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 > 第1050章 朗姆酒
    翻滚的风沙就像地狱里被极端触怒的恶魔,毫不留情的摧残着大地之神盖娅。

    此时的穆罕默德哆嚅着嘴,不知道在念什么经文,吴畏知道,穆罕默德家族是一个虔诚的穆斯吴。

    其实在吴畏看来有点搞笑,一个恐怖分子头子当什么穆斯吴,真主要是真的存在,第一个拖入地狱的就是他艾什勒夫·阿里伊·穆罕默德。

    关于艾什勒夫在叙利亚的事迹,没有几个阿拉伯人不知道。

    十二岁杀了受了枪伤的老穆罕默德而篡位,屠杀的村落,抢夺的人口,活埋的士兵,尤其是鼎盛时期的穆罕默德杀的人加起来,数量已经到达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他所途径的地方无论人畜都寂静无声。

    他只是许许多多的中东反 政府恐怖分子的缩影,战争中苟且的孩子不论贫富,成长的速度和狠心的程度让人感到悲哀和恐惧,从他们的父辈祖辈都是如此,更谈不上什么人道天道,所有的信仰都服务于生存。

    不过,就算如此,让穆罕默德在众多恐怖分子中立威的是他讲信用。

    吴畏仰在天然石垛上,让自己的思绪放飞。很久没有见到这样壮阔的景象了,纵使人事消磨,也未曾干涸骨子里躁动的血液。

    就在吴畏神游往事时,一只冰凉的手缠在他脖子上,把他凉的一激灵,等摸到尹忆泽的手表他才骂了一句:“靠!!吓死我了,你特么想干啥!!”

    吴畏反手在尹忆泽后脑勺上拍了一记。其实他心里是暖的,尹忆泽是怕他发病。

    接着,他手里多了一个军用酒壶,可能是沙尘暴地底蒸腾的原因,那种冰凉的质感让他觉得很舒服。

    他打开尝了一口,芳香馥郁,熟悉的甜味,是朗姆酒没错了。

    他靠过去勾着尹忆泽的脖子,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起酒来。

    老穆罕默德应该是受伤贫血昏过去了,八十岁了,他年纪实在是不小了。

    “老穆罕默德这次赔了夫人折了兵,受宠的小儿子也死了,你说,他还会和我们合作吗?”

    吴畏把酒壶递给他。

    “我觉得会。”尹忆泽很坚定的回答。

    “为什么,要是我,我肯定不会继续打的。”吴畏道。

    “第一,穆罕默德赔了夫人又折兵不假,但是,这区区一个小营地里能有多少兵力,如果不是有阿娜尔罕,他可能已经发兵阿勒颇了。

    第二,他虽然宠爱小儿子,但是并没有培养他继承位置的打算,他远在西伯利亚的兄长比他更有威望和实力,应该是会在弥留之际招他回来继承的。

    第三,别忘了他可是穆罕默德,其实没有我们,他蛰伏这么久也是一直打算跟阿萨德再较一较高下的,他荣耀的地方是阿勒颇,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这次的遭遇战是个契机,不光是我们,老穆罕默德也在等。”尹忆泽解释道。

    “行,还按计划来,记得把礼物给他。”

    吴畏看看天,风声小了很多,沙尘暴应该是逐渐平息了。

    一番摧残,这里的景色已经和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就算先前的地方在你眼前你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尹忆泽看看手表,下午三点了,得去找丢失的资源。

    骆驼有时候比人聪明多了,会自动找到安全的地方来躲避风沙,按理说,离这里应该不远。

    两个人结伴出去寻找水源,沙漠的热风几乎能把人烤熟了。

    “哎,军师,前面你看是不是绿洲。”吴畏叫喊到。

    尹忆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眯起眼仔细的看,那里什么都没有。

    吴畏出现了幻觉,尹忆泽越发严肃的看着吴畏,使劲在吴畏脸上抽了两巴掌:“你再看看前面,还有吗?”

    吴畏气的几乎跳脚:“我艹,狗头军师,你打我干什么!!’吴畏看着尹忆泽严肃的脸,像是明白了什么,糟了,自己应该是出现了幻觉。

    他忽然开始害怕起来,是那种感觉,他要来了,他要来了......

