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秣马南宋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吕文德、吕文福之死
    第六百三十一章      吕文德、吕文福之死

    临安本来是个传统的温柔乡,由于这次‘反石’行动的失败,导致临安城到处是肃杀之气。虽然表面上那些巡城士卒看上去还是松松垮垮的,但是多年带兵打仗的吕文德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因为那些士卒明显警惕得很,仿佛在等待什么命令。

    这种感觉让吕文德有些害怕,到了东城门口望而却步,实在是不想进这‘大瓮’成‘老鳖’。

    而另一边的石斌一听到吕文德到了城门口却踌躇不进城的消息,立刻出了书房跑去马厩,挑了匹快马狂奔去了东城门。

    好不容易诓来的家伙石斌可不能让他溜了,骑在马上石斌还在想着如何与吕文德说这开场白。

    还在城门口踌躇不已,吕文德却看见几匹快马飞奔过来,扬起不少尘土。虽然还看不清马上是何人,但是吕文德知道自己走不了了。于是干脆坦然带着十来个侍卫进了城。

    走近定睛一看,来者果然是石斌。吕文德笑道:“石兄弟你怎么来了?”

    “吕兄前来临安,我这个做兄弟怎么能不前来迎接?那岂不是太失礼了?”

    “此言差矣,兄弟你日理万机,我这一个小小的安抚使来就来了,实在是不该劳动兄弟的大驾。若是被旁人看见,岂不是要说我们的闲话?”吕文德佯怒道。

    “闲话由他们去说,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来迎接吕兄一是表示敬意,再就是告诉吕兄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下榻的地方。离我的府邸仅仅一墙之隔。这样方便咱们交流。”

    没想到石斌不仅引他进了瓮,连笼子都给他做好,但此时已经无法后悔,吕文德只能顺着石斌的‘美意’进了那之前早已为他准备好的宅院。看着吕文德一伙进了自己为他们准备好的‘牢笼’,石斌便放了心。因为他已经在周围布置了近百名精锐士卒准备随时捉拿吕文德。

    回到自家府邸后,贾玲第一个冲过来问情况。石斌自然一五一十的说给她听。随之而来的赛西施听到后和贾玲一样也是喜笑颜开。

    “二位夫人,你们说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是直接将吕文德关进天牢,然后安个罪名和吕文福一起处死,还是先做些什么别的?”

    “夫君,他吕家不仅有吕文德、吕文福,还有吕文焕、吕文信兄弟,所以过早动手似乎并不合适。”贾玲说道。

    “那怎么办?”石斌问道,“见了皇帝后他肯定就会要离开回他的老巢江南。那我们这不就白忙了?”

    “没那么严重,吕文德是他吕家领头羊,他被扣住就如同掐住了吕家七寸。只要不杀了吕文德,吕家其他人就不会有过分的反应。一切就得听夫君的。”赛西施笑道。

    “你们的意思是软禁他?”

    “是的。不过最好还要请他喝杯酒,稳下他的心才好。”

    ‘鸿门宴’三个字浮现在石斌的脑海中,随即石斌便同意赛西施的意见,并派人通知吕文德前来赴晚宴。

    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吕文德岂能不知这是鸿门宴?但是为了不刺激石斌,吕文德还是赴宴了。因为他不认为石斌会在饭桌上动手,那不是他办事的风格。

    到了石府,吕文德却意外的没发现一丝肃杀的气氛,所有人对吕文德都是笑脸相迎,就连那些侍卫都是面带笑容。

    知道吕文德来了之后,石斌也没有倒履相迎,只是慢慢的从书房之中走出来迎接而已。

    “石兄弟,这酒本应该是我吕文德请你喝,如今却是你请我喝,让我羞愧难当。”

    “一杯酒而已,谁请不都一样,何必羞愧难当?”

    “我当然不是为了这一杯酒羞愧难当,而是为了我那不知好歹的兄弟吕文福。”吕文德叹了口气道,“当年若不是你仗义相助,他早就丢了官,之后不仅支援我兄弟二人粮食,更帮他掩盖了那些丑事等等,如今他却如此恩将仇报,我这做哥哥的如何能

    不羞愧难当?”

