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两百零一章 课后的混乱
    野鸟入室不是一个完整的句子,它的完整表述是‘野鸟入室兮,主人将去’,意思是有一只野鸟飞进屋子里,屋子的主人被迫离开。

    这原本是一段非标准化的古代咒语,有驱逐、诅咒的效果,因为对使用者的反噬较重,现在已经很少有巫师使用了。

    但郑清回忆着那句用红笔写在报纸边缘的话,总觉得它里面蕴含着什么深意。

    “博士,这句话怎么理解?”年轻的公费生将那句话写在本子上,推到萧笑面前。在这方面,他向来很有自知之明:“刚刚那份报纸,报道边缘,被人写上去的。”

    萧笑瞥了一眼郑清那行潦草的字迹。

    “无聊之举。”博士的嘴唇微微扭曲着,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低声解释道:“联系上下文,从语境上不难理解,写这句话的人是想说有一只野鸟飞进了九有学院,学院的主人不得不离开。我相信以你的智商,也能猜到那只野鸟是谁。”

    “一般意义上,这只野鸟指的是fu鸟,一种象征不详与奸佞的魔法鸟类。”

    “但从字面上,我们隐约也可以看到‘野种’‘杂种’这样的含义……如果没有记错,尼古拉斯是一个半狼人吧。可以说是很恶毒的隐喻了。”

    郑清皱起眉,感觉有些难以接受。

    “这是我们学院的人写的?”他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某个地方被人狠狠拧了一下。在他印象里,九有学院一直是一个团结友爱的学院。很难想象学院里有人会对自己的同学如此恶语相向。如果是阿尔法学院的人说这样的话,也没有这么令人难以接受。

    萧笑瞟了公费生一眼,纠正道:“准确说,应该是我们班的某位同学写的。”

    郑清顿时沉默了下去。

    他没有追问是班上的谁写的,也不想知道。他只是感觉有点心累。

    这种沉默伴随了整节符课,直到章老师离开教室,他都始终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脑海里乱糟糟的,一群小人儿正挥舞着拳头与棍棒吵成一团。

    一个说,人性本恶,团结友爱都是表象;另一个则喊,大家只是被蒙蔽了,这是阿尔法的诡计;还有中立者,站在一旁絮絮叨叨,让大家冷静一点。

    当郑清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时,已经下课十多分钟了,教室里一片混乱,几乎没有几个人离开。同学们围成几团,吵闹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些人对学府近期一切风波的源头深恶痛绝:

    “我父亲早就说过,那些鱼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学校为什么会相信它们是有文明的魔法种族呢?这是对‘文明’这个字眼儿最大的亵渎!”

    “对!那些臭烘烘的鱼人……没人喜欢它们!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有人在它们周围搅风搅雨,简直不知所谓!”

    “或许在它们自己的鼻子里,它们身上的味道一点都不臭,反而很‘香’呢。”

    “呵呵……鱼人有鼻子吗?”

    另一些人则将矛头直指阿尔法学院,从学院之间的竞争高度来分析这些风波起起伏伏的原因。

    确实,如贝塔镇邮报所言,九有学院学生们现在私下里有一种共识,阿尔法学院之所以事事针对九有,不仅仅因为教学理念的冲突,更是因为学院积分的冲突。

    每年根据学生成绩、教学成果、魔法研究成果等因素,四所学院会获得数值不等的积分。往年,阿尔法学院都是一骑绝尘,在四所学院中遥遥领先。但是近些年,随着九有学院厚积薄发、强势崛起,阿尔法学院的积分榜首位置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威胁。

    甚至于到了今年,巫师界许多巫师组织都给出了预测,在2008-2009学年,九有学院的总积分将第一次超越阿尔法学院。

    “更高的学院积分,意味着学校更多的拨款,以及巫师联盟更多的优惠政策……在拨款总数一定的程度下,你多分一点,其他学院就少分一点。”

    “在九有学府积分没上来之前,阿尔法也没那么多正义感呐。他们以前一直宣扬四所学院团结协作,共创美好第一大学呢。”

    “说到底,利益使之然也。”

    还有一些同学吵着吵着,情绪就激动起来了:

    “……谁也不是白莲花,阿尔法那些家伙怎么就敢站在道德制高点呢?”

    “放屁,你的意思是九有也不是白莲花?”

    “不跟你这蠢货一般见识!”

    “来来来,掏出你的法书,让我见识见识你这聪明人的手段……”

    但不论是哪个人群吵闹,都很小心的避开了教室的两个角落,一个是郑清所在的左后角,一个是尼古拉斯所在的右后角。

    避开郑清,是因为他与瑟普拉诺争斗后,受到了学校的不公正对待。现在几乎所有九有学院的学生都将他视作某种悲情人物,默认他需要一个安静的角落舔舐伤口。

    对于这样的结果,郑清打心眼儿里赞同,他也非常想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而避开尼古拉斯,是因为大家不想搭理他了。

    那份糟糕的采访记录让每一个读到它的九有学院学生都怒火中烧。没有直接使用恶咒对付尼古拉斯,已经是很克制的举动了。

    这种克制一部分来源于同学们对第一大学相关校规校纪的敬畏,另一部分则来源于刘菲菲对尼古拉斯的庇护。

    作为九有学院的公费生与一年级的首席生,刘菲菲虽然平日里脾气有些弱弱的,但在关键时刻,还是显露出某种类似母鸡护崽的强硬。

    下课后,待老师离开教室,刘菲菲便飞奔到教室后排,勇敢的站在了尼古拉斯课桌旁边,怒视每一个试图靠近这个角落的同学,用公费生的威压阻止班上其他人恶言恶语相向。

    但她可以保护尼古拉斯不受言语伤害,却不能阻止其他人无视尼古拉斯的举动。

    以前尼古拉斯小透明,源于他封闭自己的内心;现在尼古拉斯重新透明化,则是因为他被班上的同学孤立。

    郑清有心帮助尼古拉斯解除这种孤立最起码,他可以走过去与尼古拉斯开两句玩笑,稍稍减轻一下班里这种孤立的氛围。

    但萧笑拽住了他。

    “还不到时候,”博士扶了扶眼镜,嘴唇微动:“你现在身上一堆麻烦……还是再等等,等人少了再过去。”

    “难道你没有注意到,坐在教室前排那些刘菲菲的朋友们,也没有支持她们的伙伴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