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十五章 顾晓笛酒精中毒
    一个小时后,顾晓笛家的门,终于被开锁的师傅给打开了。

    冯丫丫对着那开锁的师傅,又叮嘱他再重新为顾晓笛家换上一把新锁后,就一个箭步冲进了顾晓笛的家里。

    冯丫丫刚走到客厅,就感觉到一股呛鼻子的酒气扑面而来。

    当她的目光搜寻到茶几周围时,就发现那茶几上,还有那茶几周围的地上,东倒西歪地躺着一地的易拉罐的啤酒瓶子,甚至在沙发的一角,还看到了一瓶被喝光的二锅头的酒瓶子。

    她在心里暗暗地大叫一声:“不好,晓笛是喝不了酒的。”

    下一秒,只见她在客厅里着急地东张希望,也没有搜寻到顾晓笛的身影。

    她又马上跑到厨房,卧室,书房,但,还是依旧没有找到顾晓笛的身影。

    正当她站在客厅不知所措时,她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马上拨打起顾晓笛的手机。

    “叮铃铃”

    顾晓笛熟悉的手机铃声,从她家紧挨着厨房那间的卫生间里,传了出来。

    冯丫丫又马上朝着那间卫生间跑了过去。

    当她刚走进那卫生间门口时,就看到了那脸朝下,整个身体都趴在卫生间地板砖上的顾晓笛。

    “晓……晓笛,晓笛,你怎么了?”

    冯丫丫微颤着用发抖的声音叫喊着,跑到了顾晓笛的身边,马上就蹲了下去,她又颤抖着一只手伸到顾晓笛的鼻孔前,试探着她是否还有气息?

    当她试探道顾晓笛微弱的气息时,马上轻轻地把顾晓笛从地上翻转过来,把顾晓笛的上半身拥入到了她的怀里。

    当她看清满脸苍白、嘴唇发紫不省人事的顾晓笛时,吓得冯丫丫哇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门口的正在换着新锁的师傅,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好奇地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

    当那师傅看到冯丫丫和怀时的那个时,一脸的惊愕。

    冯丫丫看着那师傅颤抖着声音语无伦次地叫道:“师……师傅,麻烦你……麻烦……你马上帮我拨打120,快,快啊。”

    那师傅终于回过神来,二话不说的就掏出手机,拨打起电话来。

    “晓笛,你不要吓我啊,你醒醒啊。”冯丫丫瘫坐在地上使劲地摇晃着那不醒人事的顾晓笛哭着喊道。

    “妹子,救护车应该过会儿就到,我那锁还差一点就好了,我马上去换,这是新锁的钥匙,你先拿着。”那师傅说完,就递给冯丫丫一大串钥匙,然后着急地向门口跑去。

    那师傅估计想趁着救护车来到前,把剩余的活给干完吧?我们姑且这样认为吧。

    冯丫丫接过那串钥匙,紧紧地抓在手里,然后又露出一股锋芒的眼神,咬牙切齿道:“郝一名,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轻饶你,绝对不会!”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就看到120的救护车从顾晓笛家的楼下匆忙地驶去。

    --

    “老公……老公,你快来,晓笛正市一医院抢救呢,医生说她是深度酒精中毒,已陷入了深度昏迷。”

    冯丫丫无助地站在市一医院的抢救室门外,哭着给韩盛文打去了这么一通电话。

    “啊?老婆,你先别着急,我马上就到。”只听电话那端人迟疑着说完就匆忙地挂了电话。

    此时,正和沐阳一起在餐厅悠闲地涮着火锅的韩盛文,突然接到冯丫丫这么一通电话,饭也顾不上吃,挂了冯丫丫的电话后,他就马上站起身一边着急地穿上外套,又一边对坐那对面位置上,还在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的人说道:“我老婆那闺蜜正在医院抢救呢,我先走了,你一个人慢慢吃。”

    沐阳诧异了一下,随即也马上紧跟着站起身道:“走吧,你刚刚喝酒了还怎么开车?开我的车去吧。”

    说着两人就小跑着出了餐厅。

    好像一切都是提前安排好的一样,沐阳平时那么喜欢喝酒,可今天中午他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变得对酒索然无味起来。

    沐阳一路疾驰到医院,韩盛文紧张地一直抓着副驾驶头顶上的把手,好几次都是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看着沐阳。

    “这小子看起来怎么比我还急?”

    这是韩盛文心中一路都充满疑虑的问题。

    终于到了医院,沐阳把车停好,两人就一路狂奔地向抢救室跑去。

    --

    “怎么样了?现在人怎么样?”

