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里有妖气 > 第639章 ใคร?(3更,补25号)
    当剧组在外拍戏的时候,酒店里并非没有剧组的人留下。

    一些没有角色的演员,都留在了酒店里休息。

    扭伤了脚的叶芊绮经纪人徐姐,以及同样是扭伤脚,道具服被偷到自闭的道具师,两人也都留在酒店里休息。

    徐姐跟叶芊绮被安排在同一间客房。

    今天的徐姐照常跟往日一样,在酒店客房调养,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原来是客房服务,清洁阿姨来打扫客房的。

    徐姐这人和善好谈,要不然也当不了一线明星的经纪人,几天下来,徐姐已跟这名清洁阿姨聊熟,知道她的名字叫张翠。

    张翠的命有些苦。

    她并非暹罗人,而是汉族人,是十几年前国内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偷渡到暹罗来打工的。

    张翠早年丧偶,辛苦拉扯大一儿一女,但后来大儿子因赌博欠下一大笔赌债,撇下一家人,音信全无已经十几年。而小女儿,从小是被孩子奶奶带大的,现在读大学,正是需要大笔花钱的年纪。

    大儿子欠下的赌债,还有小女儿的上大学开销,所有家庭重担都落在这位性格坚韧母亲的一个人身上,每年赚来的钱都会通过地下钱庄汇到国内。

    好在她有个从小懂事孝顺的女儿,不早恋,学习成绩好,让她省了不少心,寒暑假还会懂事的打工挣生活费。

    而随着近几年国内经济发展起来,出国旅游的国人越来越多,像张翠这样会普通话又会暹罗话的服务人员,酒店给加了不少薪,小女儿懂事,大儿子的赌债也快要还完,日子正在一天天好起来。

    再辛苦几年,等她还完儿子的所有赌债,女儿大学毕业嫁了人后,她终于能回家乡颐养天年了。

    张翠来客房打扫过几次,徐姐跟张翠聊熟,当得知张翠的情况后,唏嘘不已,这个世上只有女人才知女人的不易,所以徐姐从不为难张翠,很能体谅做服务行业的不容易。

    其实,一开始这一层的客房服务保洁员,并不是张翠,而是一名暹罗当地人,但自从发生监守自盗的事后,后来才又安排了张翠。

    “张大姐,你能跟我说说纳玛的情况吗,张大姐你跟纳玛的关系熟吗?”徐姐主动拿起床边的拖鞋,方便张翠用吸尘器打扫床边角落。

    徐姐口中的纳玛,正是酒店那名监守自盗的小偷。

    听到徐姐的话,张翠面有难色。

    也不知是酒店方面下了封口令,还是因为人们面对死人时都会带着天生恐惧感,张翠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始终没有说起纳玛的情况。

    心思透亮的徐姐,看出了张翠的为难,她也没再为难张翠。

    ……

    约摸二十分钟左右,打扫完徐姐客房的张翠,推着工具车出来。

    张翠并未坐电梯离开,而是拿出房卡,进入隔壁客房,继续打扫客房。

    奇怪的是,张翠插入房卡后,第一次没能推开房门,她以为是房卡磁条失灵,重新拔插了一次,这次重重一推门,才推开门。

    这是一间空房,墙壁微微有些倾斜角度的客房,空间有点压抑,狭小,不如其它房间四四方方的亮堂。

    很显然,这是间走廊尾的房间,所以房间跟其它客房有些不一样。

    经常出差住过酒店、宾馆的人都知道,酒店有三种房间比较忌讳,一是门正对走廊,二是尾房,三是死过人的房间。

    当然了,死过人的房间,酒店不会直接跟你说,所以会不会碰上就全靠个人运气了。

    而另外两种房间,就是能避免的。

    至于第二种尾房,因为尾房光照不足,阴气重,再加上酒店很少有爆满入住的现象,所以尾房就更加缺少人气了,人们就会认为尾房是阴气最重的地方。

    ……

    当酒店保洁员走后,徐姐重新返回到床上休息,说是休息,其实也是一直在忙工作。

    她出国已有一段时间,国内还有大量工作在等着她处理。

    就当徐姐坐在床上,打开她的超薄笔记本,正在处理工作时,忽然,砰!砰砰!

    客房门外传来很粗暴的拍门声音

    “谁?”徐姐狐疑看向门口。

    但拍门声猛然消失,门外没了动静,静谧无声,就好像此前听到的粗暴拍门声只是错觉,或者是来自隔壁房间的?

    可就在徐姐重新低头敲打键盘,忙工作时…砰!砰砰!

    粗暴敲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徐姐听清楚了,的确是有人在她客房外敲门。

    “谁?”

    “是不是张大姐?”

    “张大姐是不是你有东西落在房里,是不是你在门外敲门?”

    徐姐反复朝门外喊道,但门外始终没有人应声一句,再次陷入静谧,格外的安静,随着时间流逝,一股来自门外的压抑感,慢慢笼罩上这间酒店客房。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门外的粗暴拍门声一直都在,每当徐姐喊出声音后,粗暴拍门声又会马上消失。

    而当房间里安静时,粗暴拍门声又会再次响起,但一直没有人应答,就像是有人在门外故意捣乱拍门。

    因为此前发生过小偷事件,脚受伤,行动不便的徐姐,警惕性很高,没有直接去开门,而是叫来酒店保安,然而酒店保安并未在客房外发现到可疑的人。

    最后只能是当作有哪家小孩在调皮捣蛋,看到保安过来已经跑走了。

    说来也是奇怪,送走酒店保安后,徐姐一直保持高度警惕,但这次房间外再未有人拍门。

    “或许真是哪家小孩在调皮乱敲门。”徐姐不再把这件事挂在心上,很快全神投入进工作狂状态里,已经忘记了这件事。

    ……

    砰!砰砰!

    正在尾房打扫客房卫生的张翠,听到客房门外传来有人很粗暴的拍门声音,听那声音,像是要把门砸烂,张翠皱眉看向门口方向。

    “请问你是谁?”

    “ใคร?”

    张翠用汉语和暹罗语,各问一遍,但门外粗暴拍门声猛然消失,也没人回答她。

    张翠只当是有人敲错门,见敲门声消失,也就没当回事,继续弯腰背朝门外的打扫床底下灰尘。

    哪知,砰!砰砰!

    粗暴拍门声再次响起,张翠皱了皱眉头,见门外拍门声一直在响,她走向门口方向,打算通过门上猫眼看看是谁在门外这么野蛮敲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