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第五章 结婚纪念日吵架
    韩盛文和沐阳下象棋一个小时后,冯丫丫又给他们端来了一大盘水果。

    冯丫丫看着沐阳客气道:“沐师哥多吃点,这些红毛丹还有鸡蛋果,是我专门从三亚海淘回来的。”

    “对对对,多吃点,不要客气。”韩盛文一边下着象棋也一边客气地礼让道。

    “不用,不用,我今天中午吃得甚饱。殊不知弟妹做饭竟然这么好吃?。”沐阳看着冯丫丫由衷地赞叹道。

    冯丫丫听到这样的话,面部表情骤变,微微尬笑一下就找理由赶紧离开了客厅。

    沐阳一头雾水地看着韩盛文不解地问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韩盛文向客厅外张望了一下确定冯丫丫已经走远后,马上凑近沐阳神秘道:“其实我今天是占了你们的光,今天这顿饭吧,是她闺蜜烧得,我这老婆可没有这么好的厨艺。”

    “真的?她那闺蜜还这么能干?”沐阳笑着好奇道。

    “那当然,人家不但上得了厅堂还下得了厨房。”韩盛文语气里充满了欣赏。

    “哦,原来你前面说的你今天有口福了就是指这个?”沐阳又恍然大悟道。

    “嗯,那当然。不过可惜了,听丫丫说她这闺蜜最近刚从大公司里的人事总监的职位上辞职,现在专心在家带娃。”韩盛文又一脸惋惜道。

    “啊?为什么呀?”沐阳又一脸好奇地问道,全然没有发觉自己的失态。

    沐阳觉得,顾晓笛那么年轻就能坐到人事总监的高管职位上,那么除了她本身优秀之外,她肯定比别人付出多倍的努力才换来的。既然那么努力换来的,为什么又轻言放弃了呢?他很是好奇。

    “具体的没问丫丫,再说,她那闺蜜的事我问太多不太好。”韩盛文一边下象棋又一边认真地回答道,全然没有发觉沐阳的异样。

    “照你这么说,那她做事一定是那种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的性格吧?”沐阳看着韩盛文又若有所思地问道。

    韩盛文拿着象棋的手,突然悬浮在半空中,看着沐阳意味深长地问道:“咿,不对啊,你小子怎么会突然对一个陌生人这么感兴趣?我以前可没见过你这个模样哟。”

    “有吗?哪有?我只是喜欢八卦而已。”沐阳故作轻松地回答道,马上把视线从韩盛文的目光中逃离了出来。

    韩盛文看着沐阳的反应没有说话,只是呵呵地笑笑,又半信半疑地又下起了象棋来。

    沐阳看着韩盛文那样,即便心中有再多的好奇,也没敢再开口探讨顾晓笛的事情。

    --

    郝一名连续一个月为了赶项目,周末都没有在家。

    有时候,晚上他很晚回来时,顾晓笛和郝童也早已进入了深度睡眠。

    2017年12月6号,农历十月十九,是顾晓笛和郝一名七周年的结婚纪念日,又俗称“铜婚”。

    话说每个婚姻都会经历三年之痛和七年之痒的说法。

    顾晓笛没有经历过三年之痛,更不想经历什么七年之痒,所以她对这次的七周年结婚纪念日异常的在乎。

    她想给郝一名一个浪漫难忘的结婚纪念日。

    这天一早,顾晓笛把郝童送去幼儿园后,就直奔蛋糕店。

    她专门订制了一款心形的红色玫瑰的蛋糕,取名为“唯一挚爱”,还让店员在那蛋糕上秀上了“love you”的字母。

    最后,她又奔赴海鲜市场和菜市场,购买一些海鲜及牛肉还有一些郝一名爱吃的蔬菜,这才满意的开着她的车打道回府。

    她回到家里,又把家里重新打扫一遍,并温馨地用气球和蜡烛布置了一下,这才开心的一头扎进了厨房,看着时间开始忙碌了起来。

    临近下午三点的时候,顾晓笛还专门给郝一名发去一条微信,确认他晚上下班回家的时间?

    郝一名说他晚上不加班,他们的项目已在收尾,他会很早回来的。

    顾晓笛收到郝一名回复过来的微信,一脸难掩的笑意。

    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来了女生版本的周杰伦《甜甜的》的歌曲,“我轻轻地尝一口,你说的爱我,还在回味你给的温柔;我轻轻地尝一口,这浓浓的诱惑,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感觉整个厨房都在她欢悦的音符下舞动着,那活泼乱跳的基围虾,时不时就从水盆里调皮地跳到了盆子的外面;那张牙舞爪的螃蟹在蒸锅里也不安分,把那锅盖挠的吱吱响;那油锅里的牛排也不甘落后,同时争先恐后地发出滋滋的声音;甚至连那电砂锅里的鸡汤都发出咕咚咕咚的清脆声。

