老公的也不关心一下。”

    郝父听到郝一名的话,和郝母的反应截然相反。

    “就她那弟,活着也是一祸害,还不如死了倒让人省心。”

    “郝一名,你怎么说话的?顾晓笛既然是你的妻子,那她的弟弟就是你的弟弟,你这么不关心人家,还有这种歧视的心理,难怪她会和你提出离婚。如果我是个女人,我也会选择这么做的,你自己什么德行我心里有底数。”郝父又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爸,你怎么老是向着顾晓笛说话呢?我和你才是一家人。”郝一名看着郝父不满道。

    “就是,老头子,这个时候,我们要和儿子站在统一占线上。就她们那娘家一家人,我着实也没有瞧上,当初要不是看晓笛那孩子稳重懂事,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一名和她结婚的。。”郝母又见缝插针地补充道。

    “是啊,爸,那女人脑子就是有坑,她家里人都那么对她了,她还既往不咎。还幸亏我发现的早,要不然,等她把我们的财产全部转移了,我岂不是人才两空?”郝一名看着郝父和郝母,又煞有其事地添油加醋道。

    “什么?她还敢转移财产?”

    果然,郝母一下子就被郝一名的话题吸引了,郝一名见状,心里窃喜。他又马上抓住机会瞎编乱造道:“妈,是啊,我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是那种人。前几天,她利用她弟出车祸,把我们所有钱都给转移走了,就差点把我们那套房子给卖掉了。”

    “你和既然是夫妻,她弟弟出那么大的事,肯定是需要钱,不得已而为之,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爸,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这么糊涂。我妈这次摔伤,她有这么尽心尽力吗?”郝一名又灵机一动地补刀道。

    恰巧,在郝母摔伤的那段时间,是顾晓笛部门赶上了一波又一波新员工培训的时候,也是她那段时间最忙的时候。但她第一时间,就给郝一名很多钱,让他解决了郝母的住院费,还让郝一名给郝母请了小时工。但,郝一名,从来没有说过,这些是顾晓笛让他做的。

    郝母想想,郝一名说的也是有道理的,不由得哀叹道:“唉,真是作孽啊,竟然没有看出来她是那种人。我们在心里,早就把她当作半个女儿来对待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真是寒了我们的心啊。”

    郝父则是一脸凝重的表情,没再吭声。他心里无论如何,都无法把顾晓笛和郝一名口中的那个顾晓笛联想到一起的,他还是对郝一名的话半信半疑。

    郝一名见郝父迟迟不表态,随即又见缝插针地说道:“就看看顾晓笛那原生态的家庭,她骨子里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唉,儿子,你也别太难过。你如果真的要打官司,妈妈和爸爸都会站你这边,支持你的。”郝母看着郝一名又安慰道。

    郝一名故作忧伤地点头道:“嗯,就是可怜了我家童童。”

    郝父听完,哀叹一声,起身就向屋外走去。

    郝一名看着那已基本被他用谎言说服成功的父母,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

    顾晓笛从郝家大宅离开后,就一路疾驰地向H市赶去。

    郝童向来都是一位懂事的娃娃,他坐在后排,安静地看着顾晓笛,一路上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顾晓笛回到H市的家里时,整个小区已灯火通明,她看了看手表已是晚上20:00时。

    她在车库停好车,就带着郝童去了小区门口的餐厅,简单地吃个了便饭。

    晚饭结束后,她就带着郝童直接回了家,早早把郝童哄上了床。

    临时前,她又语重心长地和郝童谈了一番,告诉郝童,她和郝一名的婚姻已破碎,要离婚的事实。

    郝童听后,只是很委屈地说一句,他想要爸爸和妈妈和他永远在一起,一家三口永远不分开。

    顾晓笛看着郝童,心里五味杂陈,但她又细细地给郝童疏导一番,告诉他,即使她和郝一名分开了,她也会甚至比以前更爱他。

    郝童不再做声,顾晓笛也不知道,那幼小的郝是否能明白她话的意思?反正,和他说完后,她又担心郝童心里上会受到创伤,又给郝童做了一会儿心理疏导。直到郝童开心的睡去,她才放心的蹑手蹑脚地离开了郝童的房间。

