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二十章 此人我要定了
    顾晓笛家的一楼是客厅和厨房及客房,二楼是顾晓旭的专属地盘,三楼则是顾叶盛和苗一横的地盘。

    二楼总共有三个房间,一间厕所,一间顾晓旭的卧室,另一间超级大的将近有一百多个平方的大房间,则是顾晓旭娱乐的房间。

    那里面有台球桌、有电脑桌和游戏机、还有跑步机、沙包等一系列的健身器材,俨然像极了健身俱乐部。

    而顾晓笛的房间则是在一楼的、朝东边的、一间三十来个平方的客房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书桌,外加一个简单的衣柜外,再无其它。

    顾晓旭从医院接回家后,顾叶盛为了避免上楼下楼的困难问题,就直接把他安排在了那一楼的位于东面的那间、原本属于顾晓笛房间的客房里。

    顾晓笛走到那房间的门口,轻轻敲了敲房门就把那一扇门推开了。

    此时,那躺在床上的顾晓旭,正惊恐地瞪着双眼紧盯着门口的方向,当他看清顾晓笛后,脸上马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姐?姐,你可来了,我好想你啊,你是来接我的吗?”顾晓旭看着顾晓笛在床上激动地挥着手叫道。

    顾晓笛看着那顾晓旭真诚的眼神,不由得的分了神,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姐,姐。”

    顾晓旭看着那有些楞了神的顾晓笛又挥着手,兴奋地叫道。

    顾晓笛马上回过神来,用力地挤出一丝微笑,走向了顾晓旭的床边,又温柔地说道:“姐来了。”

    --

    H市,商业中心五楼的一家新疆菜餐厅里,沐阳和韩盛文正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吃着烤羊排和羊肉串。

    韩盛文用两只手,托举着一个大羊排,津津有味地啃着,还时不时用眼扫射一下,那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沐阳。

    等他手中那个羊排啃到还剩余三分之一的时候,他又抬起头,颇有深意地看着沐阳说道:“你小子那天说的真爱,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会是狂我的吧?”

    沐阳放下手中的酒杯,微笑着看向韩盛文说:“那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怎么好开玩笑?再说了,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吗?难得动情,只要是认准了,绝对动的是都是真情。”

    “我去,不会吧,说的这么吓人。他口中的那人,如果真的是顾晓笛,他难道还要横刀夺爱不成?”韩盛文在心中暗暗叫道,他又面不改色地看着沐阳试探道:“那什么时候,带过来让我瞧上一瞧?我这人看人贼准,也好给你把把关,万一你这次看走眼了呢?”

    “嘿嘿,我对我自己的眼光还是满有信心的,那绝对的是独特到位。”沐阳又嬉笑着说道。

    韩盛文看着他那一脸的自信,不由得又在心中腹诽:“我去,喜欢有夫之妇,那味道不独特才怪呢。”

    韩盛文又一大口啃掉那羊排上的一口肉,即使那羊肉里现在饱满的汁水在他的唇舌之间荡漾,他也感觉索然无味。

    他现在的心思,完全没有在吃上。

    韩盛文又洋装若无其事的拉家常:“我觉得我老婆那闺蜜,是真好。听丫丫说,她好像是真的已经决定离婚了,可惜哦。”

    他说完后,又马上微微抬起头,观察着他对面那男人沐阳的反应。

    果然,沐阳听完,眼底闪过一丝兴奋。但,那种兴奋一闪即逝。

    他面部毫无波澜地看着韩盛文说道:“真的啊?听起来是有点可惜,感觉很不幸。但,我觉得,她在那一段婚姻里如果不幸福的话,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她还挺明智的。她应该是一位很有远见的人,挺好的。”

    “明智?挺好?人家都要离婚了,你小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如果没有鬼,谁会信?”韩盛文禁不住又在心中腹诽。

    即使沐阳在韩盛文的面前,再怎么抑制自己的情绪,隐藏自己的内心,但韩盛文还是从他的眼底看出了门道,从他的话里听出了蛛丝马迹。

    下一秒,只见韩盛文放下手中那仅剩余一口的羊排,然后又从餐桌上撕开那一个纳米湿毛巾,一脸凝重地擦拭着自己手上的油脂。

    沐阳见状,看着他笑问道:“怎么了?不吃了?”

    韩盛文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放下手中那个湿毛巾,抬起头,严肃地看着沐阳说道:“我说你小子,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喜欢她?”

    沐阳诧异地看着韩盛文,随即咧嘴笑笑,没底气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反问道:“你没喝多吧?我喜欢谁了?”

    “好了,你在我面前就不用再掩饰了,我什么都发现了。我说的是谁你还不清楚吗?”

    “我说你这人还真是奇怪,你到底看出来什么了?我喜欢谁了?”

    沐阳说完,就把那手中那半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又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现在其实紧张极了,但他,又很矛盾。他极希望韩盛文能猜出他的心思,他又怕韩盛文猜出他的心思,他在做着最后的思想斗争。

    韩盛文看了看沐阳,又叹气道:“唉,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撒谎,一撒谎就会露馅。你撒谎时,有一个动作,你自己不知道吧?”

    沐阳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问道:“什么动作?”

    “你小子只要撒谎,就喜欢下意识地去摸你的鼻子,这说明你心里有鬼,紧张,在做掩饰。”

    沐阳还在摸着鼻子的手,突然停下了,又很不自然地把手放回餐桌上,惊愕地看着韩盛文吞吐道:“什么跟什么?乱说。”

    韩盛文笑笑,随即直截了当道:“我如果猜得没有错的话,你看上的那人是顾晓笛吧?”