    只见顾晓笛随着煎牛排的铲子的节奏,身体也慢慢地有节奏地舞动了起来。

    “咚咚咚”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她停下了一切,她咧嘴笑笑就跑到了门口,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顺丰的快递小哥,两手抱着一个粉色的鲜花的盒子站在她家的门外。

    “您好,请问是顾女士吗?”那快递小哥面带微笑的看着她问道。

    “嗯,是的。”她幸福笑着回答道。

    此刻的她心里甜蜜极了,她就知道这么重要的日子,郝一名肯定是不会忘记的。

    这就是郝一名给她的惊喜,她看着那粉色的鲜花礼盒,在心里开心的想着。

    “这是你的花,请签收。”那小哥又说道。

    她笑着点了点头就签了字,然后又对那小哥说声谢谢就进了门。

    刚进门,她就迫不及待地打开那礼盒的盒子,整齐的九朵粉红色的玫瑰映入她的眼帘,而且还有几只粉色的小熊依偎在鲜花的旁边。

    正在她感动的热泪盈眶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看了看是冯丫丫,马上就接通了。

    “嗨,亲爱的,花收到了吗?祝你七周年结婚纪念日快乐。”刚接通,那边的冯丫丫就兴奋的对着电话这端的顾晓笛说道。

    “花?”顾晓笛看了看手中的粉色玫瑰疑惑道。

    “对啊,粉色玫瑰花礼盒,难道没有收到?应该不会啊,我手机上显示已签收。”冯丫丫又在电话那端自顾自地疑惑道。

    “合着这花是你送的啊。”顾晓笛有点小失落地说道。

    “怎么?听你语气不喜欢还挺失望?那我可伤心了,这可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礼物,我又踩着点给你送惊喜,你竟然对我这个态度,心塞了我。”冯丫丫在电话那端察觉到了顾晓笛语气里异常,酸溜溜地说道。

    “不是的,亲爱的,我还以为是郝一名呢。”顾晓笛马上苦笑着解释道。

    “就你家郝一名,我劝你还真的别抱有希望,不然失望会更大,他的心里只有他的项目,一点都不会像我这么懂得浪漫。”冯丫丫又在电话那端自夸道。

    “谢谢你,亲爱的。我真的很感动,爱你。”

    顾晓笛心里虽然有点失落,但,对冯丫丫为她准备的这么一个用心的礼物,她还是很感动的。

    “爱你,爱你,一定要开心。”电话那端的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晓笛又用鼻子嗅嗅了那粉色的玫瑰,嘴角禁不住微微上扬。

    只见她随手就把那些粉色的玫瑰花从礼盒里拿出来,又剪掉了它们尾部用棉球包裹的根部,就把它们插在了客厅的花瓶里,她这才闻着花香又再次扎进了厨房。

    顾晓笛把大餐烧好后,差不就到了接郝童放学的时间。

    她是算着时间把饭做好的,就是为了接上郝童到家后,刚好是郝一名下班到家的时间,她只想让郝一名回到家就能吃上她烧的这一桌可口饭菜,给他一个温馨的又充满惊喜的港湾。

    她把那些已烧好的饭菜,都整齐地摆在餐桌上,又专门把那个订制蛋糕摆放在那餐桌的正中央。

    最后,她又用一个大大的密不通风的罩子把它们给严实地盖住,以防止那些饭菜变凉,这才心满意足地出了家门。

    --

    “妈妈,今天我们家有客人吗?”郝童看着那餐桌上满满的一桌子美食,好奇地问道。

    “没有,就我们一家三口,妈妈今天开心,想让你们多吃点。”顾晓笛宠溺地对郝童说道。

    “哇,太好了,妈妈,我爱你。”郝童看着顾晓笛又开心在说道。

    “嗯,我给爸爸打个电话,看他到哪里了?等爸爸回家我们就开动。”顾晓笛看着郝童又宠溺地说完,就拿起手机走到阳台给郝一名打去了电话。

    结果,那电话打了几个,电话那端都始终没有人接听。

    她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已接近黑暗的天空,心里也开始不悦起来。

    “唉”

    她下意识地叹了一口气,又继续站在阳台上,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又看看外面,脸色越发的阴沉了下去。

    差不多又过去了二十分钟,她好像终于等来了二次拥有那手机的权利一样,只见她迫不及待地又对着那通讯录里联系人是“老公”二字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果不其然,结果依旧让她失望。

    而且是很失望!

