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都市最强赘婿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叶辰是北冥帝尊?(大章节!)
    “是李家的族长带人来了!”

    “天!李家合道境真仙的太祖也来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

    “那小子把李家资质最佳的晚辈命根废了,李家绝对不会放过那小子的!”

    “......”

    这一刻,议论声如潮。

    这一刻,所有坐着的人全都肃然起敬。

    这一刻,全场的气氛被彻底点燃。

    “见过李家太祖,李家族长!”

    这时候有位天君世家的族长,率先行了个礼。

    紧接着,所有天君世家族长、老祖、晚辈子弟,全都恭敬行九十度鞠躬礼。

    “见过李家太祖,李家族长!”

    “见过李家太祖,李家族长!”

    “见过李家太祖,李家族长!”

    “......”

    声音洪亮有力,彻响天地之间。

    “完了完了!”

    江映雪姐弟两,得知李家太祖也来了,顿时身躯剧颤,惶恐到了极点。

    李家太祖,可是合道入门中期的真仙,举手投足之间,都携带有毁天灭地之威。

    虽然叶辰可能也是真仙,但李家毕竟人多势众,还有那么多天君世家力挺,真要干起来,姐弟两都觉得肯定是李家那边要牛逼一些。

    而这时,李家族长抬了抬手,目光阴冷的盯着叶辰。

    顿时全场寂静下来。

    所有人都向叶辰投过看死人一般的眼神。

    “爷爷,太祖,老祖们,你们终于来了!呜呜...”

    这个时候李俊硕边哭边跑到李家族长身旁,指着叶辰怒不可遏道:“爷爷,就是这个狗日的发传音到霸主府状告我们李家,我骂了他几句,他就...他就...呜呜...把我的命根给碾下来了,爷爷,你一定要给我出口恶气啊爷爷。”

    “可恶!”

    李家的老祖们,听闻李俊硕的话,个个面色愤然,身上气血翻滚,恐怖的威压瞬间笼罩方圆百里,压得无数人胸闷喘不过气来。

    “竖子!你怎敢如此大胆!”

    有个李家的老祖愤怒不已,一步踏出,手持鹰爪状朝叶辰抓去,一副想要掐死叶辰的冲动。

    “玄业老祖,且慢!”

    李家族长及时喝住,说道:“霸主府刘管家特意叮嘱,不可降责状告人,让状告人参加丹斗大会,有违他意,绝不轻饶。”

    此言一出,心脏都跳出嗓子眼的江家姐弟两,总算是可以松口粗气了。

    可李俊硕却炸了,抓狂道:“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我们可以不追究他状告李家,可他废了我的命根,这事总得追究吧?”

    闻言,姐弟两的心脏又悬了起来。

    “不急。”

    李家族长摆了摆手,淡淡道:“他不就是因为你不让他参加丹斗大会,才状告到霸主府的吗?那就让他参加,等丹斗大会结束,他炼不出驱除魔障的丹药,那个时候他于霸主府而言就没有任何价值,到时再跟他算废了你命根的账也不迟。”

    说罢,他给了李俊硕一颗丹药:“止止痛吧,爷爷不会让你的命根白白被碾掉。”

    “是,爷爷。”

    李俊硕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接过丹药吃下,止了疼痛后,他又生龙活虎了,指着叶辰的鼻子恶狠狠威胁道:“丹斗大会结束,看我怎么剁你的命根喂狗,怎么让你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

    闻言,江映雪心头一紧,连忙道:“要是叶辰炼出祛除魔障的丹药呢?你们还对他动手不?”

    她可不想叶辰的命根被废。

    万一哪天她用得上呢?

    “哈哈!”

    李俊硕大笑道:“江映雪,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全仙土各大仙宗正道,各大仙域霸主府,各大真仙世家,都炼不出那样的丹药,你还妄想他能炼出那样的丹药?”

    “想都不要想,等着丹斗大会结束,我送你们下地狱就行了!”

    江映雪仅有的一点希望,在这一刻破灭了。

    是啊,全仙土都炼不出驱除魔障的丹药,叶辰又怎么能炼的出来呢?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带叶辰来这买药了。”

    他内心自责不已。

    “这么说,我可以参加丹斗大会了是吧?”

