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里有妖气 > 第824章 方正刻舟求剑
    金川村。

    今晚的金川村并不平静,江边发现郭承志三人尸体的事,早已全村人都得知。

    有越来越多人涌往江边。

    也有不少妇孺被家里男人留在家里,不准许出门,更不准许去江边。

    当村民们陆陆续续出村,赶往江边,人一下少了一半的金川村,开始显得格外静谧,沉寂。

    在黢黑夜色和周围影影绰绰山岭的包围下,莫名多了份阴冷气息,那是因为缺少人气的阴气森森。

    夜色下。

    时不时有狗吠一二声响起。

    可忽然的,狗吠声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

    仿佛村里所有的家狗全都躲藏了起来。

    一栋亮着灯光的农村落地房,一名长相普普通通的农村中年汉子,正在卫生间里洗漱。

    洗去一天的疲惫和尘土。

    假如方正在此,肯定会认出来这名村民的身份。

    正是他在江堤边碰到的那名以跑船为业的村民大叔。

    刘山的家中,只有他一个人。

    诺大一个家,只住一人,显得尤为冷静和孤寂。

    就当刘山默默一个人孤独洗脸时,突然,整栋房子的灯光一下陷入黑暗,像是保险丝跳闸。

    刘山原本洗脸的动作一顿。

    就在这时,门窗紧闭的,只有刘山一个人的屋内,响起第二个神秘人阴测测声音。

    “果然你还是忍不住出手了,如果没有你进七十二道鬼门关,把人带出来,那三个年轻人的尸体绝对不可能会自己出来。”

    “还认得你面前镜子上的这个符号吗?”

    黑暗卫生间中的刘山,抬头看向自己面前的镜子,明明是空间狭小,只有他一个人的卫生间镜子上,之前还是正常,此时,居然多了一个鲜血刻画的符号。

    那鲜血还是新鲜,正有血迹在缓缓往下流淌,犹如一张哭泣流血泪的怨恨鬼脸。

    这神秘人来无影去无踪。

    神不知鬼不觉就在镜子上留下符号。

    面对这诡谲场景,刘山变了脸色。

    黑暗中的神秘阴测测声音还在继续:“果然,你们世代都有人进入过七十二道鬼门关,见到了七十二道鬼门关里的死后山神陵墓!看来我这趟没有白来,这里果然有时候山神陵墓的存在!我画的这个符号,正是来自山神传承的古老符文。”

    “山神已有上千年未出世,当今已经鲜少有人还能认得出山神传承的符号,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杂鱼,不可能认识山神传承的符号,除非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亲眼见过!”

    “知道我为什么让郭承志一定要拉你邻居那个无辜小子进鬼窟吗?因为这是警告!如果你这次敢违背我们的旨意,你身边的一个个亲人,就都是同样下场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

    “我能问一句吗?”或许是自知已经躲不过去,刘山没有反抗,脸上也没有愤怒,而是出奇的平静。

    “为什么你们那么热衷于死后山神的陵墓?”

    “你们到底是谁?”

    “看来那个所谓的企业家儿子,也不是真的儿子吧?只是你们从哪里找来的一个倒霉蛋。目的就只是为了找一个能带你们进七十二道鬼门关里的人?”

    ……

    ……

    方正见企业家一行人要离去。

    他原本是打算跟上去,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阴谋。

    可哪知,企业家那辆奔驰sprinter才刚开动,又马上停下,然后就见车队在江堤上掉了一个头,居然朝他这边驶来。

    看着打着刺眼远光灯,越来越近的车队,方正两眼眯了起来。

    背着身后吉他背包的右手,紧了紧肩头背带,只要稍有异动,就打算随时暴起杀敌。

    然而!

    车队在方正身边呼啸而过。

    疾驰过去。

    并未有停留。

    四目相对,看着企业家所乘坐的车从面前开过去,方正一直遥望车队越开越远,他没有马上跟上去,因为方正看到,车队在驶过他几分钟后,居然又在江堤上停了下来。

    随后,只有企业家独自一个人下了车。

    那里有一个江边小码头。

    企业家在黑暗的夜风里,似乎在等什么人。

    至于那些车队,在企业家下车后,全都离去,没有一个人留下。

    十分钟不到,企业家终于等来要等之人。

    然后,一行一共四个人,登上了江边小码头的一条船上。

    轰隆隆……

    寂静夜幕下,船上的柴油发动机一阵轰鸣,打破漆黑江面的平静,那几人居然是打算乘夜出江。

    刘山发动船,正在船头解开缆绳,准备出江时,忽然,有一个人似是体力不支的气喘吁吁跑来,并远远大喊道:“大叔!大叔!大叔我们又见面了,先别开船!”

    “大叔,这些人也是出江夜钓吗,顺便带上我一个呗!”

    刘山感觉这声音越听越耳熟。

    抬头一看。

    脸上表情有些错愕和皱起眉头。

    “怎么是你?你怎么还没走,我不是告诉过你,这江里一到晚上就不太平,你怎么还没有走!”

    刘山好心要赶走方正。

    他与方正有些眼缘,不想害了方正。

    “大叔,你这可就有些不对了,为什么你能带其他人坐船出江钓鱼,就不准许让我也上船?是怕我付不起船费吗?”