    一到抢救室门外,韩盛文就看到那站在门外一直紧盯着抢救室大门的冯丫丫。

    “老公,你总算来了,晓笛还在里面抢救呢。她明知道自己不能喝酒,却又喝了很多酒,她这不是自寻短见吗?”冯丫丫看到韩盛文马上哭着说道。

    “没事,没事,有我在。”韩盛文马上下意识地拍怕冯丫丫的肩膀安慰道。

    沐阳站在他们两人旁边,下意识地搓着双手,看着那抢救室大门上刺眼的“抢救中”三个红红的大字,又看了看冯丫丫轻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冯丫丫看了看沐阳,又疑惑地看了看韩盛文。

    韩盛文马上心领神会地指了指沐阳对冯丫丫解释道:“哦,你给我打电话时,我们两人正吃着午饭呢,我刚喝酒了,所以是沐阳开车送我过来的。”

    这毕竟是顾晓笛的私事,冯丫丫觉得没必要告诉沐阳,随即她看着沐阳道:“谢谢你了沐师哥,晓笛就是酒喝多了,你先去忙你的吧,这里有我们在就行。”

    “不用,我回去也没有什么事,等人醒了我再走吧。”沐阳说着又用求救的眼神看了看韩盛文道。

    “对对对,等人醒了再走,万一有什么事,多个人也好多个帮手。”韩盛文马上附和着说道。

    正在这时,“抢救室”那三个字熄灭了,随之那抢救室的门也被打开了,只见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从里面走了了来。

    “医生,人怎么样?”冯丫丫马上着急地走向那医生问道。

    “人是抢救过来了,还要再观察两天看看,病人酒精过敏你们作为家属的不知道吗?怎么还敢让她喝酒?如果再晚一点,人都抢救不回来了。”那医生一边摘着口罩一边看着三人责怪道。

    “对不起啊,医生,我们以后不会了。”韩盛文看了看冯丫丫又对着那医生保证道。

    刚刚送晓笛来医院,家属责任人要签字时,冯丫丫慌忙中对医生撒了慌,说她是顾晓笛的亲妹妹。

    “来一个人跟我去拿下住院单子,顺便把医药费交一下。”那医生说着就向前走去。

    “我去吧,你们先在这里好生照顾好她。”沐阳说完,就跟着医生跑了过去。

    此时,挂着点滴的顾晓笛也被几位护工从抢救室里推了出来,冯丫丫只顾着眼前的顾晓笛,压根就没有去留意沐阳的反应,反倒是韩盛文看着沐阳那远去的背影,又在心里对他多了一丝疑虑,在心里不由得打起N个问号。

    --

    “郝一名,你大爷的,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站在顾晓笛病床边的冯丫丫骂咧咧对着电话那端人说道。

    还好,顾晓笛所在病房是单人病房。不然,人家又不知该怎么来评价冯丫丫了?

    “冯丫丫,你有病吧?”只听电话那端的人对骂道。

    “你TMD的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冯丫丫气得像个泼妇一样又骂道。

    下一秒,韩盛文马上抢过冯丫丫手中的手机,又用手势让冯丫丫保持冷静,他接起了电话。

    “喂,郝一名,是我,韩盛文。”

    “哦,盛文,你好啊。”电话那端的人诧异了一下又说道。

    “好什么好?你老婆刚从鬼门关抢救回来,你这老公怎么当的?”韩盛文对着电话那端的人不客气道。

    “她怎么了?”电话那端的人声音明显提了一截问道。

    “酒精中毒。”

    “哦。”电话那端的人听到韩盛文的回答后,只是毫无感情的回应了一个字,再也没有了下文。

    韩盛文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又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说道:“不过现在人已经没事了,丫丫让我告诉你,今天你去幼儿园接郝童放学,好好在家带孩子,千万不要让郝童知道晓笛在医院。”

    “嗯,好的,谢谢你了。那我明天把郝童送到学校后,再去医院看看她。”

    “你看着办吧。”

    韩盛文撂下这么一句就挂了电话。

    “我呸,什么人嘛,老婆都这样了,还明天来医院?”韩盛文挂了电话也忍不住地对着那电话呸道。

    “郝一名就是一畜生!唉,真是可惜了晓笛了。”冯丫丫心疼地看着那病床的顾晓笛,一边骂道又一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好了老婆,消消气,和他那人不值当。”韩盛文又安慰道。

    “对了,晓笛家里刚换了锁,钥匙还在我这里,郝一名他进不去,那童童晚上睡哪里?”冯丫丫突然摸着衣服兜里的钥匙又担忧地说道。

    “那我给郝一名再发一个信息,他愿意来拿钥匙就来拿,不愿意就随他去吧,他总归是有地方住的。”韩盛文又安慰道。

    “嗯。”冯丫丫点了点头。

    “人还没有醒吗?”

    此时,沐阳拿着住院单走了进来。

    “没有呢,估计要到明天早上了。”韩盛文又说道。

    “那个住院费我已经交好了,这是单子,那我先回去了。”沐阳看了看病床上的顾晓笛又看着韩盛文说道。

    “谢谢啊,师哥,今天真是麻烦你了。”韩盛文说道。

    “谢谢你,师哥,那钱回头让盛文给你。”冯丫丫又客气地补充道。

    “一家人不用说两家话,谁出都一样。你们好好照顾她便是,我先回去了。”沐阳说完,又瞟了一眼那躺在病床上,脸色发白的顾晓笛,就径直走出了病房。

    “什么叫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谁出都一样?这小子到底在说什么呢?”韩盛文又在心中疑虑道。

    而此时的冯丫丫依旧沉浸在担心顾晓笛的思绪中,完全没有去深究沐阳话里的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