    这个时候,叶辰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家族长问道。

    “给他们添桌椅和丹炉!”

    李家族长喊了一声,带着李家的高层,往礼台走去。

    “等着面临我李家疯狂的报复吧!”

    李俊硕咬牙切齿的对叶辰说着,赶紧跟上李家长辈的步伐。

    他不信一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家伙,能炼出全仙土的修士都炼不出的丹药出来。

    就因为对炼出祛除魔障的丹药不抱任何希望,李家才不重视这场丹斗大会,但又不敢违背霸主府的意思不办,所以就让他李俊硕来主持。

    谁料,竟然还被状告到霸主府。

    这是李家始料未及的。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拿着桌椅和丹炉出来,在一侧摆好,叶辰四人坐了上去。

    其他座位都有水果、糕点、以及茶水,只有叶辰几人的座位没有。

    “虽然我不稀罕吃他们的东西,但他们真的太小气了!”

    朵朵嘟嘴小嘴唇愤愤不平道。

    “朵朵想吃什么,我去买。”江承业又舔着脸问道。

    “不用了。”朵朵摇摇头:“我爸给我炼了好多丹药当糖果吃,我吃爸炼的丹药就好了。”

    朵朵拿出一葫芦丹药,给了江映雪和江承业每人两颗,自己倒了一把扔嘴里嚼了起来。

    而姐弟两看着掌心散发橙光的丹药,眼睛都直了。

    这是仙品丹药,一颗价值百亿啊!

    叶辰竟然炼给朵朵当糖果吃?

    天呐!太豪!太豪了!

    姐弟两震撼不已,都不舍得吃,直接收进空间戒。

    “好吃吗?”

    朵朵噘着嘴问道。

    “额...好吃,好吃。”

    姐弟两嘿嘿笑着。

    “那就再吃两颗。”

    朵朵很大方的又给了两人一人一颗。

    姐弟两直接呆若木鸡。

    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叶辰的豪和朵朵的大方了。

    而这个时候,李家的高层,登上了礼台,李家族长扫视周围,铿锵有力道:“刚刚,有人把我李家状告到霸主府,说我李家不重视霸主交代的事,我李洪刚在此向大家澄清一下,我李家并非不重视霸主交代的要事,而是最后一刻,我李洪刚还在跟老祖们研究驱除魔障的丹药,对霸主交代的事是一秒都不敢懈怠,本想等丹斗大会开始再过来,谁料被有心人告状了,害得我李洪刚被霸主府的刘总管喷的是狗血淋头,只觉太憋屈了。”

    此话一出,有人信,有人不信,但大多都是信的,纷纷指责和谩骂起了叶辰。

    “大家也不要去骂他了。”李洪刚抬起双手,故作好人说道:“一来是我考虑欠妥,二来我孙子不让他参加丹斗有错,他把我李家告了,也是在情理之中。”

    “我之所以澄清,不是要大家怪他,而是要让大家知道,我李家决对没有不把丹斗大会放心上的意思,也绝对没有不把霸主的话当耳边风的意思,希望大家不要误会就行。”

    李洪刚话音刚落,就有个天君世家的族长站了起来:“流言止于智者,我相信李家,只有傻子才会质疑李家!”

    “我也相信李家!”

    “我也相信李家!”

    “我也相信李家!”

    一个个天君世家的族长、老祖、子弟、包括很多围观的人,都嚷嚷了起来。

    “那就好。”

    李洪刚面露满意之色,还不忘撇了叶辰一眼,一副跟我玩,你还嫩的很的模样,然后说道:“此事到处告一段落,接下来,我宣布,丹斗大会现在开始,请所有参加丹斗大会的选手,自己有带药材的,就拿出来开炼,没带药材的,去天济堂免费抓,最后谁炼出的丹药能驱除魔障,谁将获得霸主给出的丰厚奖励。”

    “开始吧!”

    话落,参加丹斗大会的几十个选手,去抓药的抓药,开炼的开炼。

    叶辰报了十几味仙药的名称,让江映雪去药铺抓药。

    ......

