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六章 郝一名变了
    郝一名走到书房,一把撤掉自己脖子上的领带,外套随手就丢到了电脑桌上,他鞋子也没有脱掉,就和衣躺在了书房的沙发上。

    他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拿出自己头下面的抱枕,随手拉开抱枕的拉链,只见刚刚还是一个抱枕的枕头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薄薄的被子,随即就被他盖在了身上。

    不一会儿,书房里就传出了郝一名沉闷的呼噜声。

    也许,他是真的累了吧。

    顾晓笛有好几次都在书房门外徘徊,她站在门外,一会儿把耳朵凑近门上听听里面的动静,又一会儿把手抬起来又放下,但她始终没有敲门,也没有推开书房的门走进去。

    她想着,就算郝一名真的忘记了今天是他们两人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但只要郝一名对她的态度再真诚一点,再向她认个错,再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她都不至于这么生气。

    但,郝一名什么也没有做,一开口就从主观上在指责她。

    顾晓笛一个人落寞地回到了卧室,一个人坐在床上委屈地哭了一会儿,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这注定是一个失眠的夜晚,直到天快亮时,那床上的人才没有了动静。

    --

    天空彻底放亮时,顾晓笛的闹钟准时响了起来,她躺在床上迷糊中习惯性地把手向旁边摸了摸,结果什么也没有摸到。

    她突然像意识到了什么似得,马上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她起的太过猛烈还是因为昨晚睡得太晚?她感觉眼前一阵眩晕,火冒金星。

    她顺手把一枕头拿到怀里,然后把自己那晕乎的脑袋给放在了上面,小憩了一会。

    过一会儿,她觉得差不多好了,就马上起床奔赴书房。

    当她打开书房的门走进后,才发现郝一名已经不在了。

    她又习惯性地向书桌上看了看,查看是否有郝一名给她写的什么道歉之类的贴贴纸?结果一张贴贴纸的踪影都没有搜寻到。

    她又不死心地走向餐厅,发现餐厅的餐桌也是冷冷清清的什么都没有。

    “唉。”她本能地叹口气,失望地向厨房走去。

    以前,只要她和郝一名两个人吵架,郝一名都会第一时间主动认错,从来不会有隔夜仇。

    但这次,郝一名不但一晚上没有回卧室,而且一早就不见了踪影,这让顾晓笛的心里着实憋屈的很。

    “他变了。”

    这是顾晓笛从昨天到现在,郝一名的态度直接给她的第一直觉。

    她自认为,女人的直觉有时候是真的很准的。

    --

    她怀揣着五味杂陈的心情,给郝童简单地准备了早饭,又等郝童吃完早饭把他送到幼儿园后,这才心事重重又向家里赶去。

    她刚一进家门,就把手中的钥匙扔到门口的鞋柜上,然后就马上从裤子兜里掏出手机,一脸凝重地给郝一名拨打起了电话。

    结果,那边响了半天依旧没有人接听,顾晓笛气恼地把房门“嘭”一声关上,就朝着客厅走去。

    走到客厅里的沙发旁边,她把手机使劲地扔在了沙发上,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此时,整个房间里安静极了,顾晓笛就那么呆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依旧毫无动静的手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又过了一会儿,她又重新把手机拿在手上,拨打起电话来。

    这次电话那端响了两下就被接通了,还没等顾晓笛开口,就听到电话那端的人笑着问道:“亲爱的,想我了?这个点给我打电话难得哟。”

    “丫丫,我觉得郝一名变了。昨天那么重要的日子他竟然忘记了,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说。我昨天就委屈的跟他抱怨几句,他就不耐烦了,一个晚上都在书房没有理我,今天早上天一亮就没了踪影。我刚刚打他手机也没有接。”顾晓笛在电话这端一股脑儿委屈地对冯丫丫诉说道。

    “我昨天都告诉你了,不要对你们家郝一名抱有期望,尤其是他最近这么忙。”冯丫丫在电话那端试着安慰她。

    “丫丫,他以前不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自从我辞职回家后,我就觉得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是不是我选择辞职回家带娃这条路真的错了?现在惹他嫌弃了?”顾晓笛在电话这端说着心中的猜疑。

    “郝一名那种人,不变才怪。”好像一切都在冯丫丫的意料之中一样,她禁不住在心中腹诽。

    然后,又不动声色地地找着能劝说顾晓笛的理由,在电话里安慰起她来。

    “亲爱的,我觉得吧,你就是一下子从百忙之中的职业女白领,回归到现在这种慢节奏的全职太太的生活,还不太适应。就郝一名那样,他还敢嫌弃你?你啊就是太敏感了,千万不要一个人胡思乱想。”

    “丫丫,你知道吗?他昨天竟然去K歌到半夜才回来,期间一个电话也没有给我打,他以前真的不会这样的。”顾晓笛又在电话这端一根筋地说道。

    “亲爱的,你们家郝一名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只是以前,你眼里有工作,自然就没有太多精力去关注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地只盯着他郝一名。看他那那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吧?”

    冯丫丫此时的心里,竟然有一种,想让顾晓笛尽快看清郝一名真正本性的想法。

    “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他真的变了。”顾晓笛凭着女人的直觉又重复道。

    “好了亲爱的,不要再追究这个问题了,也不要再去深究他郝一名是不是真的变了?再说了,昨天也不是什么非过不可的节日,没必要抓着不放,都老夫老妻的了。”冯丫丫又在电话那端说道。

    即使她心中对郝一名有再多的不满,此时她也不能火上浇油了吧?

    针对这样的结局,冯丫丫昨天早就预料到了,这是郝一名一贯的的作风。所以,她昨天才那么用心地给顾晓笛准备了礼物。

    显然,那礼物还是没有达到冯丫丫的预期效果。

    --

    顾晓笛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干坐着发了半天的呆。

    她第一次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人生思考阶段。

    “郝一名是真的嫌弃我了吗?”——主观意识下,顾晓笛给自己自定的敏感话题。

    “我真的就这样一天天的在家里荒废下去吗?”——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迷茫。

    “如果一年后,我再次迈入职场,面试官问我这一年都做了什么?难道我要回答他,我每天就在家里躺尸吗?”——她对自己未来的又不确定,犹豫,纠结,彷徨。

    “不是的,我的人生不是这样的。我要的生活不是这样的,现在感觉这一切都和我的计划全乱套了。”——她又给自己施加无形的压力。

    她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

    她时不时地眉头紧皱,又时不时把右手大拇指放在唇边下意识地啃咬,偶尔又无助地把头埋在自己的双膝间踌躇不安。

    这几个动作,她下意识地重复来,又重复去,直达她的手机发出一个声响,她才从那种思绪中分离了出来。

    她打开手机,发现是郝一名发来的一条微信。

    “一直在开会,找我什么事?”透过手机,都能猜想到那端人冷漠的样子。

    她默然地看着那一句话,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随即她就回了过去:“没事,你忙吧。”

    再接下来,那手机又恢复到了死寂般的安静。

    “呵呵”

    她低沉的冷笑一声。

    竟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和郝一名的聊天模式也变得如此心照不宣了?她暗自在心中嘲笑默语着。

    “不管多么美好的爱情,随着年轮的转动,终究有一天也会发生转移吗?还是说,我压根就没有真正遇到自己的爱情?”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一个起身落寞地从沙发上走向了卧室。

    她乏了,昨天将近一个晚上的失眠,她现在真的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