    “呵呵,怎么可能?”沐阳冷笑着反驳道,明显,他的分贝低了很多。

    他又禁不住地在心中腹诽:“韩老弟这小子真是鸡贼,还真被他猜对了。”

    他现在的心里已是翻江倒海,还在纠结着到底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呢?

    他感觉自己的耳根越来越热,他又故作镇定地给自己倒上一杯酒,直接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然而,当他所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对面的那个人,一直用眼睛死死地在盯着他,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

    “不要硬撑着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韩盛文还是抢在他的前头,先开了口。

    “咳咳咳”

    沐阳洋装被吓得咳嗽起来,就是不回答韩盛文的问题。

    韩盛文像早就料定沐阳会这样似的,又看着他坚定地说道:“你是想让我把我发现的,告诉我的老婆冯丫丫吗?”

    果然,韩盛文说出的这个威胁,对坐在他对面的男人,真的很有效果,他马上就停止了咳嗽。

    下一秒,就见他马上转换成嬉笑的表情看着韩盛文嬉笑道:“韩老弟,不要这么严肃嘛,看得人家好怕怕啊。”

    “他竟然没有继续否认,那么说,我猜的真的是对的?”韩盛文禁不住地在心中腹诽。

    还没有等沐阳反应过来时,韩盛文猛地从那位子上站起来,不相信地看着他,激动地问道:“这么说,你还真的是看上顾晓笛了?”

    由于韩盛文的动静太大,引得周围一片人的好奇目光。

    沐阳不好意思地示意韩盛文坐下后,他又正襟危坐地看着韩盛文,开口道:“我是认真的,但你放心,在她没有离婚之前,我绝对做到不会轻易的去打扰她。”

    “你还认真的?我看你简直就是胡闹。”

    韩盛文先前没有得到沐阳的肯定时,心中还有一丝侥幸,希望他猜到的一切都假的,但现在,真的得到沐阳的肯定后,他心中竟然有一股莫名的火焰窜了上来。

    “韩老弟,你先不要生气,你先听我说。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单着,我承认,喜欢我的女人也不少。但,我就是感觉自己没有遇到过那么一位,看一眼就能让我走心的女人。我和顾晓笛总共见面也不过四次,人家都说事不过三,我就是第三次,在你家遇到的她那次,不知道为什么,她就那么看我的一个怔怔的眼神,好像一下子就被她看到我心里去了,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隐藏着一种常人无法体会到的忧郁,我再也无法忘怀。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是控制不住地想去了解她,关心她,想她。”沐阳看着韩盛文,真情流露地说道。

    韩盛文听后,又认真地看着他问道:“年龄上你比我大,我觉得你早就过了那种一见钟情的年纪。你要想清楚,你如果只是和她玩玩,我请你离她远一点,不要去招惹她,她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如果是想和她一直走下去,那我也请你想清楚,她一旦离婚,就是离过一次婚的女人,而且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你想过没有,无论你们两人在家庭地位上,还是其它物质条件上,都不匹配,我觉得你们一点都不合适。我劝你,感情在还能收住时候,现在就收住吧,你们真的不适合。”

    “我说韩老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封建,我不在乎这些,我只在乎感觉,我觉得,她就是我一直等待的那个人。”

    “你不在乎,你的家人不在乎吗?你怎么就那么肯定,顾晓笛一定也会喜欢上你呢?你也太过于自信了。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我怕你以后更失望。”

    “只要我用心,我不怕我捂不热她。只要她能看得上我,我甘愿为她下刀山,上火海。”沐阳看着韩盛文又坚定地说道。

    “哥,你脑子真的没有病吗?你总共才见了人家四次,才说了几句话而已?就这么肯定她就是你等待的那个吗?我对你这种三十好几的男人,还能说出这么幼稚无厘头的话来,真是无语。”

    “爱情这种东西真的说不好,心动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不过你和弟妹都老夫老妻的了,肯定不会理解我此刻的心情。”

    韩盛文一脸凝重地看着他,又苦口婆心地说道:“你如果非要坚持自己现在的选择,我还是那句话,三思而后行,免得你以后搞砸了,我们两连朋友都没得做。”

    “绝对不会,你这个请放心。我什么时候做事不靠谱过?”

    “那倒也是。但,还有一点,这一切,都要等顾晓笛彻底和她的第一段失败的婚姻结束后,你再考虑和行动你和她的事。”

    “这个你自然放心,我心里有数。”沐阳又嬉笑着说道。

    “唉,你说你小子,让我说你什么好呢?那么多条件好的女人你不喜欢,你非要……唉。”韩盛文又禁不住数落道。

    “她在我眼里,比那些女人都优秀。”

    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韩盛文直接无语,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沐阳看着韩盛文又开口道:“我保证,我这次真的是认真的,而切是走心的。还有,还请你替我保密,这事除了你知道我知道,不要再告诉其他人,尤其是你那老婆。”

    “放心,孰轻孰重,我比你有分寸。但,这段时间,你都不要再见她了,我怕你控制不住,再擦枪走火。”

    “呵呵,怎么会?”

    “依我对你的了解,还真不好说。让你心有所属,原本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本该替你高兴来着,而我现在,却有一中莫名的沉重啊!大哥,你选择的这条路,可不好走啊。”韩盛文看着沐阳又语重心长地说道。

    沐阳看了看韩盛文,然后又给自已和韩盛文,各倒了一杯酒,随后他端起酒杯,看着韩盛文铿锵有力地说道:“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不管我这条路多么艰难,既然我选择了,我都会坚持走下去,今天我还在你面前保证,此人我要定了。”

    说完,他端起那酒杯一饮而尽。

    韩盛文看着他对面的男人,竟然有一股莫名的感动油然而生。

    韩盛文随即也端起那酒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一饮而尽。

    真不知道应该替顾晓笛伤心?还是开心?韩盛文禁不住又在心中腹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