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十八章 陷入深渊
    病房里。

    冯丫丫坐在病床边,一勺又一勺地喂食着顾晓笛那保温桶里的,解酒豆豆汤。

    顾晓笛面无表情的本能地一口接一口地喝着,这汤的味道是微甜的,喝起来没有任何的渣渣很是顺口,但喝到顾晓笛的嘴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现在喝着的解酒豆豆汤,竟然是一位在她心中还没有任何地位的男人、甚至对她来说还有些陌生的男人,为她精心熬制的。

    她现在只是难过地在心里幻想着,如果此刻守护在她的病床边上的是郝一名,他正在一勺一勺地深情地看着她,并宠溺地喂着她喝着这个汤,那画面应该是多么的让人幸福和欣慰啊。

    她想到这里,眼泪又禁不住地滚落了下来。

    冯丫丫看着顾晓笛那模样,心里又难受又心疼。

    她把那豆豆汤放在顾晓笛病床旁的桌子上,又抓起病床上顾晓笛的双手认真地说道:“亲爱的,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的。现在你什么也不要想,咱们要尽快把身体养好。既然要离,咱也要风风光光地和他郝一名离婚,要让他郝一名知道,你顾晓笛不是好欺负的。他也别想从你这里拿走多余的一份不属于他的东西。”

    顾晓笛一边流着眼泪,又一边对着冯丫丫点了点。

    “还有,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尤其不能碰酒。”冯丫丫看着顾晓笛又叮咛道。

    顾晓笛突然抬起头,看着冯丫丫撕心裂肺地哭着说道:“丫丫,我的童童怎么办啊?我的童童怎么办啊?”

    冯丫丫擦拭着顾晓笛脸颊上的泪花,禁不住黯然在心中黯然:“唉,可怜了郝童。”

    她随即又看着顾晓笛,洋装坚定地对晓笛说:“不怕,有我们在,绝不会让郝童受到伤害的。”

    “我竭尽所能地想给童童一个完整的幸福的家,怎么到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为什么啊?”顾晓笛一边哭着又一边痛苦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喃喃自语。

    是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她不明白,她也想不通。

    她又觉得,她这辈子就是一个错误题的结合。

    从出生的不幸,再到现在婚姻的不幸,她突然迷茫的不知所措。

    她甚至觉得,像她这种人,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走一遭。

    此时,她的心底,竟然涌出一个对生活无望的念头。

    “晓笛,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冯丫丫站起身,把那病床上已失控的顾晓笛,揽入她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她安慰道。

    顾晓笛原以为自己找到了今生的挚爱,可以和他执子之手,白头偕老,谁知那到头来只不过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罢啦。

    这些年,她用生命爱着的男人,处处珍惜的男人,只不过把她当成了不用花钱的老妈子。

    这对顾晓笛来说,是多么可悲又讽刺的荒唐之事?

    --

    三天后,顾晓笛在冯丫丫的陪伴下出了院。

    冯丫丫再三叮嘱顾晓笛,和郝一名做最后一次的谈判。不管是郝童的抚养权,还的她们双方的财产的分割权,她都希望顾晓笛掌握主动权,他郝一名,多余的一分一毫都别想从这个家里拿走。

    顾晓笛傻傻地蹲坐在客厅里,痴痴地回忆着这些年和那个男人的点点滴滴,到头来才恍然大悟,好像这些年,都是她一个人在围成里演绎着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

    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她那时每天有条不紊忙碌着工作和家庭的身影,而他身后的那个男人要么很晚归家,要么就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悠闲地、视如无人地、自顾自地玩着游戏。

    “原来,我早已被他冷落了好些年。”

    她模糊着双眼沉闷地低声呐喊,泪水再次滑过她那瘦小的脸颊落在那客厅的地板砖上,瞬间形成一朵朵水花。

    这些年,她把郝一名的不管不问视作一个男人的宠溺,活在自己编织的童话世界里。

    她以为郝一名那种放手的爱是对她宠爱到极限的大爱,殊不知,那是早已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一种表现,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自嘲的傻笑。

    “好傻,我真的好傻,我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

    客厅里又再次发出了顾晓笛低喃的痛苦的沉闷声。

    她现在犹如从那童话的梦中彻底醒来一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唤“顾晓笛,你真是个傻帽”。

    她缓缓地站起身,脚步不听使唤地走到客厅的玻璃落地窗户面前,看着外面的一切。

    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涌上她的心头,只见她的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下一秒,只见她搬来一个凳子,放在那玻璃窗户前。她先把那层锁住的窗纱打开,又把窗纱后面的另一层玻璃也相继打开了。

    随后,她直接从那窗户上,伸出去半个身子,从十六楼的高空向下望去,瞬间一股寒冷的气息向她袭来。

    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从这里跳下去,尘世所的一切痛苦应该就会结束了吧?”