    “吕兄不必如此自责,吕文福虽然有过错但多半是为人蛊惑,他并非发起者,这我知道。”接着石斌又笑道:“若是不这么想,为何我处置了其他犯人独独留吕文福一人在天牢之中没下判决也没给他上刑呢?”

    一听石斌这话,吕文德立时放下心来,细细一想也确实如此。如今石斌权势熏天,早就不惧他这安抚使了。

    “那请问石兄弟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那不懂事的弟弟呢?我吕文德不奢求他再当官,只求石兄弟饶他一条狗命。”

    不想这么早就将事情谈完,再加上餐桌上美食的香味让石斌根本就没兴致谈这个问题。故而连拉带拽的将吕文德弄到了饭桌前,表示先吃完饭菜尽了酒兴再谈其它。

    既然是石斌的地盘,又有求于石斌,吕文德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先去吃喝,酒足饭饱之后再谈吕文福的问题。

    酒过三巡之后,石斌夹起一块腊肉说道:“吕大哥,兄弟想问一个问题。”

    “兄弟请问。”

    “你认为一条狼和一条狗对给它们这块腊肉的人是什么态度?”

    这个问题很明显,石斌是在问吕文德怎么看吕文福。但是吕文德不打算直接回答,而是说那块腊肉对狼和狗来说都只是食物没有什么区别,其余的他就想不出来了。

    “兄弟我有一答案,请吕兄听听,若是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石斌笑道。

    “兄弟但说无妨。”

    “狼,邪恶,贪婪,残暴不知感恩。狗,善良、忠诚,温顺知道感恩。在狼眼中这块腊肉确实只是食物,但是在狗眼中这腊肉里还有一份情谊。”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没想到石兄弟思想竟然如此深刻,为兄佩服。”

    “吕兄过誉了,不过这狗也是从狼驯化而来,兄弟并不想斩尽杀绝,只希望吕兄帮我想想办法。”

    这就是隐晦的要自己想办法让吕文福迷途知返,吕文德如何能听不懂这些?于是连忙点头表示肯定会帮忙想办法。尤其会让吕文福迷途知返。

    既然二人谈话进行得很顺利,自然就又畅快的喝了不少酒。最后是石斌扛不住先‘醉倒’。主人既然‘醉倒’,吕文德这客人自然不方便留下,很快也就离开石府回了自己暂时的府邸。

    待吕文德离开后,‘醉倒’的石斌又清醒了过来,笑道:“刚刚那比喻怎么样?”

    “一般般吧。居然当着吕文德的面把吕文福比喻成狼,还要将吕文福驯化成狗,你就不怕吕文德发飙?”赛西施说道。

    “发飙?我巴不得他吕文德发飙,怒火攻心才好。做出些出格的事情就更好。省得我费力设套。”石斌狡猾的笑道,“你们觉得吕文德听懂了我话里的意思没?”

    “吕文德这么厉害怎么能听不懂?你也太小看他了!”贾玲嗤笑道。

    “好,许风,你立刻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人住到吕文福的隔壁。时刻注意吕文德和吕文福二人的交谈。我会先拖住吕文德几日,让事情没那么明显。”

    当日夜,吕文福牢房的隔壁便关进了一个满身伤痕半死不活的犯人。这样的人天牢之中多的是,没人会留意,吕文福也不例外。

    虽然吕文德很想将吕文福从天牢之中救出,但是决定权在石斌,他便只能按石斌说的先进宫面圣,接受皇帝的斥责和惩罚。

    如今大宋能与石斌抗衡的也就一支吕家军,故而理宗舍不得重罚吕文德,只是以治下不严罚了他两个月的俸禄做做样子。为了稳住吕文德,石斌还帮忙说好话,最终只罚了吕文德一个月的俸禄而已。

    这一切让吕文德感觉十分迷糊,猜不透石斌到底要干什么。吕文德无法相信石斌会放过一个屡次捋他虎须的人。但更加不相信石斌会心狠手辣到将他吕家全都灭了。故而回到府邸后,吕文德心事重重,食不知味,卧不安寝。在被石斌以各种理由阻挡了五日后,吕文德终于在天牢之中见到了吕文福。

    二人见面之后都非常激动

    ,吕文德首先看见隔壁的那个半死不活的囚犯,示意吕文福要小心。吕文福却说那人早就吊着一口气不必担心。仔细看了看那囚犯,吕文德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于是与吕文福低声交谈起来。

    “文福,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被抓了?”