    “吴畏!!谁要来了!!谁!你清醒一些!!”吴畏只能听见那种恍惚的声音,遥远的像是从宇宙中几十亿光年前传过来的陌生的声音,他听不懂。

    “吴畏!!吴畏!”尹忆泽使劲的抓住吴畏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试图将他唤回现实中。

    接着,吴畏觉得自己又被扇了两个大耳刮子,“嗡嗡...”的声音变得小了很多。

    睁开眼睛,尹忆泽的脸就无限放大在自己面前,”我是谁?“尹忆泽再问他。

    吴畏使劲摇了摇头,蹲下来。尹忆泽扶着他,用力抓住他的双手,防止他有自残行为。

    “我是谁!”尹忆泽仍在不停的问。

    吴畏怔怔的看着尹忆泽,他头上的那道伤看起来无比的熟悉。

    “尹忆泽,MD,我知道,别喊了。”

    吴畏坐下来,胳膊撑着地,望向无垠的天际。

    “吴畏,别看了,那是你出现幻觉的原因。”尹忆泽严肃的盯着他。

    接着,极度的幻觉过后就是抑郁和狂躁,吴畏的眼底通红,狠狠的看着尹忆泽。

    似乎马上就要扑过去撕碎他,但是这时身体的肌肉比大脑更聪明,肌肉的记忆提醒自己,不能冲过去。

    尹忆泽撕下衬衫成布条状,悄悄的蒙住吴畏的眼睛。

    “起来,吴畏,我们还要去找水源。”尹忆泽冷静的声音响起。

    布条是白色的,强烈的阳光穿过布条和眼皮依然发挥着它的功能,吴畏觉得自己好像好一些了。

    尹忆泽牵着他往前走,烫人的沙子和灼热的风都在替他提醒着现实,路好像长的永远走不完。

    等吴畏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被凉水冲醒了。是真的绿洲,尹忆泽还找到了跑丢的骆驼。

    其实现在距离他们刚出发不过才仅仅过了两个多小时,在吴畏觉得,自己就像熬过了一整天。

    他们骑着骆驼,身后跟着骆驼群,回到刚开始躲避沙尘暴的岩石地带。

    吴畏和尹忆泽把老穆罕默德驼在骆驼上。

    老骆驼认得回家的路。回到营地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吴畏和尹忆泽冻得浑身发抖。

    门口的哨位把他们接到烧着火的帐篷里,老穆罕默德的伤口也得到了处理。

    都不是致命伤,只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

    老穆罕默德恢复的很好,很有精神,躺在床上抽雪茄:“龙牙,关于这次的事故我表示感谢和抱歉.”

    “老朋友别这么说,我们哥俩也在这里叨扰不少时间,是时候告别了,走之前想送你个礼物。”吴畏爽朗的笑着说。

    “哦,龙牙有什么要送给我这个老头的?”穆罕默德问道。

    “老英雄请看。”龙牙把一个纸盒递给老穆罕默德。

    穆罕默德结果后,面色凝重起来,这重量既不像金银珠宝,也不像稀有矿石,不由得纳闷起来。

    穆罕默德看了吴畏一眼,吴畏示意他打开瞧瞧。

    盒子里是一颗定时 炸弹,从型号和线路手法上来看,和德卡里伯·阿萨德斗了几十年的穆罕默德不可能认不出来。

    “这是走的那天早上我们在你的车底拆下来的。”吴畏道。

    “我知道了,是不是阿娜尔罕。”穆罕默德抽了口烟,深深的吐出烟圈。

    吴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表示不置可否,这背后的故事,得穆罕默德自己去调查,任何人说都不及他自己发现来的更可信。

    “说实话,走之前是想老朋友谈合作的。”吴畏认真道。

    “龙牙想和我谈什么合作,尽管说。”

    “是这样的,这次来到叙利亚是来抓一个人,但是他和德卡里伯·阿萨德勾结,仅凭我们两个很难完成任务,毕竟德卡里伯的实力,你是知道的。”吴畏靠在椅子上喝了口水。

    老穆罕默德沉吟道:“老朋友想让我怎么帮。?”

    “不知道老英雄对于夺回阿勒颇有什么看法?”吴畏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龙牙真是说笑啦,我一把年纪了,不想再折腾些什么了,只想好好的养老。”穆罕默德看似一脸无奈的说。

    “真是这么说的话,我和军师也就不勉强了,枪在老英雄的手里,想做什么都可以,只是阿勒颇的埋骨之地少了老英雄的一块碑罢了。”吴畏看似一脸遗憾的说。

    “老朋友这次离开要去阿勒颇?”穆罕默德问道。

    “嗯,先去阿勒颇调查调查,再做打算。”吴畏道。

    “既然抓的人在德卡里伯·阿萨德手里,老朋友可要万事小心啊。”穆罕默德抽了口烟。

    吴畏点点头。

    “行,既然是有事在身,我就不挽留老朋友了。”穆罕默德起身送行。

    走的时候风沙不大,悍马驰在沙漠上拉出长长的烟带。

    “你不是说穆罕默德会答应合作吗?”吴畏戳了戳尹忆泽,点了支烟。

    尹忆泽接过烟淡淡道:“等着看吧,阿勒颇动作绝对不一样。”

    “找哈伦.拉希德?”尹忆泽问。

    “何必这么着急,既然来了阿勒颇,就先调查调查,怎么样?”吴畏风情万种的瞥了一眼尹忆泽。

    “说吧,去哪调查。”尹忆泽忽略掉他贱兮兮的眼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