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DC家的骑士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因为我是正义的伙伴啊!(3)
    马科维亚王宫内,随着一道披着紫色披风,穿着黑白相间的战术服的神秘身影在关键时刻给被布里昂还有达米安缠住,无暇分心他顾的马尔科来了个正义的背刺后,这场斩首行动也结束了。被直接击倒的马尔科失去了意识,而作为被马尔科操纵的那些超元生物兵器部队也在马尔科被制服的时候失去了一切行动能力。

    他们的一切行动都是建立在马尔科和沃纳两人意识控制的情况下,失去了控制,就跟没有了灵魂一样,站在那里,如同一具傀儡。倒是达米安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身高跟自己没差多少,但是注意力一直放在自己身上的神秘来客,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怪异,就好像自己不排斥她一样,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好吧,是不是现在出来都得先给自己搞一套看得过去的制服才行,这位又是谁”闪电小子沃利闪身到达米安面前,叉着腰,看着眼前这位年龄有些小的神秘女孩。

    “嗨,各位。”海伦娜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众人,也很自来熟的打起了招呼,同时也把杵在马尔科头上的长棍收起来,而收刀入鞘的卡尔德也皱着眉头走过来,现在可不是玩自我介绍的时候,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呢。刚刚迪克给他发的简讯让他到现在都不敢跟大家说,那么多事情还没处理,说出来绝对会让队伍配合变的麻烦起来。

    “我很抱歉,这位朋友,我们现在没时间陪你多聊天,所以,麻烦你告诉我你是谁,来干什么,还有,你的目的。”卡尔德一连串的话语让其他人有些没反应过来,别的不说,就她刚才帮忙这一点,就足够说明她的善意了。

    “卡尔德,怎么回事”穿着铁兵装甲的莱娜声音中还带有点兴奋。虽然说之前也有记录过柯文使用这方面的数据,但是无论怎么进行记录,总得亲手上阵实操下才有感觉。

    制造类似的装甲不是问题,在她实验室里分分钟能批量生产出一堆高仿的,但是无法解决能源,还有装甲升级这些问题,基本上产出来就是个沙袋,基本智商上线的反派都能拆了。而亲自体验一把的莱娜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老哥总是热衷于建造能跟超人硬刚的装甲了,男生总是喜欢挂在嘴边的那句“机甲才是男人的浪漫”这句话,她也理解了。

    别的不说,作为初体验的莱娜,着装上铁兵装甲竟然感受不到丝毫负重,而且还自带辅助瞄准,战斗辅助,定位,功能解读,直接就在自己脑海里出现相关方面的信息,这种完全不需要人工智能辅助发挥,又能通过神经元进行信息传递的方式让她自己都有些爱不释手了。

    好不容易缓下这股兴奋劲,就听到卡尔德这略显急促的话语,让她总感觉有些不安。

    “夜翼和假面骑士那边有麻烦了。”卡尔德言简意赅的交代了一句,就让这里的其他人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进而看着海伦娜的样子也隐隐带着些警惕,毕竟她出现的时间有些太巧合了。

    “不会吧你们以为我是跟这个家伙一伙的真的是。”看着一干人投过来的眼神,海伦娜完全无语了,就连自己这位哥哥都一个样,亏自己还千里迢迢的跑过来,还有在自己哥哥旁边那个女孩,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莫名的敌意。想到这,海伦娜也是无语,直接摘下了自己的面罩,露出继承自己那漂亮老妈和风流老爸的漂亮脸蛋。“我的名字叫海伦娜.韦恩,简单来说,我是亿万富翁布鲁斯.韦恩的女儿,也就是你,罗宾,达米安.韦恩的妹妹~你好啊,哥哥。”

    达米安:

    众人:Σ

    海伦娜:

    “砰!”

