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一刀倾情 > 第1281章
    只听蒋师爷接着说道:“只是有一件事,小人心中没底,只怕要请萧大人出面,方能将此事做得妥当。”

    萧东见蒋师爷面露难色,似乎有话难以说出口,是以开口说道:“有事尽管说便是,不必有什么顾忌。”

    蒋师爷思忖了片刻,这才接着说道:“小人虽然在知县衙门做刑名师爷,可是与城内城外这些大户人家都没有什么交情。要说动他们出人出力,潘师爷出面最为合适。只是我与潘师爷都在衙门当差,若是小人找潘师爷帮忙,只怕他会心生不快。是以此事最好还是由萧大人出面,自然会稳妥多了。”

    蒋师爷这些话虽然说得婉转,萧东心下却是雪亮。蒋师爷身为知县衙门的刑名师爷,每日办的都是些大小案子,与这些大户交集不多。倒是潘师爷掌管钱粮文案,征收赋税,恰好管着这些大户人家。以潘师爷的性子,与这些大户定然多有勾结,互相利用。是以蒋师爷出面要这些大户出人出力,只怕他们阴奉阳违,不肯努力办事。若是潘师爷出面,大户们不敢得罪潘师爷,自然会尽心竭力将事情办好。但是蒋师爷和潘师爷互不为统属,若是蒋师爷要潘师爷去与大户人家交涉,潘师爷定然心下不快。就算勉强答应下来,只怕也不会尽心尽力办事。只有萧东出面,潘师爷才会俯首听命。蒋师爷做事滴水不漏,这番话说得甚是得体,既不推托自己的责任,却也不说潘师爷的坏话。平平淡淡几句话,既保全了潘师爷的脸面,亦给自己留了余地。真不愧是在衙门多年当差的老吏,做事稳妥之至。

    蒋师爷说完之后,萧东沉声说道:“蒋师爷这番话说得极好,你尽管放心便是。你说出来的和没说出来的,萧某心中有数。吃完怕后,萧某和你同去衙门,与李知县和潘师爷将事情掰扯清楚,绝对不会碍着你办事。”

    待众人吃完饭之后,萧东要蒋师爷和何捕头在楼下稍候,自己上楼换了衣衫,这才与二人一起前往衙门。厉秋风和张实、胡掌柜等人送到东升客栈门外,眼看着萧东等人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尽头。只听胡掌柜叹了一口气,口中说道:“他妈的,到了这个贼窝子,只能说咱们倒霉透顶。既然萧大人到衙门去了,咱们也只好在客栈里等消息了。”

    他说到这里,转头对恭候在一边的冯掌柜说道:“冯掌柜,有叶子牌没有?若是有的话,取出来给咱们消遣消遣。”

    冯掌柜笑嘻嘻地说道:“有,有。不知道各位是在二楼客房玩牌,还是在这大堂中玩几圈?”

    胡掌柜道:“这么多人聚在客房,闷也闷死了。我瞧着你这大堂甚是宽敞,咱们就在这里玩罢。”

    冯掌柜答应了一声,便即要伙计快去将叶子牌取来。他自己亲自动手,将多余的桌椅搬到一边,只在大堂中央留了一张桌子和六七把椅子。胡掌柜坐到了主位,见罗掌柜等人站在一边,并无落座之意。他一拍桌子,对罗掌柜等人笑道:“别一个个哭丧着脸,好像死了娘老子!各位都是经历过大风浪之人,眼下虽然有些麻烦,却也不必过于忧虑。否则自己先把自己委屈病了。老罗老宋老纪,坐下来打几圈牌。”

    纪掌柜苦笑了一声,口中说道:“咱们带的银两,大半都放在船上。如今身上不过有一些散碎银两,还要留着应急。若是玩牌没有输赢,胡乱打白牌,可就无趣得紧,还不如不玩,回房睡觉去罢。”

    胡掌柜道:“老纪,你就不要哭穷了。大伙儿都是做过买卖的,自然知道出远门不能随身带着大量现银。虽说各位老兄是在船上放了些银子,充其量不过二三百两罢了。大笔银子在上船前便换成了银票,用油纸包了不知道多少层,妥妥地藏在了身上。嘿嘿,老纪,我说得没错罢?”