    她喃喃自语,空洞的眼神里看不出一丝希望,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更加诡异。

    突然,只见她紧抓那窗户边框的双手也相继放开了,她那身单力薄的身影,就像一束已凋零的玫瑰,没有了一丝的生气,就那么萎靡不振地地矗立在那窗户的边缘,就犹如她现在站在悬崖边一样。

    只要轻轻一跳,什么都结束了!

    都结束了!

    她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诱导她,她还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跳下去?不跳?

    跳下去?不跳?

    她的思绪犹如进入了死循环。

    此时,她有三分之二的身体是靠着那没有关闭的窗户边缘的。

    只要这时,有人轻轻地在后面推她一把,又或者是,她的一个不小心,身体稍微有十度的倾斜,她那单薄的身躯,也会马上从这十六楼的高空,一缀而下。

    此时此景,看得人那叫一个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手机“叮铃铃的“铃声突然就从客厅里响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又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身体毫无防备地向前倾斜了一下,她浑浑噩噩的本能地双手抓住了那窗户的边框。

    好险!真的好险!她刚刚差一点就要掉下去了。

    只见她哆嗦着从那凳子上爬了下来,她几乎是颤抖着双腿移步到那茶几旁边的,然后又一屁股蹲坐在了那沙发和茶几之间的缝隙里。

    她此刻连电话也忘记去接了,就那么呆呆地蹲坐在那里,还没有从刚刚自己惊魂的那一刻走出来。

    “顾晓笛,你难道真的就这么一死了之吗?死了还要让郝童背负一个“母亲跳楼”的光环吗?”

    她自嘲地在心中呐喊,两行清泪又禁不住地冲洗着她的脸颊。

    她最终还是畏惧了,向生活妥协了!她又自嘲地在心中默语。

    --

    电话那端的人,貌似非常的执着,那手机的铃声,一直不停地在吵闹着。

    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那手机依旧如此吵闹。

    顾晓笛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伸出手,就够到那放在沙发上的手机,下一秒就接通了。

    “喂,亲爱的,在干嘛呢?怎么在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那端的人,已改如往的清脆,此时正透着一股莫名担忧。

    “哦,丫丫,你……你找我有什么事?”电话这端的顾晓笛,呆呆地无脑的问道。

    “你在干嘛啊?我一个前面右眼一直跳个不停,我担心你,就打过来了。你……你不会又干什么傻事了吧?”

    顾晓笛这才反应了过来,她马上故作镇定地对电话那端的人说道:“丫丫,你不用担心我,你就好好上班吧。你这样每隔一小时一个电话,你不忙吗?再说,让公司知道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就安心地上班吧。”

    自从她出院后,冯丫丫害怕她再做傻事,每天定时定点平均每一小时都给她打一通电话,顾晓笛知道,冯丫丫这是担心她才会这么做的。

    “假如,就刚才,如果冯丫丫的电话没有及时打过来,那么她今天是不是真的还会再做傻事?从那么高的窗户上一跃而下呢?”顾晓笛又在心中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好,你没事最好。那我就放心了。”

    “你最近几天,为了我的事,都没有休息好,真是对不住了你放心,我以不会再让你担心了。你就安心上班吧,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做任何的傻事。”

    顾晓笛嘴巴上这么说着,然而好的心里却没有任何的底气,整个人都空洞洞地。

    “嘿嘿,那就好吗。对了,你和郝一名打算什么时候谈判?”

    “明天周六上午。”

    “那好,我明天一早就过来把郝童接到我家里来,你好好和他谈。”

    “不用你来接,我早点给你送过去。”

    “好的,在家里等你。”

    “嗯。”顾晓笛默然地点着头。

    冯丫丫交待完后,就挂了电话。

    顾晓笛哀叹一声,又一屁股蹲坐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谈?应该如何去谈?她空洞的眼神,没有一丝光芒,好像一切都陷入了万丈深渊,压得的她没有一丝喘气的机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