    长剑互相碰撞的交击声在夜色中变的格外刺耳,与丧钟互相碰撞不相上下的柯文与他拉开了距离,两个人像是说好的一样,丧钟掏出改造过的沙鹰,而柯文也将自己的剑切换成枪模式,互相对射了起来。被系统加持过的枪术专精,这个因为有了腰带自带的功能后一直疏于练习的技能,在柯文目前这种突然热血上涌的状态下,反而变的熟练起来。

    不需要使用什么射击降临,柯文所发射的每一枚火焰弹都跟丧钟的子弹处在同一个轨迹线上,互相碰撞着,给这片夜空增添了几分色彩。硝烟散去,在另一旁以一己之力与脑魔那百人队纠缠的烈火龙也飞到了柯文的身旁,钢铁的利爪上带着一些血液,钢铁的躯干部分也有了一些损伤,因为柯文给烈火龙下了一个死命令,不得杀害这些生物兵器。

    目前的他并不清楚眼前的这些生物兵器是脑魔第二阶段的基因产物,单纯的就是利用复制好的超元基因结合一个克隆载体做出来的武器。因为不清楚,他还认为这些就跟自己之前对付的那样,都是用那些携带超元基因的青少年改造的生物武器,只要自己能够让他们丧失战斗力,就可以利用基因记忆体将他们恢复原样。

    想法是没有什么问题,但在这种自己无法下死手,敌人却没有任何顾忌的情况下,真的很被动。以烈火龙目前的近身攻击手段,哪怕是单纯的使用自己的尖牙利爪,也足以收割掉一波人头,但却因为柯文下达的死命令不敢随意动手,导致本该大发神威的烈火龙变的伤痕累累。饶是如此,柯文也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

    但这就是他的原则,从小就没有接触过太多社会阴暗面的他,根本无法做到可以那么轻描淡写的剥夺他人的生命,这无关对错,只是自己的一个做人原则罢了。尽管如此,靠着烈火龙的缠斗,还有自己突然飙升的战力,柯文硬是拖住了脑魔动手的节奏,除非他狠下心,让剩下的生物兵器一块上,连同丧钟在内一起消灭,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似乎没那么着急。

    “有意思,你的动作比之前变的更有力了,但还是没有什么杀气啊,小子。”轻甩了一个剑花,丧钟看着眼前的柯文,给他的感觉跟之前的完全就是两个人。

    如果说之前在马科夫堡的柯文,丧钟依靠着自己的战斗经验,超人的体质,他完全可以一打多保持不败,但是现在,柯文竟然对他产生了压制,要知道,现在可是柯文一个人面对他和一群生物兵器的围攻,他可没什么后顾之忧,而柯文还要一边注意身后的教学楼不被破坏,一边还要对付自己,尽管如此,柯文却硬生生的将局面维持在胶着的状态,这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别把我跟你这种杀人如麻的家伙相提并论,丧钟。你是雇佣兵,只要有人给你支付足够的价码,你可以对任何人举起屠刀,但我不会,夺走生命不是我的作风,我可是为了守护人类而战的假面骑士。”握着手中的枪,柯文也有些气喘的说道,跟丧钟这个家伙打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是在他现在一心二用的情况下,即使他能感觉到生存龙骑给自己不断提供着力量,但是他的体力消耗,可不是能通过生存龙骑的装甲给补充起来。

    狠话放完,柯文继续朝着丧钟冲过去,手中的剑也与丧钟的剑僵持在一块,长剑中各自倒映出彼此的面具,银色的骑士面具和黄黑色的面具彼此对立着,就像是互相审视着彼此的灵魂一样。

    “所以你是想说你在扮英雄吗,呵,真是幼稚,你觉得你身后的这些人会感谢你吗别傻了!他们这些家伙只会恨你,会认为是你把这些灾难带到他们身边。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在无法对自己所仇恨的对象复仇时,他们就会把矛头转向帮助过他们的人,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吗!”