    而此时,远在几十万里开外的黑风城郊外。

    “还是本座治下的黑风域太平啊,千年来,从未出现过魔患,也能安心出来狩猎,不怕会遭遇暗夜神教的魔头,其他仙域,可见没那么太平咯!”

    一位蟠龙黑甲老头,一边射杀妖兽,一边得意说着。

    “是啊,多亏有北冥帝尊保佑,不然咱们黑风域也得遭魔患侵害,霸主可就没闲情逸致来狩猎了。”另一位麒麟金甲老将说道。

    “可不是嘛。”黑甲老头边射箭边道:“本座让他们盖北冥帝尊宫能避免此灾,他们就是不相信,说本座瞎说,那就当本座瞎说便是,反正本座治下的城池郡县有北冥帝尊保佑能太平就行,管他们死活呢。”

    “也不知道魔患要闹到什么时候。”金甲老将叹了口气:“再这么闹下去,仙土得被搞残,据说暗夜神域的魔气越来越浓,都在传,暗夜魔王实力较之千年前暴增,哪天暗夜魔王出事,就是仙土毁灭之时呢。”

    “管他呢,咱们有北冥帝尊保佑,暗夜魔王不敢对咱们下手,全仙土的人都死了,咱们黑风域的人也死不了。”黑甲老头自信满满道。

    “霸主为何如此自信,暗夜魔王出世,不会对黑风域下手?”金甲老将问道。

    黑甲老头嘿嘿一笑:“你可能不知,前两天风平县县侯发来传音,说见到一伙暗夜神教的教徒从风平县上空掠过,路过北冥帝尊宫时,他们停了下来,拜了三拜才走,可见他们的信仰与咱们的信仰一样,是绝对不会对每个城池郡县都有北冥帝尊宫的黑风域下手。”

    “你若不信,哪天黑风域出现魔患,我把霸主给你当。”

    “霸主要是这么说的话,末将坚信黑风域将永远太平!”金甲老将说道。

    “哈哈!”

    黑甲老头仰头放声大笑。

    “霸主!霸主!”

    就在这时,有个老头骑着一只神品妖兽而来。

    “刘总管,你怎么跑这来了?”

    黑甲老头好奇问道。

    “刚才有个叫叶辰的人,发霸主私人传音石,状告风月城的李家,说李家无视霸主的命令,让一个李家晚辈主持丹斗大会,那晚辈看谁不爽不让谁参加,态度极其恶劣,根本不把霸主交代的事当回事...”

    “岂有此理!”

    不待刘管家把话说完,黑甲老头怒道:“李家在挑战本座的底线吗?还是他们不想在风月城混了?如果不想混,本座就把他们赶出黑风域,去遭魔患侵害去。”

    “你给李家发传音,就这么跟李家说。”

    “老奴已经警告过李家了。”刘管家说道。

    “那你还跑来干嘛?也想狩猎?”黑甲老将笑问。

    “不。”刘管家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叶辰让老奴给霸主带句话,说是玄冰宫宫主近来安好,让她出来一会,他说这么说,您就知道他是谁了。”

    “什么!”

    霸主脸色猛地一变:“他真这么跟你说的?”

    “是啊,他就这么让我转告您的,您真认识他?”

    “哪能不认识啊!”黑衣老头说道:“当年北冥帝尊在仙土时,独宠玄冰宫宫主,一想跟她玩就给我发传音,然后我就给玄冰宫宫主发传音,告诉她北冥帝尊的位置,让玄冰宫宫主过去,这是我与北冥帝尊之间的秘密,那个叶辰竟然知道,那他十有八九就是北冥帝尊了!”

    “什么!”

    刘管家和金甲老头惊呆了。

    “那个叶辰是北冥帝尊?”

    黑甲老头摇了摇头:“本座暂时还不能百分百确定,得去看看再说,此事绝对保密,先别泄漏出去,等本座确定之后再说,都知道了吗?”

    “知道了霸主!”

    于是乎,霸主也不狩猎了,收起弓箭,披风一挥,说道:“老吴,且随本座前往风月城!”

    “是!霸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