    “大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定是有内奸,那内奸多半就是最近刚刚高升的李韶。是他帮石斌铲除了不少反对石斌的官员,策反了一些中间派。大哥,你与石斌那家伙谈得如何,他肯不肯放我离开这鬼地方?”

    “他既没说放,也没说不放,只是打了个狼和狗的比喻。瞧那意思,只要你不再干类似的事他就会放你,但是你的家财肯定会没了。”吕文德说道。

    “大哥,那姓石的居然敢这样?他就不怕咱们吕家和他翻脸吗?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谁也讨不了好。”吕文福怒气冲冲的说道,“何况当初你们叫我来干这事,如今我落难了你们就不帮一把?”

    “文福,你是我兄弟,我怎么能不帮一把?但是当务之急是要将你弄出天牢,对吧?所以你必须做的就是向石斌低头认罪,哄得他高兴才行。至于报复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虽然心中仍旧愤愤不平,但是仔细想了想吕文德的话吕文福也只能赞同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向石斌认错,先稳住石斌以后再报这一箭之仇。

    这一切自然就没逃过石斌的耳朵,知道这些之后,石斌大怒,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是整个吕家都和他作对,吕文福只不过是一个探路的排头兵罢了。

    将贾玲和赛西施叫到房中告诉了她们这些,两只母老虎的表现比石斌更加激动,连房中的摆设都被砸得稀巴烂。

    “二位夫人,现在气也出了,你们打算怎么办?”石斌问道。

    “怎么办?既然他们不仁我们就不义,绝不能放吕文德和吕文福这两个畜生离开临安!他们不是说要来道歉吗?那咱们就在酒宴上将他们给砍了!”赛西施恶狠狠的说道。

    “对,就这么办!先将吕文德和吕文福杀了。至于吕文焕和吕文信两个喽啰咱们另想办法。”贾玲赞同道。

    感到严重威胁的石斌这次没有任何踌躇,立刻下令:餐厅外埋伏五十刀斧手,吕文德和吕文福一进餐厅,只等石斌摔杯为号,立刻将二人剁成肉酱。

    吕文德和吕文福还以为能忽悠过石斌,故而一进门都是满脸陪笑,吕文福更是不断道歉,总说自己是不知好歹的白眼狼只请石斌见谅。

    现在石斌当然要‘见谅’,故而也是笑脸相迎。吕文福虽然有些奇怪石斌为何会如此大度,但既然进来就得继续走下去···

    待菜都上齐后,石斌开口道:“文福兄,你这次做得可有些过,不过能迷途知返让我和你大哥都非常高兴。”

    “石大人,这次我做得确实太过了。不过这一切都是李韶那个混蛋撺掇的。那人就是个典型的小人,风往哪吹他就往哪倒,还请石大人小心。”吕文福非常‘诚恳’的提醒道。

    “文福兄是说刚刚被我提升为吏部侍郎的李韶?”

    “正是此人。我听人说大人还让他帮忙辨别参与‘血书’案的官员,他肯定会借此排除异己甚至借刀杀人。”

    表面上石斌连连点头称是,暗地里却大骂吕文福卑鄙无耻,人都出来了还不忘往别人身上泼脏水搞离间。并庆幸自己做了十足准备不然可能还真被忽悠了。

    当吕文福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时候,老谋深算的吕文德却阻止起来,连连劝他多吃菜少说话,牢饭肯定不好吃。

    见状,石斌不得不佩服吕文德厉害,深知‘祸从口出’的意思,这明显就是要用饭菜堵住吕文福那张不知紧闭的嘴巴。

    没多久就吃了个酒足饭饱,石斌笑道:“二位,这送行酒好吃吗?”同时狠狠的将手中酒杯往地上一砸。此时吕文德和吕文福才明白过来,但是已经晚了。餐厅之中已经冲进来近二十名刀斧手,将他们团团围住。

    不一会,他们就真成了一堆碎肉。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