    她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拿着手机,沉思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时间,就给冯丫丫发去了一则微信。

    既然,她决定了要和郝一名打官司,那就得找个好的律师,在这一点上,冯丫丫的人脉要比她广得多。

    顾晓笛这边的消息刚给冯丫丫发过去,冯丫丫那边的电话就拨打了过来。

    “喂,你还没睡?还是又被我吵醒了?”顾晓笛压低了声音问道。

    “没睡,还早呢,我现在不到23:00,基本上不睡觉。”电话那端传来冯丫丫愉悦的声音。

    “哦,怎么越大还熬上夜了?这习惯可不好。”

    “嘿,知道了,以后改。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几天我可担心你了,那边的事都处理好了吗?”

    “嗯,今天刚到的,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你看看明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碰一面吧,我有急事要请你帮忙。”

    “什么急事?你现在就告诉我吧,不然我晚上又担心你担心的我睡不好。”电话那端的人又笑着说道。

    “唉,我就是怕你睡不好,刚刚就没敢给你打电话,我还以为你早睡了,才给你发的一则微信。如果知道你还没睡,我就不发那条微信了。”顾晓笛略愧疚地说道。

    “好了,咱们俩谁跟谁,就别说这些见外的话了。快说,什么急事?”

    顾晓笛下意识地哀叹一声道:“郝一名,他用郝童的抚养权来要挟我,让我放弃所有的夫妻财产,我决定要和他打官司。所以,要麻烦你帮我找个好一点的律师。”

    电话那端的冯丫丫,本来是靠在床头,脸上贴着面膜,轻松地和顾晓笛打着电话的。突然听顾晓笛这么一说,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撤掉自己脸上面膜,狠狠地捏在手里,对着电话这端的顾晓笛激动地叫道:“什么玩意?他要拿郝童的抚养权来要挟你?我看他是活腻歪了,我不整死他。”

    本来还躺在冯丫丫身边看着书的韩盛文,看到冯丫丫的举动,又听到冯丫丫的话音,也突然合上了书本,坐了起来,好奇地看着冯丫丫。

    “丫丫,你先不要激动,你就帮我找个好律师就行。剩下的事,我一个人会搞定,这官司我只能赢,不能输。”

    “好,我知道了。你不用怕,我们都在。”

    “嗯,你也不用因为这事和那样人置气。他如果能轻易的放手的话,那他就不是他郝一名了。”顾晓笛又对着电话那端的人宽慰道。

    “嗯,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吧,这事包在我身上。”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韩盛文见冯丫丫挂了电话,马上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又是顾晓笛吗?”

    冯丫丫看着韩盛文,气愤地说道:“郝一名那畜生,竟然拿郝童的抚养权来要挟晓笛,让她主动放弃夫妻财产,净身出户。我真是被郝一名那畜生气死了,竟然这么欺负晓笛,MD,看我不整死他。”

    “这么说来,他郝一名还真不是个东西,竟然这么的不要脸?他真是个兔崽子。宝贝,你也不必因为那种人生气,这事,也不用你出马,你老公我稍微动动手指头,他郝一名就惨淡了。”韩盛文看着冯丫丫又宠溺地说道。

    “谢谢老公,还是我老公最好了。”冯丫丫看着韩盛文随即撒娇道。

    韩盛文看着冯丫丫那娇滴滴的样子,不由得心间悸动,他看着冯丫丫眼神迷离地轻声道:“来,让老公抱抱,老公抱抱你,心情立马就好了。”

    冯丫丫随即咧嘴就笑了,她看着韩盛文又娇滴滴道:“讨厌,人家的脸还没有洗呢,你乖乖等着我,我去洗个脸马上就来。”

    冯丫丫说完,又向韩盛文抛了个媚眼,这才笑嘻嘻地向洗漱间走去。

    韩盛文看着冯丫丫那模样,整个一风情万种,他笑着对洗漱间里的人叫道:“快点,老公等你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