    哪知,也不知是不是方正没有眼力劲,就是不肯离开,死缠烂打一定要上船,也要出江垂钓。

    刘山心里气得有些骂娘。

    没见过这么愣头青的。

    垂钓个屁的鱼!

    年轻人不回家好好玩手机,大晚上跑出来吹个屁的江风,钓个屁的鱼。

    游戏,把妹,电影,聚会,酒吧,年轻人那么多的夜生活娱乐活动,你怎么就死脑筋的一根筋扎在垂钓上。

    你一个年轻人就不能有个跟同龄人一样的正常兴趣爱好吗!

    “我这条船已经被包下了,捎带不了你,你如果要出江垂钓,等明天白天吧,明天白天我免费开船带你出江,让你一次钓个够,钓到腻,不想再垂钓为止!”刘山把字咬得很重,就是想赶走方正。

    “被私人承包了吗?”方正目露失落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之前登船的企业家,走到船头询问刘山怎么回事?

    问方正是谁?刘山是不是认识方正?

    还不等刘山开口,方正已经抢先答道:“你好,我是一名垂钓爱好者,本来想跟大叔一起出江垂钓,但大叔说他不是出江垂钓,船已经被私人包下,不让我上船。”

    方正说得有些委屈。

    身后背着长长背包,似乎真的是垂钓爱好者,似模似样。

    听完方正的话,企业家多看了一眼方正背后的吉他背包:“垂钓爱好者?那我怎么没看到渔具,钓鱼你怎么背着一只吉他背包?”

    “身为一名垂钓爱好者,随身携带一件乐器,一边垂钓一边陶冶情操,应该不过分吧?”方正人畜无害的自认老实一笑。

    刘山:“……”

    企业家:“……”

    真是神特么的一边钓鱼一边弹吉他,陶冶情操。

    你真是来钓鱼?

    确定不是来赶跑鱼的?

    “那你的钓竿和渔具呢?”企业家又看了看方正浑身上下,连一杆鱼竿都没看到。

    方正呵呵笑的拍了拍背后的吉他背包:“我嫌带太多东西麻烦,都装在一块了。”

    刘山和企业家都是直接无语了。

    你当你那吉他背包是叮当猫的百宝口袋吗?

    企业家笑了笑,转头看向刘山,看起来很温和,人很好说话的朝刘山说道:“谁说我们不是出江垂钓的,既然这位小兄弟跟我们一样,都是夜钓爱好者,就让这位小兄弟也跟我们一起出江夜钓吧。”

    企业家说完后,重新走了回去。

    没再看方正一眼。

    他怕再跟方正站一起,连自己都要变成逗比。

    企业家在转身后,原本温和的脸上表情,瞬间变成阴霾,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反正进了七十二道鬼门关后,在他看来只是普通人的方正,注定会成为一具尸体,就跟那些半身尸一样,所以没必要跟一个死人计较太多。

    企业家返身走回去后,跟此前一起上船的人,汇报情况。

    看他恭敬的态度。

    他只不过是个跑腿的。

    看着浑然未决危险已经临近,像普通人一样懵懂无知,乐呵呵上船的方正,刘山摇摇头。

    借着收缆绳,背对企业家那几人的机会,刘山对正帮他一起收缆绳的方正,不忍心的说道:“年轻人,这趟浑水,你真的不应该趟进来的,你应该听我的劝,早早离开,也许就不会牵连进来了。”

    “大叔,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方正呵呵笑着,帮刘山一起收船的缆绳。

    “屁的好人,这年头好人都不长命,反倒是恶人像万年的鳖精一样,越活越长寿!”刘山收完缆绳,登上船,看了眼正在汇报情况的企业家一伙人,低声骂了句。

    这条船并不大。

    甚至有些简陋。

    就是一条简陋的露天渡船,满打满算也就只能坐十几个人。

    此时,坐了五个人,就已经占了一半座位。

    方正坐在靠边缘位置,中间隔着企业家,靠近船尾后,则是坐着跟企业家一同来的三人。

    “大叔,不对啊?”浓浓夜色的漆黑江面上,在柴油机的马达声中,方正忽然叫道。

    刘山:“怎么了?”

    “大叔,我们不是出江夜钓吗,怎么往七十二道鬼门关里开了?”

    回答方正的是企业家:“这外面的鱼都被附近的人撒网捞光了,进水洞里的鱼更多,更好钓。”

    企业家一脸和善说道。

    方正哦了一声,然后人安静下去。

    只是没几分钟,噗通,噗通,噗通……

    方正时不时往江里丢东西,并在船身上刻着什么。

    这下不止是企业家好奇了,跟企业家随行的其余三人也跟着好奇了。

    企业级看着忙得不亦说乎的方正,心有警惕的问道:“你在干什么呢?你在往水里丢什么?”

    方正转头呵呵笑着回答:“我在刻舟求剑啊,听说七十二道鬼门关里贼邪乎,人一进去就会迷路,我往水下丢一些零碎东西,然后在船身上刻画标记,等我们出来的时候就能跟着我一路刻下的标记出来,不用担心迷路了。”

    企业家:“……”

    另外三人:“……”

    真是神特么的刻舟求剑。

    这小子怕不是个傻子吧!!!

    此时,方正还在继续往水里丢个不亦说乎。

    方正当然不是在无聊的刻舟求剑了,他只是在测水深和探知水下一些情况,做一些退路打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