    纪掌柜神情尴尬,只是笑了笑,却没有说话。罗掌柜等人心下却是一凛,暗想老胡这个王八蛋是不是酒还没醒,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将咱们心照不宣的事情说了出来!张实和秦老五,还有那个姓朱的小子倒还好说。这个冯胖子是个滑不溜手的狡诈之徒,可别被他听出了咱们的底细,与东辽县的盗贼勾结起来,晚上打劫了咱们,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胡掌柜见众人都不肯坐下玩牌,心下暗想,这些王八蛋越是这样,就越容易让人起疑。老子费尽心思想让你们不必害怕,你们却将老子的一片好心当了驴肝肺。他妈的,逼得急了,老子撒手不管,看你们几个蠢货还有什么办法!

    众人各怀鬼胎,一时之间无人说话,大堂之中登时静了下来,似乎连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便在此时,只听得一阵“噼哩啪啦”脚步声响,从门外走进两个人来。其中一人哈哈笑道:“他妈的,老子离着老远便听说有人要玩叶子牌。若是凑不齐人手,算老子一个如何?”

    厉秋风听到这人的声音,心下悚然一惊,定睛望去,险些叫出声来。只见说话那人赫然便是化名为寿南山的正德皇帝。只不过此时他头发梳得甚是齐整,身上也换了干净的衣衫。脚下穿了一双木屐,走起路来噼啪作响。

    那晚厉秋风与张永和慕容秋水猝然相遇,随后寿南山也转了出来。能在这关外小城与寿南山相遇,厉秋风心下震骇之极。更没有想到的是那晚分别之后,寿南山竟然也出现在东升客栈之中。如今寿南山既然到了,张永必然跟随而至。

    果不其然,寿南山大大咧咧地走进大堂之后,身后一人紧随在他身后,正是做过东厂督公的张永。他跟在寿南山身后,低眉垂手,便似一个跟随主人出门的老仆一般,并不引人注目。厉秋风心下暗想,张永武功登峰造极,又对正德皇帝忠心耿耿。此番主仆二人出关要寻一个隐居之处。依照正德皇帝的性子,自然不愿意受人束缚。他平日里只穿着一身破烂衣衫,头发乱蓬蓬的极少梳理,脚下更是只趿拉着一双露出脚趾的破布鞋。今日他却将头发梳理整齐,身上也换了干净的布衫,脚上更是不见了那双让人看了之后难以忘记的破布鞋,自然是张永苦劝的结果。若正德皇帝还是那般打扮,行走之时必定惹人注意。东厂和锦衣卫要谋害正德皇帝,只须一路追踪,极易找到正德皇帝的行迹。如今他换了装束,与一位寻常的老头儿无异。走起路来无人关注,东厂和锦衣卫再想找到两人,势比登天还难。

    厉秋风思忖之际,却见冯掌柜已迎了上去,笑着说道:“寿老爷一早便出去闲逛,早饭吃了没有?”

    寿南山冲他摆了摆手说:“吃了吃了。就算没吃我也不吃了。有叶子牌玩,去他娘的饭不饭的!”

    寿南山一边说一边走到桌子旁边,伸手将挡在他身前的魏二宝推到一边,一屁股坐到了胡掌柜对面的椅子上,伸手从怀里摸了一把碎银子拍在桌子上,笑嘻嘻地说道:“老子陪你打两圈。打多大的你说话罢。”

    胡掌柜没有想到钻出这样一个老头儿要与自已玩牌,看他的模样只是一个寻常的老者,听冯掌柜方才与他说话,想来也是住店的客人。罗掌柜、纪掌柜等人一个个哭丧着脸,极易让人看出破绽。自己不妨和这个老家伙玩几圈牌,一是为了迷惑外人,不至于让人怀疑自己一行人的来历。二来可以打发时间,总比坐在屋子中生闷气好些。三是看这老头随手摸出一把碎银子足有十几两,又住在东升客栈,想来也是一个有钱人。自己可以赢些散碎银两来用,最好能将昨天晚上被萧东强令掏出的二十两银子赢了回来,那就更加妙不可言了。

    念及此处,胡掌柜嘿嘿一笑,口中说道:“既然这位先生要玩上几把,胡某奉陪便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