    “唉”

    她第二次下意识的又叹了一口气。

    正在这个时候,那坐客厅里餐桌前的郝童,撅着他的小嘴巴,看着站在阳台上的顾晓笛,略带着委屈和责备的语气道:“妈妈,我饿了。”

    “哦。”顾晓笛本能地警觉一下,下一秒她才反应过来,她竟然把她的小情人给忘记了。

    她马上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面带微笑地走到餐桌前,温柔地对郝童说道:“那我们先吃吧,爸爸有事耽搁了,估计要晚点回来。”

    “好呀,好呀。”郝童瞬间开心的手舞足蹈。

    孩子的世界就是如此简单和美好。

    下一秒,就见郝童开心的吃了起来,而顾晓笛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

    差不多晚上九点过一刻,郝童就睡着了,但郝一名还是没有回来。

    顾晓笛一个人开着昏暗的台灯,呆呆地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寂静的客厅里的钟表打着零点的钟声,把她从睡梦中一下子给惊醒了。

    “都这个点了,他还没回来?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最终还是给忘记了。难道,我真的在他的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吗?”

    她坐在沙发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眼睛也随之模糊了。

    正在她挤眼抹泪时,她家的房门被打开了,顾晓笛听到响声后,马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等她刚走出几步,一股呛鼻的酒气就扑面而来,她看到郝一名一脸潮红的踉踉跄跄的向她这边客厅的位置走来。

    当郝一名看到她时,显然很吃惊,他楞了一下,随即又面无表情地责怪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站在这里干嘛?吓死个人。”

    “我在等你,你的手机打去一直没有接,我有点担心你。”顾晓笛极力压住心中的怒火委婉地说道。

    郝一名直接从她身边越过,重重地一屁股坐在那沙发上,随后又不耐烦地瞟了一眼顾晓笛阴冷地说道:“哦,和同事去K歌了,没有听到。”

    K歌?!

    顾晓笛一听郝一名这么说,突然压抑了一个晚上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地涌上了心头,她看那有些陌生的男人气愤道:“郝一名,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你知道我在家等你一个晚上吗?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竟然说也不说一声的就和同事跑去K歌?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重要日子?我去,什么鬼?”郝一名一副不屑一顾的语气又反问道,说完后,他直接把眼睛紧紧地闭了起来,好像一刻也不想再看到顾晓笛一样。

    “郝一名,你太过分了。今天是我们结婚七周年纪念日。”顾晓笛站在他旁边失望地叫道。

    但,她的心里难受极了。

    郝一名听到她的话语后,随即微微地睁开双眼,这才发现他面前的餐桌上还摆放着一个只吃了几口的蛋糕,还有一些看起来动都没有动过的饭菜,他看着顾晓笛蠕动着嘴巴又阴冷道:“哦,就这个啊。有什么好庆祝的,再说了,你准备这么多,吃不完不是很浪费吗?”

    顾晓笛的脸色瞬间难看极了,她看着郝一名颇委屈地又开口道:“郝一名,你知道吗?我今天为了给你惊喜,整整忙了一天。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今天吃不完,明天我自己在家吃剩的,怎么就是浪费了?”

    “切,我说你一句,你有十句等着我,烦死了,没完没了像个泼妇。”

    “泼妇?呵!”顾晓笛咬着嘴唇声音微颤地看着郝一名说道,她的眼底透露着一股从来都没有的让人窒息的冷漠。

    郝一名看到那眼神后,随即又蠕动着嘴巴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呵呵,什么叫我想怎么样?我就是想知道,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怎么会忘记?难道你的心里现在一点都没有我了吗?真的只有工作吗?”顾晓笛冷笑着说道。

    “顾晓笛,你现在真的是不可理喻。我对你相当的无语,老子每天这么辛苦,你TMD的心里只有你自己。”郝一名冷清的辱骂声音再次穿过顾晓笛身体里的细胞。

    她不敢相信也不敢置信,自己深爱的男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郝一名压根没有去理会眼前顾晓笛的感受,他径直从沙发上站起身,打算朝卧室走去。

    顾晓笛下一秒本能地抓住郝一名的胳膊质问道:“郝一名,你说这话良心不疼吗?这些年我何曾让你挂心过?我知道你工作烧脑,家里的事情又何曾让你操过一份心?我以前又忙家里又忙工作,我又何曾有一次对你抱怨过?每次我感冒发烧,你人都不曾在我的身边,别人家老公过年过节都会给自己的老婆送礼物,而我们家次次都是我为你准备惊喜,我知道你忙,所以能不让你挂心的事情,我都不会打扰到你。但我也想问问你,这些年,你到底又是把我放在了什么位置上?竟然还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呵呵,你这么伟大,我怎么没有发现?TMD的要不是因为你辞职,老子至于这么累吗?”郝一名一脸嘲弄的继续骂道。

    郝一名的心里,终究还因为她辞职的事情在怪她,她这样想着,又冷清开口道:“郝一名,这些年,你的钱一部分用于房贷外,剩余的都被你拿去买游戏装备了,这些年我何曾让你养活过?以前不会,以后我更不会让你养活。”

    “呵呵,你放心,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这个打算,就你?有什么资本让我养你?切!”郝一名冷嘲热讽地说完,就径直向书房走去。

    直到书房的门“嘭”的一声被关上,顾晓笛委屈的泪水才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她不明白,她掏心掏肺对待着的男人,怎么就一下子变得这么冷漠无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