    丧钟的声音带着一种恼羞成怒的愤怒,在长剑格挡之际,也朝着柯文的腹部狠踹了一脚,将柯文蹬了出去,同时也朝柯文身边甩过去几枚高爆手雷,计算好爆炸时间的手雷直接在柯文身边爆炸,掀起了漫天的灰尘。然而烟雾散去,丧钟并没有看到自己的高爆手雷有对柯文造成什么伤害,装载在柯文双肩的龙腹盾将爆炸的威力给扛了下来,而柯文也再次冲了上来,直接利用龙腹盾那强悍的防御,对丧钟来了个冲撞,将其给撞飞。

    “我可从来没想过他们会对我感谢什么的,如果当英雄只是为了有所回报的话,那英雄这个词就失去了该有的意义了,如果你觉得你能够打倒我的话,那就来吧,我就在这里!”

    尽管自己现在连握紧手中剑柄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柯文依旧站在那里,一旁的烈火龙也像是回应着柯文一样,对着眼前的生物兵器张牙舞爪着,一人一龙,组成的防线,足以抵挡千军万马!看着眼前的柯文,丧钟突然没有了与其战斗下去的兴致,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后援,面对自己身后这些一个就能够摧毁一座摩天大楼的生物兵器,柯文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收剑入鞘,往后一个纵跃,丧钟就退到了脑魔身后。

    “不继续了”脑魔调侃道。

    “没什么意义了,他还有赢的胜算吗就这样吧,给他个痛快得了。”摇了摇头,丧钟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

    “我还打算给你再玩一会呢,不过也好,就这样给他个痛快吧。”

    说着,脑魔随意的抬手,属于他的精神力瞬间操控着刚才只是依靠自己的生物本能与烈火龙缠斗的生物兵器,以及他身后的这些生物兵器,属于他们的能量在各自的手中凝聚着,皆是瞄准了柯文身后的教学楼,那栋塞满了这座城镇居民的教学楼,手掌轻轻一挥,百道足以一击就将摩天大楼摧毁的能量光束就朝这栋教学楼射去。

    【defendx5】【guard vent!】【final vent】在看到丧钟退到脑魔身边后,柯文就知道事情不妙,也将自己的防御戒指剩下的次数全部用上,同时也将自己的两张卡片插入召唤机中。五个金色的魔法阵作为第一道防御,拦截了二分之一的光束,剩下的由烈火龙提供的一面巨大的龙腹盾拦截下了二分之一,最后的则是由自己的最终降临,龙骑兵连射进行拦截。

    爆炸的光芒就像一道划破夜空的光线一样,让还处在局部交火的马科维亚境内的人都能看到,漫天的火光如同一道通天的光柱,照射着四方。而在火柱所在的位置,无数的硝烟散去,期待着在这一击下连同背后的教学楼一块尸骨无存的脑魔,脸上那得意的表情僵住了,因为在他前方,那个红色的身影还在,尽管身上的装甲破损,但是,他还站在那里,没有后退半步!

    ‘卡啦,’脸上的面罩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一半的面罩化作碎片散落在地上,开始化作粒子散去,接下脑魔这一击的柯文也跟失去了力气一般,用长剑杵在地上,防止自己倒下,艰难的回头望向身后的教学楼,那些自己要保护的人还在,他们也从这几乎闪瞎眼睛的光芒中反应过来,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同时看向柯文的眼神中,也隐隐有着泪光。

    因为他们知道,正是眼前的这个身影,一次又一次的守护着他们的生命。呵,柯文艰难的发出一声轻笑,看着倒在自己旁边的烈火龙,在刚才那一击对轰中,即使是剩下的能量光束,以柯文目前的生存龙骑所发出的大招,也只是堪堪拦截住而已。在洛杉矶之行里,最后的那个大恶魔贝鲁尔可不是自己干掉的,是路西法轻松弄死的,当时的烈火龙只是吞噬了大部分精英恶魔的生命能量,进化出了魔法伤害罢了,并没有太多的攻击加成,后来还被贝鲁尔给手撕了。

    这次也一样,拦截到最后,还剩下的几个漏网之鱼,完全是由柯文和烈火龙自己当肉盾抗下的,烈火龙有着体积优势,扛的比柯文多,受到的伤害也比柯文多,连着好几发轰在它身上,自然也就将其打废了,倒在一旁,而柯文也接下了最后的一击。但是现在,烈火龙失去了所有的战斗能力,身体开始化作粒子消失。

