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威逼
    半个月。

    除了蛇一之外,其他人都知道安安在说什么。

    可是半个月……真的够吗?

    看着安安的笃定,剑晨硬生生将这个疑问吞回了肚子里。

    “唔……唔……”

    方才被焦阳打断四肢以至于昏迷过去的皇甫天逸却在这时醒来。

    当蛇一那清醒却又愤怒的目光望向他时,这个一直以来都喜欢伪装着儒雅读书人的阴险小人终于无法再继续装下去,恐惧明明白白写在了脸上。

    “杀了他。”

    蛇一厌恶地看了一眼皇甫天逸,冷漠地向自己的弟弟吩咐道。

    焦阳却没有动,看向了安安。

    安安说过,要慢慢地折磨死这个阴险小人,况且就焦阳来说,他也认为就这么杀了皇甫天逸,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安安摇了摇头,道:“解开他的哑穴。”

    剑晨救回了蛇一,这总算是一个好消息,也将安安心头的怨恨冲淡了不少,先前那扭曲偏激的想法也略有松动。

    噗。

    焦阳随手甩出一指气劲,正正打在皇甫天逸的穴道上。

    哑穴被解,皇甫天逸张口就欲呼救,可陡然之间一蓬热浪迎面撞来。

    “没让你说话的时候,你还是乖乖闭嘴的好,你也不希望连舌头也被烧成炭渣吧?”

    花想蓉一直就站在皇甫天逸身边警戒着,见他一张口,立时一只有着熊熊高温的玉掌便横在了皇甫天逸的眼前,令其的呼救声嘎然而止。

    “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皇甫天逸眼含惊惧与悔恨,忍着剧痛含糊不清地问道。

    “你说呢?”

    安安走上前来,冰冷无情地看着他,“皇甫将军,这段日子过得可还逍遥?”

    “不!小姐!”

    皇甫天逸奋力挣扎了一下,奈何整个人趴在地上,丹田破碎,四肢也被焦阳打断,此时他能做的只有勉强抬起头,用乞求的目光迎上安安,虚弱道:

    “属下也是迫不得已,留在雄武城并不是甘愿受安禄山摆布,而是想找机会除掉这个狗贼替尊上报仇!”

    “是吗?”

    安安微停了下脚步,冷笑道:“那你寻找到机会了么?”

    “我……”

    皇甫天逸张口结舌,半晌方道:“那狗贼太过狡猾,属下……并未寻找到机会。”

    “哦?那就太可惜了。”

    安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爹爹怎么培养出了像你这么没用的废物,那留你在世上还有何用?”

    说着,她作势提起匕首。

    “等……等一下!”

    皇甫天逸骇得目眦欲裂,身受重伤之后,他反而更加想求得一命,眼见安安似有杀他之意,当即连连求饶。

    “还有何话好说?”

    安安冷视着他,皇甫天逸此时的模样不仅没有换来她的怜悯,反而更加令安安唾弃此人。

    一世英名的爹爹,怎么就重用了这么一个无胆匪类!

    “小……小姐,只要你不杀属下,属下愿意把所有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皇甫天逸痛哭流涕,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

    “那就要看你所说的,对我来说有没有价值了。”

    安安冷冷地说道。

    “有的!一定有的!”

    皇甫天逸连声低吼,这份憋屈已经到了极限,就连求饶也不敢大声,因为花想蓉那只烈焰殛骨的手掌还放在他的眼前,皇甫天逸相信,自己若是说话的声音稍大一些,花想蓉定然会毫不迟疑一掌按下去。

    “属……属下知道安禄山那狗贼的大部分秘密,还有这洛阳城中的部署情况属下也是清清楚楚,绝对……会有用!”

    顾不得那许多,为了活命,皇甫天逸张嘴就来,恨不得把自己的重要性一而再再而三的往上拔高,这已是他最后的筹码。

    “安禄山的秘密?”

    安安撇了撇嘴,不屑道:“皇甫天逸,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安禄山无心腹这句话不是说笑,他能让你知道的秘密,对他自己来说就已经不是秘密,根本毫无价值可言。”

    皇甫天逸面色难看,他当然清楚安禄山那生性多疑的性格,方才也是抱着万一的希望增加自己的筹码而已,被安安一顿挖苦,顿时感觉自己活命的机会少了大半。

    “还……还有,洛阳城这边的布置都是我一手完成,这些东西也很重要!”

    心乱如麻,他只得将最后的机会寄托在洛阳这里。

    此时心中对安禄山可谓是又爱又恨。

    恨的是他为何要将自己派到洛阳驻守,如若不然,他皇甫天逸此时应该还在纵马驰骋,豪情万丈的大杀唐军才是,又何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而爱的却也是安禄山将他派来洛阳驻守,如果他不是洛阳城中狼牙军的最高指挥官,如果不是安禄山放权,令虎牙那一批强行提升到宗师境界的高手也听他调度,此时他哪里还有筹码可以和安安交换一条命?

    “嗯,这倒可以说说。”

    安安满意地点点头,她对皇甫天逸如此逼迫,所为的目的正也是要让皇甫天逸明白他已经没有退路,唯一的退路,就是将洛阳城里城外的布置详细道来。

    先在其心头埋下一片阴影,以皇甫天逸目前吓破了胆子的状况,为了保命,他还有什么说不出来?

    “好……好……”

    皇甫天逸莫名地长松了一口气,安安态度的软化于他现在来说无异于治病良药,就连全身经脉寸碎的痛苦似乎都已经不值一提。

    “那你说吧。”

    安安耸耸肩,面上一副无所谓的神情。

    “小姐……你真的不会……杀属下?”

    皇甫天逸咬了咬牙,在打定主意交代一切之前,他仍想为自己多争取一些活命的保障,譬如……

    “小姐,你能否发个毒誓说不杀属下,当然还得包括你这些武功高强的朋友!”

    “好大的胆子!”

    焦阳怒哼一声,一脚踏在皇甫天逸脸侧,地面反起一股震动,震得皇甫天逸贴在地上的胸口撕裂般的剧痛。

    “小姐何等身份,岂能为了你的一条贱命发毒誓?”

    焦阳厉声不断,狰狞握拳在皇甫天逸眼前比划了一下,道:“信不信老子现在就送你归西?”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