    鼓掌的声音从柯文前方传来,脑魔拍着手,看着眼前几乎去掉半条命的柯文,玩味的说道:“哦,让我大开眼界啊,你这家伙,没想到你会为了这些无辜的人拼到这地步,但我很想知道,你能不能接下来第二波”嘲讽着柯文,脑魔的脑电波再次对这些生物兵器下令,能量光束再次汇聚在一块,随时准备发射,“说遗言吧,假面骑士”看着柯文,脑魔得意的说道。

    吃力的站起,柯文张开双臂,像是要将身后的这栋教学楼护住一样,坚定地说道:“我能这样跟你耗一整天,你个开颅的怪物”

    教学楼里,那些被柯文玩命保护的镇民看着那道背影,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不知道这个玩命保护自己的家伙面具下面是谁,又为什么要保护他们,但他们知道他叫假面骑士,这就够了!

    “爸爸,我怕。”人群中,一个小孩抱着自己的父亲哭道。但这位孩子的父亲,只是摸着他的头,将自己的孩子抱起,让他能够看到窗外的那个玩命守护他们的身影,轻声说道:“你不需要害怕,儿子,看到前面那个人了吗,他在保护着我们,所以,我们不需要害怕,我们要站在这,守望着他。”

    “我们会死吗”男孩望着自己的父亲,天真的他还不明白死这个词意味着什么。

    “不,我们不会,因为那个身影还没倒下呢。”看着自己孩子的眼睛,这位父亲不敢说出实话,只能编造一个美好的谎言,即使他知道,那道身影随时都会跟他们一块逝去。

    “那我可以为他加油吗”

    “当然,我的孩子,我们应该这么做。”抱着自己的孩子,这位父亲愣了一秒,随即就通过窗户,朝着还站在那里的柯文大喊道:“加油!假面骑士!”

    “加油!假面骑士!”

    随着第一道声音的呐喊,整栋教学楼里,一阵又一阵的声音响起,那一句句饱含着自己最真实情感的话语也在这片夜空下回响着。听着身后的声音,柯文突然放声狂笑了起来,即使他现在遍体鳞伤了,每一次笑都牵动着自己的伤口,但他还是想笑,因为他知道,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艰难地将卡片插入自己的召唤机中,一面大型的龙腹盾被他召唤了出来,握在柯文手中,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再次做一次护盾。

    “一个个的,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吗!给我化作尘埃吧!”被这震耳欲聋的应援声弄的恼羞成怒的脑魔怒吼一句,那些被他操控的生物兵器就准备发射能量光束。而这时,空中却突然传来一阵爆鸣,一道电子声也随之响起。【final vent,end of world!】

    空中突然亮起一道光门,无数枚导弹从这道光门中飞出,与这些再次发射出来的能量光束撞击在一块,在空中发生爆炸,双重威力下掀起的风压如同十二级台风一样肆虐着这座城镇,将脑魔这一边吹的七零八落的,而站在那的柯文也在这样的风压下被吹飞,他现在就连站着都是玩命的状态,哪里顶得住这样的大风。

    就在自己快要被吹上天的时候,一道绳索缠住了自己的脚,将自己拉了回来,“我接住你了!叫你这家伙乱来,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可有够狼狈的!”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柯文也有些吃力地偏过头,就看到迪克那皱眉的样子,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谁知道你们这么慢,我要不早点到,现在这里什么都不剩下了。”

    “知道了,你就好好歇着吧,剩下的交给我们了。”

    狂风散去,原本只有柯文独自一人的地面也出现了局外人小队还有自杀小队的成员,并成一排站在那里,将柯文还有身后的教学楼护住,握着双棍,迪克看着眼前因为他们出现再次打乱自己节奏而显得气急败坏的脑魔冷声说道:“脑魔,该结束你的好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